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徐子轩:当美国放弃领导之后

美国总统特朗普刚结束东亚行,带回大量的军备定单与商业协议。表面上看来宾主尽欢,实际上则是暗潮汹涌,具体呈现在朝核议题的联盟分裂,以及美国领导力的退位。

就前者观之,朝鲜暂时停止挑衅、中国刻意示好,反朝联盟的矛盾旋即暴露出来。像是近期预定的美日韩三国军演,本来是以美军三个航母战斗群为主,配合日韩的精锐船舰,展现捍卫东北亚和平的决心。但韩国临时宣布不会与美日共演,而是单独与美国一起训练,显示文在寅政府正试图向习近平投桃报李。

尽管在各国制裁压力下,朝鲜出现缓和讯号,但这只能视为暂时性的停歇。因为朝中韩利益各异,而朝鲜是三边博弈里最弱的一方,除非北京提供平壤无法拒绝的条件,否则金正恩必定要拉特朗普入局以抬升谈判筹码。

就后者观之,特朗普此行不断重复贸易失衡的老调,日本等三国为达政治目的,不惜斥重金迎合。但缺乏具体对策的结果,让特朗普看起来像个沿街要钱的恶汉。至此,世界几乎可以确定,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只想享受霸权利益,而不再重视霸权责任,也让日本与中国竞相填补美国退去后的权力真空。

中国早已祭出一带一路等策略挑战美国,而日本,则是以近期推出的印太(Indo-Pacific)策略,企图连结日美印澳四国,结成稳定区域的民主联盟。印太一词听来新颖,其实只是安倍从前所提的亚洲民主安全之钻新版,差别在于过去美国并没有想与日本共享亚洲霸权,如今特朗普却想藉此卸责,以日本作为区域秩序前锋。

但印太策略仍不成熟,除了日美外,尚未获得他国回应,对多变的特朗普来说,恐怕也是信手拈来的概念。安倍外交真正的重点,乃是成功联合越南等十国,缔结新的TPP,即CPTPP。据悉虽然少了美国,其标准仍维持原议,也就是保存着奥巴马的遗产。在获各国批准后,有望于明年生效,而由中国主导的RCEP仍持续艰苦谈判。

这也让安倍有了新的立场,一个纠正过去错误的东亚共荣圈正在催生中。这不代表日中就此走入对立,东京只是希望藉着CPTPP影响RCEP,确立真正的自由贸易。自特朗普到越南APEC,日中已展开竞合,此将重塑亚洲的面貌,而美国则沦为自说自话式的孤立主义,甚至弱化到确保航行自由都显得意兴阑珊。

更糟的是,特朗普仍未察觉霸权不再的后果,美国优先的口号继续催眠着人民,使群众沉醉于恢复昔日荣光的虚幻。就长远而言,美国国力未见下滑,但中国正紧追不舍。数年后美国人会发现特朗普的政策并没有让美国第一,而是被中国实质取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