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维洛:习近平的生态环保理念 真有人认同吗?

长江流域上、中、下游规划了云南“滇中引水工程”、陕西“引汉济渭工程”、湖北“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和“引江济汉工程”、安徽“引江入巢济淮工程”,仅下游长江干流就有600多处引江调水工程。这是和习近平的生态文明建设理念完全背道而驰的,如果这些工程实施,长江这个独特的生态系统将被完全摧毁。

一、重要的话说三遍

“生态文明建设”是习近平“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一个不可缺少部分。有人认为习近平与其前任在执政方面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大力反腐,一是强调环保。

2016年元旦刚过,1月5日习近平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第一次提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把实施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作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项目的优先选项,实施好长江防护林体系建设、水土流失及岩溶地区石漠化治理、退耕还林还草、水土保持、河湖和湿地生态保护修复等工程,增强水源涵养、水土保持等生态功能。要用改革创新的办法抓长江生态保护。要在生态环境容量上过紧日子的前提下,依托长江水道,统筹岸上水上,正确处理防洪、通航、发电的矛盾,自觉推动绿色循环低碳发展,有条件的地区率先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真正使黄金水道产生黄金效益。”

把长江作为一个独特的生态系统,作为一个重要的生态宝库,习近平提出的“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全新的理念,特别是相对于他的前任,无论是毛泽东、邓小平,还是江泽民和胡锦涛而言。

有人说,重要的话说三遍。

二十多天之后,在1月26日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习近平再次指出:“长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河。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理念要先进,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把生态环境保护摆上优先地位,涉及长江的一切经济活动都要以不破坏生态环境为前提,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思路要明确,建立硬约束,长江生态环境只能优化、不能恶化。要促进要素在区域之间流动,增强发展统筹度和整体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提高要素配置效率。要发挥长江黄金水道作用,产业发展要体现绿色循环低碳发展要求。推进要有力,必须加强领导、统筹规划、整体推动,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

习近平强调的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把生态环境保护摆上优先地位,思路明确,理念非常先进。并且要建立硬约束,似乎已经有了具体措施,并要坚决执行。

两个月后,在2016年3月25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审议通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习近平第三次指出:“长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定位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按照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要求,建立生态环境硬约束机制,列出负面清单,设定禁止开发的岸线、河段、区域、产业,强化日常监测和问责。要抓紧研究制定和修订相关法律,把全面依法治国的要求覆盖到长江流域。要有明确的激励机制,激发沿江各省市保护生态环境的内在动力。要贯彻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决策部署,在改革创新和发展新动能上做‘加法’,在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上做‘减法’,走出一条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道路。”

在短短的三个月中,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句话,习近平重复了三次,足见其对保护长江生态系统的重视。

二、长江是条龙,龙头在哪里?

在经济上,习近平特别重视所谓的三大战略:

——长江经济带;

——京津冀;

——一带一路。

中共官方媒体是这样介绍长江经济带的:

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6亿人口,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GDP占全国45%。

长江是世界第三长河,亚洲第一长河,也是中国的母亲河。很多人把长江比作一条龙,但是许多人不知道哪里是龙头,哪里是龙尾。

有人认为上海是龙头,有人认为重庆是龙头,其实真正的龙头在长江的源头,在西藏高原,也就是中国中小学教科书中说的青藏高原。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龙是管水的。长久天旱不下雨,老百姓就把龙王抬出来求雨。西藏高原是亚洲的水塔,也是造雨者(RAINMAKER)。黄万里教授比较了中国和美国的降雨分布,美国虽然两面临海,但是在距离海岸线一、二百公里的地方,降雨就很少;而中国,四川、重庆距离大海一千多公里以上,降雨量依然在1000毫米以上。这正是由于西藏高原的存在。如果没有西藏高原存在,长江流域的大部分地区可能就是干旱地区、是沙漠。再说龙的图腾,它的头永远是高昂向上的,而不是向下的。所以,长江是一条龙,龙头就是西藏高原。

上面的那张长江经济带示意图,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包括长江源头地区。习近平说,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重要的生态宝库。生态系统就必须包括长江流域的全部,从源头地区到入海口。没有源头地区的长江经济带是不完整的。

三峡工程的建立,是截断了黄金水道,是腰斩了长江这条龙。2016年1月7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刊文指出,围绕长江这条“黄金水道”的开发,多年来始终难以突破部门和地方利益的藩篱,好好的一条水路,被各路“财神”吃拿卡要,奄奄一息。长江这条龙,奄奄一息,中国能有未来吗?

自从三峡工程投入运行以来,长江流域的生态灾难不断,许多灾难被压住不予报道。就拿这次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来说,从中央到地方,花了大量的资金,采取了最严厉的措施,如工厂停产、外地车不准进京、饭店停止开火、百万军警进京等等,防止一切不利于大会胜利召开和闭幕的非常事件发生。全国电视千篇一律地播放习近平的讲话(除一家电视台外),组织大家观看,连幼儿园四岁的小孩子也必须安安静静地坐着,听完三个多小时的报告。

但是,会议期间还是发生了严重的死人事件。这个事件就发生在长江三峡库区。2017年10月21日凌晨3时重庆巫溪大河乡广安村发生山体滑坡,为保证十九大会议的召开,不让国内媒体报道滑坡事件,更不让报道死亡人数。据新加坡《星岛日报》报导,倾泻的山泥600多万立方米,造成两河口至宁桥的省道交通中断,称有9人失踪。据说,灾情发生后,身在北京的市委书记陈敏尔、市长张国清第一时间作出批示,严防发生次生灾害。

有消息说,陈敏尔和胡春华本是第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热门人选,他们两人是在最后一刻被王沪宁和赵乐际替下。那么在10月21日山体滑坡之前陈敏尔应该还是常委的热门人选,而三峡库区山体滑坡之后,陈敏尔失“常”。

在这之前,十八届七中全会闭幕后、十九大开会之前,2017年10月15日上午在三峡库区旅游景点三峡人家附近发生一次岩崩,造成三名台湾游客死亡和两名受伤。

三、600多处引江调水工程

笔者曾指出,三峡工程的最后也是最大受害者将是长江三角洲、将是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市。

习近平2016年1月5日提出的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讲话,得到了上海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坚决支持。

2016年3月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兆安等八名代表提交了《关于加强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和水污染防治的建议》,并利用提案的机会向习近平告御状。

张兆安等八名代表指出,“长江流域的水资源矛盾在上游、中游、下游均有体现:长江上游地区三峡及干支流水库群的调节库容不断扩大,已超过600亿立方米,梯级水库群蓄泄矛盾日益尖锐,急需统筹协调、科学调度,消除对中下游水文情势的不利影响;中游地区南水北调工程中线刚刚投运,上游水库群和中游洞庭湖水系、鄱阳湖水系控制性水库的建设运行引发两湖水系水文情势、江湖水量交换关系深度调整,两湖地区水资源供需矛盾日益凸显;同时,长江流域上、中、下游规划了云南‘滇中引水工程’、陕西‘引汉济渭工程’、湖北‘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和‘引江济汉工程’、安徽‘引江入巢济淮工程’等区域性水资源配置工程,仅下游长江干流就有600多处引江调水工程,跨流域调水与流域内用水、流域与区域用水矛盾日益尖锐。”

老百姓向习近平告御状,习近平看不到,因为他不接地气。那么上海市八名全国人大代表利用提案的方式向习近平告御状,告诉习近平,长江流域上、中、下游规划了云南“滇中引水工程”、陕西“引汉济渭工程”、湖北“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和“引江济汉工程”、安徽“引江入巢济淮工程”,仅下游长江干流就有600多处引江调水工程。这是和习近平的生态文明建设理念完全背道而驰的,如果这些工程实施,长江这个独特的生态系统将被完全摧毁。张兆安等的这个御状是否能到习近平的手里,不得而知。

四、长江上的大开发、大折腾依然不断

中国媒体宣传说,习近平的执政理念得到各级政府的积极支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党章是众望所归。事实并非如此,起码在对待习近平讲过三次的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上,不是这样,长江上的大开发、大折腾依然不断:

2016年12月29日从长江调水至淮河的“引江济淮工程”正式开工建设;

2017年8月4日从长江调水至云南的“滇中引水工程”正式开工建设;

2017年9月25日——26日,长江委在武汉组织召开长江崩岸治理与河道整治技术交流会。三峡工程清水下泄威胁长江航运安全,即将开始向葛洲坝下游河段抛水泥沉排工程,抬高长江宜昌处枯水期水位;

江西省提出的鄱阳湖拦湖大坝即将批准正式动工;

湖南省提出的洞庭湖拦湖大坝即将批准正式动工;

三峡工程第二船闸工程即将批准正式动工;

从三峡水库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丹江口水库调水工程即将批准正式动工;

……

还有张兆安等八名代表提到的下游长江干流600多处引江调水工程。

看来在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上,地方各级政府,和水有关系的多个专业部门的领导人,和习近平的生态环保理念还有很大的差距,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五、为什么习近平的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得不到认同?

从2016年1月5日到2016年3月25日习近平三次谈到的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其理念相当好。为什么得不到认同?

首先,在中国共产党的语言体系中,开发、大开发、发展、大发展是常用词,下面的官员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大开发、大发展就是大发财的意思。大家知道,要大开发、大发展就要做工程、做大工程,而倒卖工程是最发财的。周永康号召西部大开发,他用紫坪铺水库大坝工程吹响了西部水电大开发的号角,周永康的儿子从其中一个水库大坝工程中就拿到几亿元人民币的回扣。所以中国的各级官员喜欢大开发、大发展、大发财。

其次,在习近平自己的语言体系中,也是偏好开发、发展,而不经常使用保护。比如在十九大的工作报告中,他240次使用发展或开发这个词,而保护这个词只使用了28次。

最后,习近平的理念来自他的智库来,习近平的讲话更需要靠他的智库来注释。人民日报2016年7月19日发表四川大学教授邓玲的文章《大保护促进大发展》,文章最后说,大保护就是大发展。文章还引用了习近平2013年9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时说的:“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中国宣传媒体把这段讲话称为习近平的“两座山论”。如果把习近平关于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也套入“两座山论”的模式,应该是这样:“我们既要大保护,也要大开发。宁要大保护,不要大开发,而且大保护就是大开发。”这也就回到了邓玲的大保护就是大发展的结论。

中国古代文人批评项羽,说他既要江山又要美女,所以最后输给了刘邦。而今中国流行的思想理念既超过西方现代的思想理念也超过中国古代的思想理念。中国流行的一首歌叫作《爱江山更爱美人》,歌词中有“东边儿我的美人哪,西边儿黄河流”,换个唱法就是:“东边儿我的大开发哪,西边儿的大保护”,这只能是喝醉酒后做的中国梦。

六、如何评价习近平的领导智慧和才能以及执政能力和成绩

如何评价习近平的领导智慧和才能以及执政能力和成绩,这是一个重要的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因为你我都生活在当今社会中,无论立场怎样中立,观点怎样客观,评价方法怎样周全,这种评价都可能是不够中立、不够客观、不够全面、不够准确。

老子道德经第十七章中的“太上不知有之”为人们提供了最好的判别标准。老子生活于公元前6世纪初至5世纪初期,因此他的判别标准是中立和客观的。原文很短,全文摘录如下:

“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白话文的解释大致如下:

“最棒的国君治理国家大事,但人民却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次一等的国君,用道德的感化教育人民,人民亲近他而且对他评价很好;

再次一等的国君,用刑罚政令治理人民,人民听到他的名字就心生畏惧。

最次等的国君,以为可以欺骗人民而愚弄人民,人民都想反抗他。有的国君自己说话不算话没有信用,那人民更不可能相信他。

最上等的国君悠哉悠哉,非不得已不轻易发号施令,等事情大功告成圆满完成了,人民都还不知道这是国君的功劳,反而都觉得说本来就是这样的。”

写到这里,想起故乡杭州的黄龙洞,上学时常去那里玩,因为那在上学的路上。到北大荒插队落户后,每次回杭州,都会陪爸爸去那里。黄龙洞的大门口有对联:“黄龙不竭,老子其犹。”爸爸说,其犹是孔子对老子的评价:“其犹龙邪”,像是一条龙。孔子多次向老子求教。孔子对学生说,鸟,我知道它能飞;鱼,我知道它能游;兽,我知道它能跑。会跑的可以用网捕获它,会游的可以用丝线去钓它,会飞的可以用箭去射它。至于龙,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它是驾着风云而飞上天的。我今天见到老子,他大概就像一条龙吧!

如何评价习近平的领导智慧和才能以及执政能力和成绩,就留给读者自己去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