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诸葛高参:给习主席推荐一条伟大复兴正路 不做掘墓人 就是陪葬者

——诸葛高参:给习主席推荐一条伟大复兴正路

抛弃也是设计过程。怎么抛?我的主意是:成立新党,平稳过渡。改一个字即可:中国共产党改为中国共和党。别小看这一个字,一字之差,差之千里。改共产为共和,就是远离了魔鬼,那个欺骗中国和世界100年的魔鬼,回归人类普世认知。中国汉字很奇妙,天堂、天坑一字之差,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中国的出路是共和而不是共产。我认为您抛弃了共产党,不仅全党不会有异议,中国会全民点赞,因为中国人都恨透了共产党。

习主席,5年搏杀后,您坐稳了极位。如果说,中共十八大时没人知道您心里想什么,更难料您的执政前景,如今您第一战告捷,阻挡您的势力几乎被赶出舞台,当然,大多是被您和王岐山密切配合干掉的。如您所说,其中最危险的敌人是政变集团——您的六位前同事。以人们对共产党品性和常用手段的了解,我们不得不说,干得好,干得漂亮。

(赵蕤《长短经》截图)(公共领域)。

赵蕤《长短经》(截图)(公共领域)

您在十九大闭幕发言中说:“我们不需要更多的溢美之词,我们一贯欢迎客观的介绍和有益的建议。”对共产党,我是不会“溢美”的,但既然您公开宣称欢迎客观的介绍和有益的建议,我相信是真诚之言,而且,您没说欢迎谁的不欢迎谁的,是否可以理解为只要您觉得“客观”“有益”,就忽略发声对象,都欢迎?那么,在这篇文章里,我就说些客观,提些有益,供您和您团队顶层设计者参考。

**您现在面对的局面

我们注意到,所有这些您巩固权位清除的绊脚石,几乎都是前朝江泽民派系的,而那个派系里,聚集著中共组织最狂妄、最贪婪、最残忍的一群。他们不仅对您最危险,对中国也是最危险的。

我很理解您的矛盾处境。一方面您个人有抱负,也像美国川普总统说的,您意志坚强,是个想做事的人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您想要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但另一面,却要操纵一个满身邪恶的党肆虐数十年下满目疮痍的国家走向“复兴”。这活儿很不好干。所以,就算我们看好您个人和您的同侪,但我们无法相信这套体制——它是本次人类有史以来最悖逆人性的死亡体制。所以我们很同情您,因为若想延用共产党达成您的伟大抱负,就像指望屠夫造卫星一样荒谬。

眼下到了您非做出选择不可的时代了。我们希望您不要被第一战役的胜利迷惑,也不要以为权力是万能的。那既是人为的,也是天定的,而且是可变的,还被看不见的“人心”所左右。所以,希望您居安思危,切莫以为确立“核心”、有了“思想”而高枕无忧——共产党靠杀戮欺骗起家和执政,一切都是充满变数的。这些不用我多言,是由历史写在中共脑门上的。

**做些“客观的介绍”

通过近一二年观察和全球舆情分析,我们不得不说,您现在的表面举动很让人困惑,即如前文所说的“矛盾”。比如,您多次强调“依法治国,依宪执政”,全中国近年却诞生了多达1亿2的访民,我无法详述他们各自的冤情,您尽可以组织专项小组为您做调查报告。我只是提醒您,在您深涉保权战役的时段,党内敌对势力从没停止制造冤假错案,欲陷您于不义。其实我这样说是担些风险的,很多人会说我有意为您开脱,因为没人相信您看不到、听不到这海量的民情。您去联合国开会,不是亲眼见证访民钻车自杀以鸣冤么?所以,我的偏心眼儿说辞在这些“客观”下很无力。

再就是网络封锁。当年江泽民动用国库几百亿资金,交给儿子江绵恒和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建防火长城,其主旨无疑是为了防堵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揭露其虐杀暴行。时至今日,在您依法治国的思想、伟大复兴的号召下,网络封锁不但没撤除,反而愈演愈烈,恐怕再无法自圆其说。连您的好朋友川普总统来华访问,都要经过防火墙洗礼,还谈什么依法和复兴呢?那不是格格不入么?一个伟大民族的嘴都要堵住,思想文化讨论都要屏蔽,那是往前走还是往后退呢?

如果说,5年前您接手烂摊子时心情沉重,危机四伏,要行矫枉过正之举,防范来自任何敌人的挡驾谋逆,如今第一战役获胜,可以正常些了吧?不要让全中国、全世界善良人再加深误解了吧?

中共历代党首都有强烈的正统心态,所以都放纵谄臣无限颂圣。毛泽东、邓小平如此,那个捏不上台面的“二奸二假”江泽民也莫不如此。我希望您差不多就行了,该刹车就刹车。抬高您是为了摔得更狠!请原谅我直言。权威和尊严不是颂出来的。那是很腐朽的技巧,也是诸侯表忠的低下手段,谁在台上都可以被颂,江泽民出卖中国15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是个史上最大卖国贼,不照样被颂“三个代表”——“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么?这不是天下最卑劣的笑话么?

您说过: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一时还成为网赞金句。我也接一句:民心是赢来的,不是包装来的。而赢得民心,特别是赢得中国广大弱势群体的心,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我可以再给您提个醒,帮您提高民望,赢获民心。2013年,您下达死命令,年内关掉全国劳教所,彻底铲除劳教制度。此言一出,全国沸腾。我敢说,中国、世界,如果不是神经病患者,概无一人反对,全民击节叫好!包括中共体制内所有官员、党员!因为,那个中共延续几十年的劳教制度,害死的百姓何止百万,关押过的何止千万,殃及的家庭人口何止亿万!甚至,您本人,也是受害者。可以说,您做了一件深获民心的好事。而这件事,是您善用了权力。

**提些对治本“有益的建议”

我希望,这份解体劳教制度正能量反响的回顾,能换来您对收拾民心的更多思考和延伸行动。我知道您是个善于行动的人。您现在的权力,比那时硬的多,所以能做更多有益的事。比如,立即宣布释放所有被中共历届政权打上标签的“政治犯”、“思想犯”、“言论犯”、“信仰犯”。毕竟,世界上因政治主张、思想言论、有神信仰获罪的恶政,早已被当代文明唾弃多年,只存在于极少数残暴体制内。人与生俱来之权利,应该成为您依法治国首先交还给国民的,应该优先纠正。这是个大工程,但作为一个有抱负有担当的首领,以您目前的气势,完全能做到,能做好。做了,就万民归心;不做或拖延,会严重影响您下面的步骤。当然,有些事可以先以主席令颁布,然后立法,使之永不再发生。

释放具体所指,就是尚被关押、监控、失踪的709维权律师群体;尚被关押、监控的六四民运和诉求民主宪政的义士,尚被关押的西藏、新疆和 大陆家庭教会的宗教信仰人士,其中特别要提到的,是遍及全国、18年坚韧反迫害的真善忍法轮功信仰群体……这些,是多么大一群有血有肉的中国精英,您的同胞兄弟姐妹,您想过么?他们忍受了多大的苦难,又有多大能量、号召力,可以成为您构筑中华复兴的伟大基座,您想过么?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是个常识,您不倚仗这些正向力量复兴,难道要继续前朝恶政,把他们推向反面么?您想到那是一个多么危险的前景么?

解除一个劳教制,就为您带来巨大加分,如果做了上边的事,您会立刻被视为明主,一切海内外负面喧嚣,都将偃旗息鼓。甚至中国亿万家庭会主动张挂您的肖像,而不是武警拿枪逼着人挂。这些,都是因为您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我个人以为,您坐了一统大位,也同时接过了历代中共党首的债务——生存债,金钱债,特别是杀人血债。不过您也不用担心,凡事两面看。这既是巨大挑战,也是天大机遇。就看您怎么做。但您也不能说谁拉的屎谁自己擦屁股。您无法假设和您没关系,您的大位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从作恶团伙手中承继的,所以只能忍痛担当,然后果断拨乱反正。不为那个党,也为自己人格和性命。

今年11月,还顶着共产党头衔的越南小弟,已经明令废除不平等且复杂啰嗦的户籍制,管理国民以在线数据库来登记居民身份证取而代之。我想他们又走在了前边。中国大陆户籍制的歧视性极强,明显是个恶政产物。您完全能通过您的一个小组废除之。那样,中国农民,中国人才,中国教育,中国生育,中国消费,中国竞争力,都会因此走上文明台阶。您想,人人生而平等这个普世概念,用立法取消户籍制一件事就得以宣示,换得中国绝大多数人心拥戴,不划算么?

您的矛盾心态从新科“特色”也可见端倪:一方面,您会深感无法放下权力,同时也就延续了中共政权,但您又想改变甚至抛弃。所以推行“新时代特色”——经济上尽量靠拢资本主义,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则继续用马列毛主义管控。这就好像让马脑袋长出牛犄角。但您和您的手下还以为这已经取得成功。但周小川的金融警告,李嘉诚的大陆香港跑资,还有各经济领域无数畸形现象,都无比凶险;民生、教育、医疗、养老、网络诸方面的乱象,也令人不看好。

感觉上您可能有些误区:过去几代党首是坏的,他们把经念歪了。我可以以个人的正直和魅力,延用马列和共产权力,让中国变好。就算您的初衷不坏,也面临两个严重问题:

1、共产极权主义和自由资本主义是死敌,人类100年的历史已经证实其无法融合——一个自由经济,一个计划经济;一个私产不可侵犯,一个国家大于个人;一个三权分立,一个独裁不分享;一个敬天畏神,一个自认为“神”……做个不恰当的比喻,这就像非要把水和油捏到一起一样徒劳。

您还面临作家荆楚分析的那样,“如果他们发动这场革命当年是真诚的,那么现在中共的所作所为就是当年的叛徒;如果当年他们发动这场革命本来就是欺骗的,那么结果就是一场历史的欺骗。”无疑这也是您面临的窘境。

2、如果不把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捏到一起,您所要做的,不是更极权,就是放弃共产党,没有第三条路。一边坚持党统治,同时想让人民变幸福,这不仅离谱,而且荒诞。毛试验了人民公社,邓试验了改革开放,江试验了“闷声大发财”,都失败了,不仅失败,还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中国的自由度世界排名甩尾、幸福指数不敌亚非小国。您的思维如果停留在共产党统治的狭隘范围,想做带领国家复兴的另类试验,最后只能沦为灾难。因为最根本一条:共产主义是人类的死敌,违背人性基础,是马克思臆造的乌托邦,列宁狂躁血腥的试验场,是毛泽东做皇帝的梦想,与天赋人权、普世价值、和平自由毫不沾边。所以我劝您刹车,不要做无谓的试验,如果您已经这样想了的话。

3、王沪宁一介书生,您将他委以重任,帮您搞道路设计,我不知他能否有此担当。以他帮江胡两朝设计看,我以为难有惊世突破。恐怕只会循着您的思路找路。而中国史上无数名家则勇于为皇室做出惊世骇俗却顺天意福万民之设计。那是他们正直、胆识、睿智、洞彻之集大成。王可以么?我不确定。

因此,我还是直接对您说比较直接。如果要达成您说的复兴,首先要抛弃共产党。这是没任何商量的,哪怕您做成普京那样的变相抛弃。

抛弃也是设计过程。怎么抛?我的主意是:成立新党,平稳过渡。改一个字即可:中国共产党改为中国共和党。别小看这一个字,一字之差,差之千里。改共产为共和,就是远离了魔鬼,那个欺骗中国和世界100年的魔鬼,回归人类普世认知。中国汉字很奇妙,天堂、天坑一字之差,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中国的出路是共和而不是共产。我认为您抛弃了共产党,不仅全党不会有异议,中国会全民点赞,因为中国人都恨透了共产党。

您成立了共和党,等于抛弃了共产党。而且,必须一次性宣布共产党非法,不给它任何死灰复燃的机会。实际上它一直是非法组织,成立到现在也没做过政府登记。8000万党员可自愿转党,也可退党。我想,以中国国民趋同性考量,大多数党员会跟您走,因为,他们何等聪明,何等感动,他们看到您改变中国的真诚。

我知道您会担心。但我可以告诉您,您所得到的,将是您失去的10倍不止。

1、您将成为中国共和党创始人,彻底脱离整您父亲、整您家族,您做了首领还不得继续不颂圣的魔头毛泽东衣钵;

2、您将成为本次人类最后一个共产党的埋葬者、掘墓人(那些小共党说死就死,不算数),您不仅不会失去权力和统治,相反会一直工作到厌倦而无人挑战,因为您的功绩将超越中国史上所有帝王将相、英雄豪杰而彪炳史册;

3、您应同时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更名为中华共和国,去掉共产党为忽悠人民加的“人民”虚名,砸实共和体制,而且,您所创新党和所建新国名称匹配,执政当仁顺遂;

4、您应主持起草《共和宣言》,就像杰斐逊起草美国《独立宣言》,安抚共产党迫害了69年,也令历代党首无比头大的少数民族,彻底化解所谓台独、港独、藏独、疆独矛盾,让中华真正实现大一统,将敏感区、敏感民族的求“独”消弭于无形。本来,跃跃欲试“独”者,不是喜独,只是想远离共产党。现在好了;

5、避开中华民国名头的尴尬。孙中山先生是中国民主先驱,蒋介石先生是抗日保国英雄,但不会与“共和”冲突。因此中华共和国之成立(或说过渡)是台湾回归的契机,大家都民主宪政了,也就不存在统一障碍了。回归祖国大家庭,美国也就再不需要保护台湾了;

6、您将代领中国共和党赢得中华共和国第一任大总统之大位,荣膺中国当代国家民主主义之父称号。中共第三代党首之恶名将不复存在;

7、您将堂堂正正代领中国精英设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再也不用为共产党欠下中国人民的滔天血债头疼。剩下的,只是清算;

8、您将按照《中华共和国宪法》真正实现依法治国。赦免共产治下所有冤屈者,以国库收缴贪腐之财执行国家赔偿,谢罪于民;将手蘸血债的罪大恶极者行刑下狱,以彰国威。将教科书内共产遗毒全部清除,还中华民族优秀文化本来面目;

9、中华共和国采取联邦分治还是议会两院还是什么更适合中国国情的顶层设计,不属本文建议内容。但中国地大物博,翘楚辈出,忧国忧民、见解高超之士实在不可胜数。被共产党下狱的安徽郭泉,被公安羁押北京的高智晟,还有很多体制内政治历史文化学者专家,早就倾心研发了适合中国的制度架构甚至细节,我想他们都很愿意与您分享。只看您是否深怀初心,造民福祉之志是否健在。

毛泽东建政时本有个绝好机会,海内外志士仁人一度齐聚北京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出谋划策,但不管出了多少好主意,结果都被毛泽东扼杀,只想独裁。为什么?只因他是共产党。细节无须多言,史书都有记载。所以习近平主席,再雄略的初心,也无法在共产党框架下实现。不管您认不认同我出的主意,但希望不要怀疑这个最要紧、最根本的概念。

我出的这些和平过渡、化解矛盾、权力冲突减到最小、人民幸福放到最大的方式,您要不要试一试?或者放到您的智囊班子里论一论?看了那么多对您的各类说辞,我却还是写了这几千言,没有“溢美之词”,只是“客观的介绍和有益的建议”。因为,我尊您是条汉子,手上尚未染上血迹。但不抛弃共产党,我不好讲。因为,想毁您的各路人马太多了!

您隐忍多年,愿否为此一搏?拿下第二战,也是最后一战的胜利?说句笑话,您这样做了,被您关在狱中的薄、周、郭、令、孙那几位政变人士,会彻底傻掉、蔫了茄子。就算您开门放他们出来,也再形成不了任何威胁。因为他们失了共产恶党的根。

上边预言的前景,做不做是您的选择,我只是尽一个真正中国人的义务。不过我可以预言,如果您做了,全中国会像过节一样,万人空巷涌上广场街区载歌载舞,就像东欧、中东、亚太各国独裁统治垮台时的壮观景致,人们会激动得几夜睡不着觉,鞭炮啤酒都会卖空库底……紧接着世界各国华人科学家、教授、各类精英会大批回归,各国投资会海量涌入,中华共和国的地位不日将如日中天,中国人民将第一次真正站起来,鹤立于世界之林,将真正以五千年文明精髓引领世界潮流。您也将在这个最伟大的国家甚至世界文明史记载中,奠定永世之功而无人能超越!我与您是同龄人,您经过的我都经过,所以我一点都不夸张。

也许,我这些主意和描述,早已全部或部分放在了您和您同僚的变革锦囊之中,那我求之不得,就算作锦上添花吧。告诉您一个秘密:我之所以画了一张很简单的改制路线图,是因为有神指点。圣人告诉我们:大道至简至易。“治大国如烹小鲜”是种境界,画龙点睛更是关键要件。这个睛,就是必须从抛弃中共开始,丝毫不可犹豫。

天象不等人。不做掘墓人,就是陪葬者。历史将证明我不是危言耸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