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十月革命百年 习近平做法异常 耐人寻味

——十月革命百年 川普习近平普京做法迥然不同 耐人寻味

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在11月7日,俄罗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之际,川普的白宫发表声明,宣布这一天为“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俄罗斯共产党则在国内举行了大规模纪念活动,俄国总统普京发表言论表示,要客观对待十月革命。习近平虽然派团参加了相关活动,但要求国内不许纪念,明令禁止境内舆论作相关报道。政论人士胡平表示,在十月革命100周年的今天,共产主义已经死去。

白宫:11月7日是“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

据美国之音8日报道,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声明,宣布11月7日为“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National Day for the Victims of Communism)。声明说:“布尔什维克革命导致苏联及其几十年的压迫性的共产主义的抬头”。声明说,共产主义是“一种与自由、繁荣和人类生命尊严不相容的政治理念”。

十月革命暴动现场

报道还称,白宫说,“过去一个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的共产党极权政权杀害了一亿多人,并让无数更多的人遭受剥削、暴力和无以言状的摧残。在假冒解放的名义下所展开的这些运动系统性地剥夺了神所赋予人民的自由敬拜和自由结社的权利以及无数其它我们珍视的神圣权利。国家使用强迫、暴力和恐惧,压制了渴望自由的公民。”

声明还说:“今天,我们铭记那些死于共产主义的人以及那些继续在共产主义之下蒙受苦难的人。为了纪念他们,并纪念那些凭着不屈不挠的精神在世界各地勇敢抗争以传播自由和机会的人,我们国家重申我们的坚定决心,要为所有渴望未来更光明、更自由的人照亮自由之光。”

对外纪念,习近平对内不让纪念十月革命

据美国之音4日报道,为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日,俄罗斯共产党于11月1日举行了第十九届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大会。中共派团参加了此次大会,并与俄罗斯共产党共同组织编写了“十月风”的大型画册。

中共中联部副部长郭业洲还在画册展出活动中发言,还介绍了刚刚闭幕的中共十九大。俄共领袖久加诺夫把中共十九大与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并列为目前最为重要的事件。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曾提到,百年前“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习近平相关的描述备受俄共关注。

而对内,中国大陆左派网路名人赵皓阳宣称,他原本要撰写题为“十月革命一百年祭”的文章,却被网管单位官员提前要求禁止发布,并指十月革命100周年被官方重点关注,“说好说坏都不行,最好就是不说。”

中共海外党媒多维新闻网7日报道,中国各大官方网站及入口网站也接获指令,一概禁止“擅自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包括非官办的各大门户网站。。各媒体更已接到通知,下的是最死的限制,“不做相关报道”。

不过,中共9月26日已在北京举行“十月革命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讨会,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时任中共中宣部长的刘奇葆在会中重弹旧调,指苏共领导人“丢掉了信仰,动摇了信念”,使十月革命成果毁于一旦,“不论中国怎么改革、怎么开放,社会主义性质不能改变。”

但以目前的情况看,习近平对十月革命的态度与刘奇葆明显不同。

普京:要以客观态度对待十月革命

11月7日,据俄新社消息,俄总统普京在给国际纪念活动的电报中表示,十月革命是“我们历史不可分割而又复杂的组成部分”,“对俄罗斯和全世界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20世纪的政治、经济、社会面貌。”

并称“对这一时期进行深刻、全面的反思,表达各种各样、有时相反的观点和评价是理所当然的”,并强调,最激烈的论战都要基于事实和文件,有客观、尊重的态度。

十月革命实际是十月政变,照片为向示威者开枪。

列宁当俄奸被编入俄国教材

作者史平在《开放杂志》2014年3月文章,题目为《列宁老毛通敌卖国昭然若揭》中说,列宁一战充当德奸的事实,已编入俄国高中历史教材,是清算共产党的重大进步。

●2007年10月德国明镜周刊报导《德皇威廉陛下的革命家》,详细说明列宁在一战期间获得大量德皇马克与军火资助才夺得政权的内幕。

列宁受德国九吨黄金资助叛乱政变成功

俄罗斯高中历史教科书颁行新版,书中把列宁时代的苏联称作“地狱”,并揭露列宁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充当德国的内奸(俄奸)的真面目。教材指出:在一九一四至一九一八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为了在战争中取胜,对俄国也采用了收买叛徒、间谍等非军事的战争手段,其选中的对象,就是妄图趁俄国政府穷于对外战争之际推翻俄国合法政府取而代之的列宁。从一九一五年开始,德国当局一直是列宁的幕后资助者。

一九一七年,流亡在国外的列宁乘坐由德国安排的“密封列车”在德国特种兵护送下回到彼得堡。四月八日,德国总参谋部向德皇报告:“列宁顺利回到俄国。他干的的确如我们所愿”。据统计,德国总共提供了五千万金马克(约合九吨多黄金)资助列宁“革命”。德国这一策略终于成功,列宁在德国豢养之下终于“革命”成功,夺得了政权。而德国也得到了千倍万倍的回报:俄德终于停战言和,列宁不顾党内(包括布尔什维克内部)的坚决反对,与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合约,割地百万平方公里、赔款六十亿马克以为酬谢。

这一历史的事实,虽然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世界人民都已知晓,现在终于由俄罗斯官方写入历史教科书,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进步。

但是,中共所描述的“十月革命”,一直称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武装力量向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所在地圣彼得堡冬宫发起总攻,推翻了资产阶级的临时政府,建立了苏维埃政权。

胡平:共产主义已经死去

7日,旅美政论人士胡平在自由亚洲电台撰稿表示,共产主义在世界已经彻底失败。

他说,1917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国家。二战后,在东欧以及中国、北韩、北越,也纷纷建立起共产制度。再加上此前的蒙古和此后的古巴、柬埔寨,共产革命一度占领了小半个地球,并摆出了一副席卷天下的架势。

然而仅仅70多年,苏联和东欧以及蒙古就先后告别了共产制度。国际共产阵营土崩瓦解。尽管到今天,中国和越南还在高举共产大旗,但早已变得面目全非,连古巴也在开始经济改革,只剩下一个北韩还较多地保持着所谓共产制度。

文章说,共产主义许诺在人间建立天堂实现大同,故而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理想主义者为之献身。然而,富于理想主义精神的政治理论并非只有共产主义这一家,因此,一个曾经投身共产革命的人不能只用理想主义的召唤为自己辩解,他还必须回答:在当年,为什么偏偏是共产主义成为他选择的献身对象?

共产主义之所以叫共产主义,是因为它主张“共产”,这是它区别于其它人间天堂或大同世界模式的关键之点。《共产党宣言》明确宣布:“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很多人就是出于对私有制的厌恶,所以才倾心于共产主义。这是共产主义最吸引人或最迷惑人的一点。

胡平认为,自从有文明以来,人类社会基本上就一直是私产社会。主张共产无异于从根本上颠覆文明,因此,许多人从一开始就认定共产主义是人类文明的大敌而坚决反对之;有趣的是,基于同样的原因,也有许多人认定共产主义是打开一个崭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早在两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在批判柏拉图的共产主义时就指出,由于当今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私产社会中,他们发现这种社会里有许多罪恶,便误认为这些罪恶来源于私产制度本身,以为一旦实行共产,这些罪恶就可通通消除,人间就满是和睦与情谊。殊不知这些罪恶是导源于人类的本性,它们决不是共产制可以消除的。相反,共产制只会使这些坏事更多。这一点只是由于大多数人未曾身临其境故而感受不深罢了。

胡平表示,于是就引出了一个堪称悖论的结果:正因为以前不曾有过共产社会,所以不少人容易对共产社会想入非非;越是在共产主义没有兑现过的地方,共产主义越是显得有魅力;一旦兑现,共产主义便信誉扫地,寿终正寝。在20世纪,因为共产主义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所以它遭到了彻底的失败。在这层意义上我们确实可以说,共产主义是被它自己打倒的,而且也只能被自己打倒。

不过,胡平认为,共产阵营的土崩瓦解一度把迷恋共产主义的西方左派们从迷梦中唤醒,但没过多久,有些左派就又重新回到迷梦之中。近几年来,共产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又有某种小小的回潮。有些西方左派要重新捡起共产主义理论和马克思主义。

他说,但是在今天,共产主义理论和马克思主义已经不再有唤起群众、鼓动风潮的神通,它不再是、或很难再是一种政治力量,它几乎只剩下了所谓文化批判。

它不再是自由民主社会的替代品,而只是自由民主社会的寄生物,寄生在它所反对的社会之上,从对方的生命获得自己的生命:只要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社会存在,那么,作为对这种社会的批判体系的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理想理念也就总是显得似乎有理,总会对某些人有吸引力,于是也就得以继续存在一段时期。但无论如何,在人类现实的历史上,共产主义已经死去。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