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当年义和团为何在山西最火?

“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农历庚子年,一场“扶清灭洋”的爱国运动在山东、直隶至京城陷入狂热。

整个华北大地上,中国历史上你能想到的怪力乱神都下凡了:从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孙悟空到关二爷、赵子龙……义和团大师兄、二师兄四处设坛做法,“升黄表,焚香烟,请来各洞众神仙”。

“奉旨爱国+神仙附体”的大师兄们所向披靡,杀洋人,烧教堂,扒铁路,掐电线……誓消灭一切带“洋”的东西。信教的,杀!戴眼镜的,杀!打洋伞的,杀!随身带铅笔的,杀!家里有火柴的,全家杀!连光绪皇帝都被视为“二毛子”,差点被义和团冲入皇宫干掉。

有意思的是,在这场“反帝爱国运动”中,最积极的既不是义和团发源地山东,也不是洋人聚集的直隶和帝都,反而是相对偏僻的山西为祸最烈。

山西共杀传教士近200人、中国教民及其家属子女1万多人,焚毁教堂、医院200多所,烧拆房屋两万余间,是这场运动中死人最多的一个省。事后,清廷为此付出的抚恤金和丧葬费等赔款计四百余万两白银。

为什么是山西呢?因为它有一个最“爱国”的封疆大吏——山西巡抚毓贤。

毓贤,史称“清季之酷吏,当以毓贤为举首”。其政治生涯起步于山东,47岁成为一线实职厅级干部——担任曹州(今菏泽)知府,虽不算少年得志,但提拔也不算晚。

曹州一代民风剽悍,盗贼蜂起,曾劫掠朝廷饷银数万两。毓贤一上任,就开始辣手“打黑”,命人打造了十数个大木笼摆在署衙前,称之为“站笼”。嫌犯关入其中,头露出笼外,脚下垫砖数块,然后慢慢一块块抽去,身体差的顶多撑半天,身体好的一昼夜毙命。未经审讯的嫌犯,关!往来的陌生人,关!长得像坏人的,关!上任两个月内,死于“站笼”的就达370多人,毓贤却大言不惭地说:“杀了这么多,但盗风仍未绝迹,曹州人的确强悍啊!”最后,毓贤杀了上千人,人称“毓屠户”。

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四月,57岁的毓贤升任山东巡抚。对于义和团,他最初视其为“匪盗”,坚决镇压。不准民间私立“大刀会”“红拳会”,不准设场习拳,并杀害了义和团首领陈兆举。后来发现义和团“仇洋排外”,他顿时觉得“其心可嘉,民气可用”,态度来了个180度的转变,亲自将义和拳、大刀会等组织统一更名为“义和团”,正式将其认证为爱国组织,并让义和团打出“毓”字旗号。

因此,称毓贤是“义和团之父”不为过,他也自称“义和团魁首有二,一为鉴帅(前任山东巡抚李秉衡),其二即我是也。”

一个省部级高官公然支持群众“灭洋”,洋人当然不干了。清廷迫于压力,仅主政山东八个月的毓贤被撤换,改袁世凯接任。袁大头是人精,一来就让义和团现了原形。大师兄、二师兄不是说自己刀枪不入吗?那好,摆下鸿门宴,酒足饭饱后,拿来洋枪当场验证,砰砰砰,一枪一个透心凉,大师兄升天了。剩下的兄弟在山东没法混了,转直隶境内活动。

毓贤入京后,得到了保守派大员端王载漪、庄王载勋、大学士刚毅的欣赏。因想废掉光绪而遭西方列强反对,慈禧此时也对洋人充满了怨恨,并对毓贤所述“扶清灭洋”的义和团产生了兴趣。1900年,毓贤被重新启用为山西巡抚,其“忠勇爱国”的形象不仅老佛爷深信不疑,连太监李莲英都说:“方今督抚中,惟毓贤一人可算尽忠报国。”

初到山西,毓贤发现群众对大清兴亡麻木不仁,革命积极性不高。于是命人打造了数百把钢刀,上面刻上“毓”字,亲赠给义和团,鼓动“仇杀洋教”,并给钱给物,款待若上宾。前几天还被视为小混混的底层屌丝,突然受到封疆大吏的接见勉励,摇身变成了“爱国栋梁”,还有钱财可拿,顿时流氓无产者对社团趋之若鹜。连小商贩生意也不做了,相约加入社团,称“盍习拳,习拳可立富贵。”

1900年6月,义和团大举进入北京,在山西的毓贤开始主动出击。他谎称保护洋人及信徒,诱骗各地传教士到太原集中避难,然后加以残忍虐杀,妇孺婴儿皆不放过,还亲手杀死天主教山西北境教区正主教艾士杰。

许指严所著《十叶野闻》中,描述了当时的惨状。毓贤先下令关闭城门,凡是佩戴十字架的全部抓捕,将传教士老幼集中到署衙,“厉声数教士惑众之罪”,当场杀害40多人,其中包括10余名幼童。在焚烧大教堂时,一名英国妇女抱着婴儿逃了出来,跪着向围攻的人说,自己每年医治百余中国人,希望放条生路。话未毕,兵士将其击倒在地,推入火中,妇女挣扎而出,兵士再将其推入火中,最终母子化为灰烬。

如果有地狱的话,当时的太原城无疑是人间地狱。对自己的同胞,毓贤更加残忍。《十叶野闻》中记载,法国天主教堂有200多名收养的童贞女,毓贤逼迫她们背教,不从,当即斩首二人,小女孩们仍不从。又令兵士选择貌美者,欲行强暴,遭拼死抵抗,童贞女皆被杀害,“尸横如獭祭,见者莫不惨伤。”

这些今天看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反人类罪行,毓贤却认为是高尚正义之举。他在给朝廷的奏折中洋洋得意地说,洋人没有一个漏网,只有一个洋女人,被割掉乳房后,逃走了并藏在城墙下,找到的时候,已经死了。对杀人的细节反复回味,“毓屠户”果然名不虚传。

1900年6月21,慈禧太后发布诏书:向全世界宣战,大清要抵制全世界!老佛爷因此成为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向全世界宣战的领导人。

战争爆发了,作为大清的高级领导干部与“爱国典型”,毓贤按道理应当立即带兵出征,保卫帝都,剿灭洋人。

嘴上满是主义,心里全是利益。现实让人大跌眼镜,接到朝廷入京“勤王”的命令后,毓贤却认怂了。私下派人散布“山西离开了毓大人就不能活”“除了毓大人,我们谁都不认”等舆论,磨磨蹭蹭,就是不出发。直到8月,八国联军攻破北京,慈禧仓皇出逃,毓贤才去救驾。

战败的大清只好谈判,列强要求惩办“战犯”,将毓贤列为罪魁祸首。1900年9月,毓贤被革职发配新疆。1901年2月,行至兰州时,将“毓贤即行正法”的诏书追上了他,正月初六,毓贤人头落地。

一个“忠君爱国”的人能够“为国捐躯”,按道理应该横刀向天笑,视死如归。结果毓贤节操全无,比义和团大师兄还不如。他先逼随行的小妾自裁,还笑着说:“彼乃先驱狐狸于地下也。”貌似坦然,实为渣男。

毓贤最后自作挽联:“臣罪当诛,臣志无他,念小子生死光明,不似终沉三字狱;君恩我负,君忧谁解,愿诸公转旋补救,切须早慰两宫心。”

翻译成现代汉语大意是“我先走一步,你们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游历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