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但愿中共一党专政别再持续 不然我们就要关心别的了

Vanessa:新闻发布会不允许记者提问,这在西方国家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本身就是件大新闻。白宫新闻秘书说是中国政府不想让记者提问。前总统奥巴马的新闻秘书Jay Carney发推说,中国的要求是在测试(西方国家的)的意愿和原则,让中国政府决定新闻采访的方式,是一种令人尴尬的投降。

cskun1989:川普一定很羡慕这个伟大的国家,没有什么想不到也没有什么做不到,偌大的故宫抑或是绵延的长城,只有几个孤孤单单的人,平日拥挤喧闹的名胜古迹景区,说关就关了说停就停了,川普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抑或是不敢去想。

hjjohnson17:“过去100年都没有演戏了”。也就是说,畅音阁自从中国没了皇上那天起,就再也没有演过戏。今天,又演上了!而且演的都是以前皇上和老佛爷看的戏。

badiucao:#TrumpInChina where*realDonaldTrump should be and know.#川普在北京

《环球时报》指责报道709家属李文足的遭遇的英国《卫报》记者Tom Philips“‘绞尽脑汁’想要刺激特朗普去攻击中国”。但由于规避微信审查机制,又不得不将自由亚洲电台写成“自x由x亚x洲x电x台”,让高调批评文章显得不伦不类。

王晔Ken:所以目前官方的态度是:我们从来没封过境外网站,只是境外网站不受中国法律保护,你为什么上不去我不知道,也跟我没关系,你自己想办法是你的事情,我假装没看见,但你要敢把方法说出来告诉别人就是违法犯罪。

【川普来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被禁止出行】今天李文足准备去最高检时,楼道里石景山八角街道居委会雇的数名流氓阻止并出语肮脏下流。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我们第二十一次去最高检控告直接被十几个人堵在门口,这个时间我们应该是出现在最高检的,但现在我们三人被困在家里!709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王峭岭:李文足被一群流氓堵在家门口。李文足报警,警察来了一个。说领导说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李文足回屋里待着。”我们说出警得两个警官,得亮警官证。这位吕姓警官说,他下楼去车里拿警官证。然后一去不见踪影了。文足又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让再等等。

恶徒浣熊:真滴不行///美国人问苏联人:我们可以在美国评论我们的总统,你们可以吗?苏联人:我们也可以在美国评论你们的总统。美国人:……吃一堑长一智,美国人问中国人:我们可以在自己国家评论我们的总统,你可以吗?中国人:我们也可以在自己国家评论你们的总统。美国人笑道:你再试试。中国人:……

Hu Ping:现在有不少人认为,照目前的趋势下去,中共一党专政还有可能继续存在十几二十年。然而我不得不说的是,如果中共一党专政再继续十几二十年,那么我们要关心的就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命运,而是自由世界的命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信号)

二号专线4:十多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找到正确的洗地方式,心疼。

williamlong:目前在新浪微博,发布包含“特朗普”的信息都会被自动禁评。

马伯庸:这种企业出钱、主管部门审核资质、指定主管部门关系供应商提供服务的模式,见过太多。层层进贡,层层克扣,到末端基本上没剩多少了。虐童这事到底谁的锅,只要查一下携程一共投入多少钱,再看阿姨多少钱招聘进来的,就一目了然了。

江宁婆婆:上海妇联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下面她们人工精选出来的评论很精彩,表达了两个意思:1.妇联好妇联妙妇联努力呱呱叫。2.携程屎携程渣携程全责别想跑。厉害。

7k_QYS:湖南法官当庭醉倒视频正在网上疯传,想想也是“醉”了,假设这醉鬼法官强挺着走完判决,绝对的又一“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今日天朝其实还是“贾府”,中国梦就那红楼梦,只是门口两只石狮更不干净了……

【奥巴马现身法院当陪审员却没被法院选上...】8日上午10点,奥巴马身穿深色外套和白衬衫,从他位于芝加哥南部的家中出发前往法院,履行陪审员职责。他先观看了20分钟的关于陪审员职责介绍的视频。但不到两个小时,经过法官及控辩双方的决定,奥巴马得到的回答是,“你没被选上”。

hunteryan1219:上周六,墙国“国歌法”被列入港澳基本法附件三,规定在公共场合严重侮辱国歌,最重可判三年。昨晚香港足球队和巴林队比赛,巴林国歌响起时,大部分球迷都有肃立,等到“义勇军进行曲”响起,有部分观众报以嘘声、转身背向球场……

【这种人还有脸活在世上】局面:2016年11月3日,青岛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杀害,凶手是室友刘鑫的前男友。凶案发生时,刘鑫先江歌一步进门得以幸存,江歌在门口被杀害。江歌遇害第200天凌晨,江秋莲在微博发文,把刘鑫全家人的信息和照片公之于众。一时间,众多骚扰电话和短信涌向刘鑫,其中不乏指责和谩骂。江秋莲说,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我就想把她逼出来,因为我私下找不到她。”几个小时后,在微信上消失了157天的刘鑫,给江秋莲发来信息指责她给自己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江歌母亲:“杀人者自有中日法律制裁,躲在门口的刘鑫,没有任何责任吗?现在我掐死她的心都有。”刘鑫:“我们家受到了比杀人犯更严厉的惩罚,我都知道错了。”江歌母亲和刘鑫1小时53分见面的最后一幕:刘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交给江歌母亲。江歌母亲看到后,瞬间悲恸难抑,对刘鑫哭喊出一句话:“我现在求你离开,我现在求你离开。”——如果说锁门是本能反应,那为什么在门内不报警,不叫救护车?江歌是失血过多死的,刘鑫躲的是江歌的家,因为她说怕前男友来找她,让江歌去车站接她,结果她自己回去了,江歌是因为她才那么晚回家的,她却反锁门不让江歌进去。报警还是邻居报的。刘鑫无论当时是不是出于害怕不敢开门,事发后都应该积极的面对江歌的妈妈,别人的女儿因你丧命了,不是应该愧疚然后陪着她一起处理后来的事情,有点良心的人甚至会把她当成自己母亲一样去照顾她下半生,这才对得起因你而去的人。而她还穿着红裤子去见江歌妈妈,就想问一句:你这是诚心道歉吗?为什么不能给江歌妈妈一个真相?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