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惊人内幕:吉鸿昌将军绝非死于抗日!通俄死于叛国罪

后来吉鸿昌被捕受审,国民政府的军法官在法庭上,是这样问他的:“你在天津租界里,做苏俄代理组织地下党的工作,我们已经掌握你的文件和充分证据,请你如实供认。”吉鸿昌对此,是供认不讳的。

大陆的各种历史读物,包括教科书,想方设法地突出吉鸿昌“我是中国人”的访美故事,刻意将他塑造成一个强硬的、甚至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而且是一个为了抗日而死的民族英雄。

但是,事实上,吉鸿昌当年被国民政府枪毙,并不是因为他的抗日事迹,而是因为吉鸿昌的反蒋暴动行为、武力颠覆国家政权的事实。

此事的端倪并不陌生,吉鸿昌的绝命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已经在用他自己的话告诉各位:他被捕、乃至被杀,并不是因为他抗日,而是另有原因,所以才有他笔下“恨不抗日死”的自白。

依据国民政府特工人员陈恭澍在其回忆录《英雄无名》里的回忆,当年国民政府特工暗杀、抓捕吉鸿昌的理由,是吉鸿昌从事了“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

部分读者也许会质疑:国民政府特工人员陈恭澍的回忆,有什么可信度?其实,关于吉鸿昌被捕、被杀的真实原因,传世的第一手史料,多如牛毛。

例如,吉鸿昌生前的战友傅二虞在其回忆文章《吉鸿昌所走过的曲折道路》里面,透露了以下的惊人事实:

1、吉鸿昌收受了蒋介石国民政府的钱,本来想投奔蒋介石的,但后来又反悔;

2、吉鸿昌曾经派代表赴广东、参加汪精卫的反蒋会议,被蒋介石的人查获;

3、蒋介石曾经命令吉鸿昌剿共,吉鸿昌不但不听指挥,而且冒充红军、倒戈攻击国军。蒋更是无法容忍。

后来吉鸿昌被捕受审,国民政府的军法官在法庭上,是这样问他的:“你在天津租界里,做苏俄代理组织地下党的工作,我们已经掌握你的文件和充分证据,请你如实供认。”吉鸿昌对此,是供认不讳的。

以上这些珍贵史料,出自吉鸿昌生前战友傅二虞的证言《吉鸿昌所走过的曲折道路》,这篇证言,收录在《文史资料选辑》第七十五辑第63至126页。

众所周知,大陆出版的各地《文史资料》,都是各地政治协商会议编写的,换言之,都算是官方史料,既不是敌方“反动”材料,也不是什么街边野史。

更致命的是:还有印证。

另一则证言的证人,也是吉鸿昌的战友,名叫凌勉之。凌勉之在其回忆文章《吉鸿昌出国和参加革命的经过》,透露了这样的事实:

1、吉鸿昌曾经带领一个团的兵马起义反蒋、投奔苏区;

2、吉鸿昌的起义军被蒋介石国民政府派兵追逐;

3、吉鸿昌成功进入苏区,并接受了苏区领导的“革命理论”洗礼;

凌勉之的这篇证言,收录在《文史资料选辑》第七十五辑第127至143页。

这还不算,吉鸿昌还有一位战友,名叫王崇仁,写下了与上述事实基本能相互吻合、相互印证的证词。王崇仁的这篇重要证词,名叫《回忆吉鸿昌将军》,收录在《内蒙古文史资料》第四十七辑里面。以下是该篇证词透露的关键事实以及其相应的页码:

1、1932年8月初,吉鸿昌正式加入了苏俄代理组织(117页);

2、经过苏俄代理组织的核准,1932年8月中旬,吉鸿昌在湖北东部宋埠这个地方发动了反蒋暴动(119页);

3、暴动之后,吉鸿昌进入了鄂豫皖苏区(127页);

4、后回天津,吉鸿昌按照苏俄代理组织的指示,四处奔走,八方联络,招兵买马(第129页);

5、1934年3月,吉鸿昌与苏俄代理组织人物宣侠父等人密谋制定“中原暴动计划”(第195页);

6、1934年11月9日,吉鸿昌被国民政府特工逮捕(第196页)不久后被枪决。

以上种种第一手证词已经明白无误地说明了:吉鸿昌并非死于抗日,而死于通俄,或者干脆点说,吉鸿昌实际上是死于叛国罪。

这才是吉鸿昌故事的真相。

2013-02-25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