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科学家找到跟“脑死植物人”交谈的方法 但植物人的回答让大家都沉默了!

很多人以为当大脑失去功能时,人也会跟着死亡,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医疗上有许多大脑失去功能且失去意识的患者,却仍存活着世上,他们有心跳,也会有些反射动作,但却无法像常人一样活动,必须依赖他人的照护,且通常对外界刺激不太有反应,这些患者通常被称为“植物人”!

多数的植物人都会陷入所谓的“持续性植物状态”,有些人或许会突然张开眼睛发出一些声音,却无法对周围做出回应,他们就像活在自己的意识当中,外界是无法轻易介入的,但也有不少科学家抱持其他的看法,他们认为植物人其实还是有意识,只是他们的意识被“困”住了,如果能透过精密的仪器协助,是有办法和这些植物人交流甚至沟通的!

如英国神经科学家阿德里安欧文(Adrian Owen)就认为,植物人其实有着“完整的意识”,只是这些意识迷失在了受损的身体和大脑中,造成他们困在生与死的灰色地带,不断地被侵蚀,因为始终相信植物人保有意识的念头,因此欧文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一个和植物人沟通的方式,而他在2005年时,还真的做到的。

欧文的病患是23岁女子卡萝(Carol),她在过马路时不小心被车撞到,被医生判定为植物人,当欧文来到医院时,卡萝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好几个月,且完全没有回应外界的意识和迹象。

于是欧文使用“功能磁共振扫描仪”(fMRI)的仪器来跟卡萝沟通,这台仪器能显示出患者的哪部分大脑是活跃的,因此他告诉仍有完整听力的卡萝:“想像一下妳正在打网球,去摆动妳的手臂。”

奇迹发生了,卡萝就像一般的健康群众一样,她大脑的前运动皮质区开始激烈活动,代表已经要为接下来的肢体活动做好准备。这代表欧文找到了卡萝,也就是找到她的“意识”!

而欧文另一次成功找出植物人意识的奇迹则发生在2012年,患者的名字叫史考特(Scott),他在1999年年底被一辆赶去犯罪现场的警车撞上,就此昏睡了12年。他的家人都肯定他意识清醒,却没有办法证明。

欧文因此如法炮制,再次请史考特想像打网球,而史考特就像卡萝一样,前运动皮质开始活跃,这代表他家人说得没错,史考特仍然有意识存在!

欧文接下来又请史考特想像在家中走路的场景,他的大脑同样做出了回应,这时候他们脑中浮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我们已经讨论过许多次植物人是否会感到痛楚,但如果史考特说‘是’的话呢?他已经痛了12年的想法太可怕了,他的家人会怎么想?”

他们向史考特的母亲寻求了许可,然后还是问出口了,“你有什么痛苦吗?如果是否定的话,请想像你在打网球。”前运动皮质再度活跃了,他们这次知道,这是史考特在对他们说“不”的信号。

当他们告诉史考特母亲这个答案时,她显得很平静,“我知道他并没有感受到痛苦,如果有的话,他会告诉我的。”

史考特成为他们一个相当重要的案例,他能藉由仪器与他们“交谈”。他还记得他是谁,知道他在哪里,也清楚自己昏迷了多久的时间。由于他在事故前很喜欢看曲棍球,所以家人常会放比赛给他看,史考特也回答,他到现在还是非常喜欢曲棍球。

不过,史考特在2013年不幸死于医疗并发症,这是一种常见的状况,因为身处于充满病菌的医院里,会逐渐使得免疫系统减弱。“虽然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跟他‘对话’过,”欧文说,“但我们都觉得认识他,他深深感动了我们。”

虽然他们还没有找到把患者的意识“拉回”身体内的方法,但他们已经深信,可以透过这种方式跟植物人沟通。欧文也期许这样的医疗设备,有一天能变得既便宜又普及,让植物人的家属都能与他们交谈,为这两方都带来希望。

变成“植物人”,不仅对病患本身,对家属来说也是一种折磨啊!如果以后真能找出跟植物人沟通的方法,相信一定能造福许多人的!分享出去,让大家看看这篇文章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PTT01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