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国歌法”强化思想管控 港人拒绝中共蚕食

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周六(4日)通过将《国歌法》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将以本地立法方式在港实行。除了落实细节引起极大争议,大陆《国歌法》第一条开宗明义列明立法是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被指公然违反“一国两制”,引起各界对中共意识蚕食香港的警觉。

民间批评当局试图偷换“党”“国”概念,强调中共借国歌法强加意识形态给港人,将适得其反。各界又借此机会重温中共杀人起家、卖国等不光彩历史,呼吁年轻一代要对中共本质有全面的了解。

“九七”后,中共接管香港,至今人心未“回归”。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周六(4日)通过将《国歌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被视为中共收紧对港操控的最新举动。

人大称体现“全面管治”

中共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局长何绍仁称,今次做法是实施对港全面管治权的重要体现。新华社随即发表评论文章,引用立法会议员郑松泰在议事厅倒插国旗、有球赛观众嘘国歌等例子,扬言港澳要“划出清晰的法治‘高压线’”。

特区政府将以本地立法方式在港落实《国歌法》。民政事务局局长刘江华昨日称,港府会进行本地立法和咨询,将来立法会订定法例条文,康文署等其它政府部门将会执法。被问到日后球赛发生“嘘国歌”时是否由康文署执法,刘称要待立法后再详细了解。

最高3年徒刑细节惹争议

《国歌法》在今年9月1日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于10月1日起在大陆正式实施,列明“在公共场合,故意篡改国歌歌词、曲谱,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或者以其它方式侮辱国歌”,将由公安机关处以警告或15日以下拘留,情节严重的更可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外界预料《国歌法》在香港实施的内容与 大陆大致相同。

其它落实细节也有多项争议,包括是否有追溯力、何谓举止庄重、国歌奏唱的场合、嘘国歌的执法和刑责等。中共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称,在街上行走时听到国歌亦要站立;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早前称,本地要强制中小学实行国歌教育,亦惹起重重疑虑。

各界斥中共国歌法是要推行洗脑教育

昨日《城市论坛》上,社民连主席吴文远认为,在一个独裁政权下,《国旗法》、《国歌法》根本要废除,因为是用来限制市民的言论自由、表达权利。他批评是中共在港搞民族主义:“现在建制派很有系统的,只要你对政府或政权有任何不满,便将它等同为不爱国,或者不尊重这个政权,再下一步就说你不是中国人,最终目的不是罚那些球迷这么简单,就是要推行洗脑教育。”

吴又说,国歌法立法后让港人扮假爱国,意图模糊市民的反对声音:“变成只要你反对它你便是不合群,你便是不爱这个民族,你便不爱这个国家。”

议员:图令港人恐惧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认为,中共在港实施《国歌法》是制造恐惧气氛:“几场赛马的赛事,那些人不起立,我们便要订立《国歌法》来惩罚你⋯⋯在制造恐惧,令人民听话,这是霸权及威权政府的表现。”

他反驳同场的经民联议员梁美芬称市民可以在其它场合表达对政府的不满:“我们在雨伞运动表达不满的人到哪里去了?都关在监狱里面。我们在立法会表达不满的人到哪里去了?都被DQ了,也同样在坐监⋯⋯诉诸刑法,罚他们坐监罚到他们害怕为止,这个绝对不是一个好办法。”

许智峯强调,一定会在议会内反对,同时会要求当局以白纸草案咨询:“我的界线非常清晰,如果这条国歌法最后会有追溯力,我会反对。如果强制学校一定要实施,否则罚你坐监,我也必须要反对。”

“强加意识形态适得其反”

青年学子怎么看《国歌法》在港实施?论坛上,圆玄学院妙法寺内明陈吕重德纪念中学的学生质疑,中共借国歌法强加其意识形态,将适得其反:“中央想强硬控制意识形态,加强民众的爱国思想,其实最终效果会适得其反,反而加剧了政府与市民之间的矛盾。”也有学生认为,爱国应是发自内心,反对以立法强制。

香港众志成员批评中共利用国歌法灌输盲目的 爱国(党)教育,“这样的教育根本不会存在思考,只是一种爱国主义的灌输。究竟这种最终的目的是灌输爱国的精神,还是有批判的教育?”

重提中共杀人、卖国历史

台下也有人回顾中共建政以来迫害民众、出卖国土的不光彩历史,强调中共是民族的屈辱。维园冲锋主席“大陆朱”朱韶洪认为,不尊重国歌的是中共:“填词人田汉就是被中共搞文化大革命迫害死的,这么惨淡的历程,中共都不配有国歌。”

民主党区议员袁海文则提到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卖国:“中共江泽民将1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北方割让给人,将一些领土──十多万平方公里,割让给越南人。我想问这些是否是民族的屈辱?我们在教书时是否应该全面去看?作为中国人对外这么‘鹌鹑’,对自己人便那么凶狠,我觉得非常悲哀。”

港人心声:是强制而非自愿尊重

罗先生(25岁)。(蔡雯文/大纪元)

现年25岁的罗先生说:“如行行下要站立,跟住唱。在茶餐厅夜晚6点钟食食下饭,你突然播国歌,难道要站立吗?”他不认为有了国歌法会加深爱国情操:“如果你本身对国家是尊重,就算无法律也会尊重它。现在只不过是强制要我去尊重它,而不是我自愿去尊重它。”

如同希特勒统治

从事社会福利业的20岁市民郭先生认为,不会因为有国歌法就变得爱国:“有些事要强迫就失去本身意义,我觉得尊重是发自内心,如果要用法律限制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这件事好似失去本质。”对于球迷嘘国歌,他说即使将有刑罚也无法减少不满的怨气:“刑罚我觉得不论什么形式或罚多少作用也不大,你可以迫人守法但改变不了内在的。”

从事工程工作的蒋先生形容听到国歌要站立,如同希特勒统治:“好似希特勒的极端民族主义,行行下都要停下来站立,离谱些。”

逼人站立会很困扰

资讯科技业尹先生(29岁)。(蔡雯文/大纪元)

现年29岁从事资讯科技工作的尹先生说:“如果它真的严格执法,一定要人站立会很困扰,忽然播国歌我要站立,我可能赶时间要做其它事。”

社会主义渗透违反《基本法》

大陆《国歌法》共有16项条文,当中第一条开宗明义阐述制定《国歌法》的目的,就包括“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9月曾撰文提出,此目的并不见于《国旗法》之中。又指,《中英联合声明》与《基本法》均规定香港特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基本法》第五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

张达明强调,人大常委会必须清楚表明,在本港立法时不能将任何涉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目的的内容纳入本地的法例,以免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

“保卫香港自由联盟”召集人、退休教师韩连山认为,中共是借国歌法在港实行其全面管治权的政策,“国歌法中借刑罚恐吓,要港人爱国。”他强调国歌法在港立法,尤其是在学校强行实施令他特别反感:“要学生爱国不是用一条法律威吓,渗透爱国主义,这样是行不通,只会令学生反感及更加反叛。”

他说,中共一直以全面掌握奴役人民的思想治国,“每一个范畴都是用操控、恐吓及刑罚方式令百姓屈服。”因此,中共一直试图对港人进行思想教育洗脑,如2012年的国教风波“想透过教育领域洗我们年青人的脑,让他们盲目爱国。这完全是违反教育的本义”。

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认为,中共一直很强调意识形态,“希望加强控制,尤其在观念上,希望改变更多的人认同这个政权。”他说,立国歌法可能会令港人在公开场合表现比较尊重,但却不是发自内心的,可能会适得其反。

中共渗透遭到全球抵制

大纪元于2004年11月刊出的《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中提到,“共产党文化是封闭的、垄断的。没有思想、言论、结社、信仰等自由。党的统治好像一套液压系统,依靠高压和封闭来维持。”又指共产党是“以恐惧压迫中国人民的灵魂的”,并以“洗脑文化”进行统治。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指,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成为了全球仅存的唯一的共产主义大国。近年来,中共利用种种方式向西方国家的红色渗透,遭到了多个西方国家政府和媒体的警觉与反击。奉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中共政权越加孤立。

比如在美国和加拿大,多所中共开办的特务机构孔子学院被关闭。特别是今年以来,澳洲和新西兰发生的事件成为了国际关注的焦点。澳洲媒体近日纷纷披露澳洲的情报机构正在调查中共渗透澳洲的政治、经济等领域,并公开点名一些澳洲政要和提供政治献金的有中共背景的金主的关系。

在新西兰,华裔议员杨健被揭隐瞒其12年中共军方间谍背景,引起朝野震惊,纷纷呼吁重视来自中共的威胁和渗透。

在台湾,早前发生中共背景的“统促党”在台大学校园里殴打学生的溅血事件,使得台湾第一次针对中共渗透台湾展开大规模的扫黑行动。有台湾民众通过政府平台提议“禁止公开悬挂中共五星旗”,并通过联署人数门槛, 中华民国政府机关须在12月22日前回应。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上任仅仅半年多的时间,也多次就共产主义发表强硬批评。10月6日,他在白宫庆祝“西班牙文化遗产月”的活动中强调,要与古巴和委内瑞拉人民共同反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专制制度。“压迫古巴人民的失败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也给世界上每个地方带来悲痛和苦难。共产主义属于过去,而自由属于未来。”

夏小强表示,多国政府从被中共深度渗透的迷梦中惊醒,并且展开了有力的反击。这其实也是中共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全球遭到抵制、被世界唾弃的大背景下发生的,这是共产主义行将灭亡的信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怡、蔡雯文香港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