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北京画家陷冤狱提起申诉 律师会面受阻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北京画家、法轮功学员秦尉被非法判刑二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前进监狱,他委托家属请律师提出申诉。十一月二日,两位律师,在秦尉家人的陪同下,前往会见秦尉,却因秦尉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前进监狱拒绝。

秦尉

秦尉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系。他为人正直、乐于助人,修炼法轮大法后,工作上不计名利,在家庭中,也能善解矛盾,学生、家长、同事和朋友都说,秦尉可是一个大好人呀。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八日,秦尉因向路人赠送《九评共产党》一书,被海淀区曙光派出所便衣绑架,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北京第一中级法院维持北京海淀法院对秦尉两年半的冤判。之后,秦尉被移送到北京朝阳区豆各庄北京市第二监狱。

八月十七日,家人在第二监狱见到秦尉。他说这个地方是中转站,大约呆三个月,然后去茶淀。然而家人见过后两天,北京第二监狱就将秦尉转送北京前进监狱。

九月二十八日,秦尉家人联系前进监狱,问接见的事情,电话那边问:“是顽固的吧?”那边人回答:“是顽固的。”之后回复让家属等通知信。家属再问在哪个监区,回答在第三监区。

十月十一日,秦尉家人一直没有等到任何前进监狱的接见通知,家人更加担心秦尉的状况,直接前往监狱。拿号等待时,秦尉家人把给秦尉戴的眼镜交给出来接待的姚姓警察。他对秦尉家人说:提醒你一下,不管你们亲人怎么看秦尉,接见时,别说不利于秦尉“改造”的话,不然下次或一段时间就会停止接见。家人问,法律方面的可以说吧?他问哪些方面的,家人说比如申诉什么的。他说:我建议你不要说。重复了两遍。

接见时,秦尉第一句话就问自己申诉的事情。家人告诉他已经聘请了律师,让他记住律师姓名。家人告诉秦尉,让他从监狱里面要求委托家人聘好的律师,律师就可以从外面去会见他。秦尉说他已经快写好申诉了,这里不像北京第二监狱那样随便让你写。

家人得知给秦尉的两封信,他都没有收到,他也不能往外寄信。秦尉无奈的说,这里的情况你可能不知道。

家人告诉秦尉说:查了法律条文,你们在里面可以往上级单位寄信,他们无权拆看,他点头。

十一月二日,秦尉家人陪同两位律师前往前进监狱。上午十点多,到达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办好了会见信,然后直奔前进监狱。

接待人员问是什么案子,律师说,就是一般的案子,对方又追问什么罪,梁律说“破坏法律实施”,对方看了会见信,知道是法轮功(学员被构陷)案子,就说得上级决定,就打了好几个电话,层层上报、等待。在等待过程中,值班人说秦尉属于没写“揭批”的,思想没“改造”。秦尉家属说:真善忍有什么错?人家思想里想什么都不允许?他说:这里不就是改造思想的地方吗!法轮功违法。家人说共产党那么多贪官,两个军委副主席、前政法委书记都是罪犯,要说违法要说邪,这不就是最邪的吗!他带着威胁意味的说:你别在这里宣传法轮功,否则的话你们别想会见,你也该去哪去哪。

直等到十一点四十左右,来了一位冯姓警察,应该是监狱610人员,拿了会见信就走了。家人和律师又等到快十二点了,冯回来了,一进门直接冲着家属走过来,盯着家属,恶狠狠地问:你对法轮功什么态度?家属淡然的看着他说:我什么态度有什么关系,今天是律师会见,又不是我会见。他又更恶毒的眼神盯紧家属问:你怎么看法轮功?家属面带笑容,正视他说:“一炼法轮功身体就好了,可以祛病健身,发生在我身边的真事太多了,都是亲眼所见;法轮功还要求做好人,教人向善,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善良。”家属说到这里,冯姓警察又突然转身问律师:你们怎么看法轮功?律师说我们就是律师,按法律程序办案。

姓冯的这时仿佛“正式宣布”一样说:秦尉在里面没提出要申诉,所以不能会见。律师说:家属也可以委托我们进行申诉。冯姓警察说不行。秦尉家属说:秦尉肯定提出申诉了,因为上次我接见时,他第一句话就是让我请律师,我说律师已经请好了,他记住了律师名字,说肯定会马上提出申诉。冯姓警察矢口否认,咬定秦尉没提出申诉。家属说:你问他了吗?你怎么知道他没提出来?我们知道需要从里面提出来,所以才等到现在,不然我们早就请律师过来了。是不是你们不让他提?冯冷冷说:你要这样说,我们就没办法聊天了。

接着,冯姓警察又说律师开的证明不行,需要“反×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办公室的证明。家属问是不是610?冯说“反×教”办公室(可以看出他忌讳承认610的说法)。律师问:是不是我们开出了证明,就可以见了?冯不置可否。律师接着说:你明明知道不会给我们开。家属说:我们开车二个多小时,大老远的路程,你给我们指条明路,我们怎么就可以会见了?冯说:我做不了主。

家人问冯:你也是这里的老人了,你认识秦尉吧?多好的一个人啊,多老实啊。冯随即走出了房间。在外面律师接着向冯要我们的会见证明,冯说他们收了,因为是给他们看的证明。冯对家属说:我认识秦尉,我还去过你们家呢。(上次秦尉在茶淀遭迫害时,他们为了用亲情欺骗“转化”秦尉,去家里给秦尉妈妈录像)家属说:哦,那次你也去了?我妈现在八十多岁了,天天在家想儿子。

律师接着去司法局解决会面事宜。

原文链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