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民主村”变“集中营”乌坎人沉默了?

“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声音了。现在是沉默的。‌‌”前广东乌坎群体事件中的抗议领袖、现流亡海外的庄烈宏说,“因为很多说过话的人都被抓⋯⋯乌坎村现在像是一个集中营。”乌坎村,这个中国大陆上曾经的“民主村”已经沉默了。

9月13日中共当局武力镇压了乌坎的抗议,并暴力驱逐记者。有评论分析当局欲采用“关门打狗”的策略,断绝一切与外界的信息,好让武警可以放手镇压,并表示中国“乌坎模式”彻底失败。(网路图片)

“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声音了。现在是沉默的。‌‌”前广东乌坎群体事件中的抗议领袖、现流亡海外的庄烈宏说,“因为很多说过话的人都被抓⋯⋯乌坎村现在像是一个集中营。”乌坎村,这个中国大陆上曾经的“民主村”已经沉默了。

时事评论员盛雪表示,不能对中共存有任何幻想,因为中共是人类社会上的癌瘤,它是不可能生出民主之果的。

据路透社11月10日报导,路透社的一个小组罕见地到了乌坎,采访了6位村民和熟悉情况的人,他们披露了乌坎村及周围地区仍处于严厉的警方管治中,政府试图不惜一切代价把守。

报导称,乌坎村的每个主要街角都有监控摄像头监视着村民。村民们说,告密者无处不在。在持枪武警站岗的检查站之外,通往乌坎的主要道路上,排列著巨大的标语牌和五颜六色的旗帜,镇里到处是宣传广告牌和海报。

一个宣传广告,画面是一群鸽子飞在身着军装、握著枪的士兵上空,这些士兵朝向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毛泽东画像,上面写着:“扎实推进爱民固边战略,警民共建和谐文明乌坎。‌‌”

“从去年到现在,每天都有上百人,上百名国保人员,就是由省工作组直接在陆丰引导和监督的这些人,每天专职地在乌坎村监视村民。”庄烈宏对大纪元记者说,“还控制外来媒体进入乌坎村。凡是进入乌坎村的很快就被发现,马上被送走。有任何外来人口到乌坎村来都会接受盘查、询问。”

他表示,村中到处都是监控,“包括我的亲戚、我的朋友到我家来看我的母亲都会受到审问和盘查,屋里强行安装窃听器,门口被安装监控器,两个路口被安装监控器。只要有人,除了我母亲和我二哥,任何人进出我母亲家都不到1分钟,30秒,政府的人员就会过来查看是什么人。”

他说,从去年9月份被镇压后,乌坎人民就不敢说话了。因为很多说过话的人,包括在微信上、电话上说过话的人,都被抓去问话甚至判刑。判刑也是悄悄地判刑。

中国南方的乌坎村曾是中国草根民主的象征。一年前,当局镇压了村民们因夺地而发起的抗议,去年12月,海丰县法院判处9位村民2至10年半的徒刑,罪名包括非法集会、扰乱交通、散布虚假信息。

庄烈宏说,他67岁的父亲庄松坤被指控在抗议活动中聚众阻碍交通,被判入狱3年。

他说:“现在这种情况可以说是相当的严峻,乌坎村像是一个集中营,虽然乌坎村民没有被判刑,但实际上,任何言行都会受到监控和管制。每天都有一些便衣在巡逻。乌坎也被安装了很多高清的摄像头。所以乌坎现在不是一个村,它是一个人们不敢说话、没有自由、没有尊严的一个集中营而已。”

旅居加拿大的作家、时事评论员盛雪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暴政下的假和平比战争更可怕。她分析说,中共的专制暴政包括三个要素:一、谎言;二、暴力;三、垄断。

谎言是它的整个政权的一个基础,去维持谎言就是要用暴力。在乌坎,当谎言、暴力都无法掌控的时候,它就实行了全方位的垄断和控制。

盛雪说:“我看到消息说:中共在当地动用了它所能动用的所有的手段,包括在整个村布满了摄像头,又抓起一批人,然后来要挟、来恐吓其他的人。同时他还收买一些人,让这些人成为这个专制暴政的工具,在人们的身旁、在人们的生活里、在人们的身边、在人们的家庭里,这就成了中共可以去随时施暴的一种威吓。”

她表示,现在很多中国人还对中共存有幻想,觉得中共在一定的程度上可能会进行所谓的政治改革。“这完全是做梦。因为中共政权的本质它本身就跟自由人权、民主尊严、法治、宪政是毫不相干的。这样的一个人类社会上的癌瘤,它本身是不可能生成一个民主之果的。”

庄烈宏也表示,“当今的社会存在一天,乌坎村民只能在无法无天的、没有法制、没有尊严、没有人格、没有人权的这种状态下一直走下去。只要共产党没有被推翻,只要这个法治在中国没有实现,乌坎村就不会有改变。”

乌坎事件

上世纪90年代,乌坎的村干部在一系列不透明的交易中,把村里的大片农田卖给了地产开发商。2011年,村民们开始要求归还土地。

村民们反抗当局和防暴警察长达数月之久,全球媒体都聚焦乌坎,最终广东当局让步。

原村委会被撤销,经过投票、民主选举,所有7名抗议领导人都入选村干部。这是中共统治下第一次真正的民主选举,因此乌坎村被称为“民主村”。

但好景不长,新的村委会很快就遭到报复。2016年,村长林祖恋被以腐败罪名判刑。村民们要求释放林祖恋,爆发了抗议活动。村民们认为这些指控是莫须有的,林祖恋在电视上认罪也是被迫的。

抗议活动随即遭到防暴警察的镇压,多人被抓,媒体记者被驱逐,乌坎村再度沦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