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大陆遭遇有史来最大单身潮 4亿5千5百万胎儿被屠杀

目前中共各级计生办共有30万个主任,而参与计生执法的工作人员高达9千2百万人。大陆人口专家计算,35年来最少有4亿5千5百万多胎儿被屠杀。陆媒报道,1/3计生人不具备医学执业资质;结扎导致六级伤残。在农村地区,妇女的月经周期都掌握在村干部的手中。

中国大陆单身潮,有部份原因是一些人选择单身,更有上千百万男性单身找不到配偶;还有大陆人口在十几年内将达到老龄化,这都和中共在中国史上五千年来,头一遭强制推行计划生育有关。江泽民时代留下的闷声发大财的“传统”,同样贯彻到了计生部门,使得计生系统形成了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目前中共各级计生办共有30万个主任,而参与计生执法的工作人员高达9千2百万人。大陆人口专家计算,35年来最少有4亿5千5百万多胎儿被屠杀。陆媒报道,1/3计生人不具备医学执业资质;结扎导致六级伤残。在农村地区,妇女的月经周期都掌握在村干部的手中。

35年来最少有4亿5千5百万多胎儿被屠杀

1980年9月25日,中共发出党团员带头执行“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的命令,根据中共官方的统计数据,中国每年的堕胎者超过1,300万人,是世界上堕胎者数量最多的国家。

据人口专家何亚福文章,1983年的计生工作空前严厉,不但结扎人数创下最高纪录,人工流产人数也创下最高纪录(达到1437万)。

进入九十年代以后,虽然结扎人数大大减少了,但人工流产人数并没有显著减少。

1991年中国的人工流产人数达到1408万人,是1971年以来人工流产人数第二多的年份,仅次于1983年。

大陆一胎计生标语,如"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中共当局赤裸裸的漠视生命令国际震惊。

如果以每年1300万计算,35年来,最少有4亿5千5百万多胎儿被屠杀。《中国日报》援引医务工作者和医学统计者的话说,如果将那些未统计的、药物流产的女性也包括进来的话,这个数字可能还会更高。

旅美原大陆律师滕彪曾举例说:「2005年,马上要生产的郑州村民王丽萍被绑架至卫生院,捆在病床上,强行打针,孩子出生时还『凄厉地哭了几分钟』,然后就死了。2002年浙江董铁锋的妻子检查『子宫已开,胎儿头部已显露』,因无准生证,来了20多人冲进产房,将剪刀刺进婴儿后脑,刀上黏满了鲜血,婴儿脑浆迸出。这种事几个月都讲不完。」

妇女的月经周期都掌握在村干部的手中

据前「六四」学运领袖柴玲2010年创建的女性权益机构「女童之声」提供的数据,目前中共各级计生办共有30万个主任,而参与计生执法的工作人员高达9千2百万人。

在计划生育这项群体灭绝国策之下,中国妇女何时怀孕、何时生育、愿生几个都不能自己决定。

在农村地区,连妇女的月经周期都掌握在村干部的手中。

一切“违规”或“超生”的行为都有严重的后果。国际社会一直谴责这种侵犯最基本的人权、违反国际公认的人权准则的“计生”政策。

1/3计生人不具备医学执业资质;结扎导致六级伤残

腾讯曾发表一篇题为《计划生育强制结扎人流害苦了中国人》的文章说,2007年的调查显示,当时中国15万计划生育技术服务人员中,有5万人不具备医学执业资质。1980-1990年代合格人数则更少,而强制结扎手术数量极大,可以肯定,那时大部分强制结扎手术是由没有行医资格的人做的。这就更导致手术后遗症大量增加。

2006年4月6日《羊城晚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女子结扎为婚嫁,做完手术遭抛弃》的报道说:一位已有两个孩子的离婚男子许斌(化名)准备跟女友周红(化名)结婚,按计划生育政策的规定,女友必须进行结扎手术才能办理婚姻登记手续,双方经协商后均表示同意。

做完结扎手术后,周红多次催促许斌结婚,但他一直不愿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后来,周红委托佛山检察院驻佛山中医院的法医门诊对其结扎后的身体情况进行伤残等级咨询,该法医门诊认为周红达到六级伤残。结果法院判决许斌补偿对方结扎手术医疗费、误工费、复通手术费、精神抚慰金共103073.70元。

上面这篇报道没有说明周红的结扎手术是否正常。如果是正常的话,那么周红只不过做了一个输卵管结扎手术,她的身体就达到了六级伤残。

结婚率逐年下降;离婚率迅速增长

根据大陆民政部发布的《2016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2016年,各级民政部门和婚姻登记机构办理结婚登记1142.8万对,比上年下降了6.7%。结婚率从2013年9.92%逐渐降低到2016年的8.3%。

相反,大陆的离婚率迅速增长,中共民政部今年9月统计数字表明,2016年依法办理离婚手续的较2015年增长8.3%,达到415.8万对。根据最新的统计数字,这一趋势似乎还在继续,今年上半年,中国有190万对夫妻离婚,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0.3%。

近日港媒引述波士顿咨询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的单身人口占比为16.4%,已经相当于俄罗斯和英国两国人口的总和。

关于离婚率的飙升,香港社会学家杜先致博士认为,「女性现在不愿去忍受不幸福的婚姻。她们变的更加独立,也更有经济能力,能够在婚姻出问题时选择退出。」

民政部表示,尽管高离婚率反映了当今社会对离婚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但它也对「非理性的离婚」提出了警告,并呼吁人们对婚姻持更负责任的态度。

据陆媒报道,如今上海、四川、河南等地的多家法院据此向申请离婚的夫妻发出为期3至6个月的「离婚冷静期」通知书。

同样,在中国广东省的中山市,申请离婚的人需要上调解班。

一则名为“这才是美国”的微信公众号去年发文表示,中共当局统计数据显示,超过85%的男女民工(其中1/3都在适婚年龄)每周工作时间超过44小时,留给他们建立关系的时间几乎没有。

2015年10月,中国开放二胎政策,但并没有对家庭或者员工的福利体系做出任何改变。所有大部分职业女性都害怕在职场中被进一步歧视。

早在四年前,中国妇女报报道,中国离婚率增幅十年来首超结婚率,根据民政部提供的自2003年至2012年的数据对比,2012年中国人离婚率增幅首次超过结婚率增幅。

「等待合适的人出现」「自身陷入困境」和「工作太忙」成为影响单身人群获得爱情的三大原因,7成以上单身男女表示自己已经丧失追求爱情的驱动力。

剩男危机和中国单身解读

据《中国青年报》去年2月26日报导,多位人口专家表示,如今大陆的剩男危机是数十年出生性别失衡埋下的祸根。中共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以来,在农村,逾两千万女婴被溺弃和被流产。

南方网署名狄磊的一篇题为《中国单身超2亿,背后还藏了哪些问题?》的文章说,中国单身超2亿。

有些人单身,并非是甘愿单身的选项,而是迫于工作压力和困于房价飙升。

大量存在单身以至成为现象,除了选择多元的因素,还有工作压力的影响,甚至天价彩礼的阻滞。

凤凰网财经关于一项彩礼的的调查结果:近10年来,大陆农村的彩礼价格攀升了一倍多,在山东地区的婚前彩礼平均价格已经超过了10万元人民币。相对山东省普通农村家庭的收入,这样的婚姻几乎成了天价。

中国社会越来越没有人情味了

美国耶鲁大学终身金融学教授陈志武曾在一场讲座中分析认为:〝中国社会越来越没有人情味了,我们越来越不习惯了,在观念上对我们以往对人际关系的最高境界确实产生了一些冲击。〞

陈志武说:〝以往的四世同堂之类的『天伦之乐』今天之所以变得越来越不那么容易再实现,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用来支持四世同堂、三纲五常的这些孝道等方面的文化对个人权利产生了约束感,使我们现代人越来越不愿意再恢复这些东西。〞

陈志武教授列举了中国家庭在经济影响下发生变化的过程,比如过去30年间,中国夫妻每年在一起的时间下降得非常多,因为大家都进入工厂和公司工作,以前男耕女织的生活方式受到严重冲击,夫妻共同做饭进食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据《新京报》去年8月16日公布最新调查显示,中国的离婚率逐年攀升,去年离婚人数已超过760万,其中因婚外情而导致离婚占比高达50.16%。而据财新网的数据,大城市这种情况更为严峻,北京2015年离婚数量暴涨到7.3万对,已接近结婚数量16.6万对的一半,离婚案中,婚外情居首。

去年8月14日以来,12天之内,新浪微博「王宝强离婚」标签阅览人次超过102.4亿。

有评论认为,王宝强离婚事件引发了中国人对婚姻、伦理、道德危机的恐慌和反思。

据悉,在离婚官司中,一半以上的都涉婚外情。

二胎生的起养不起

中共从1978年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要求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不过,随着人口出生率的下降,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短缺、独生子女家庭养老问题引起人们关注,要求放松、废止计划生育政策的呼声日益增多。中国各地逐渐开始允许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夫妻生育二胎,2011年,“双独二胎”政策已覆盖全国。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中共又实施了“单独二孩”政策,允许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夫妻生育二胎。

2015年十月底,中共宣布修改实行了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允许所有夫妇生育两个孩子。

网民这样认为,就这物价和工资水平,生的起也养不起。

今年九月,德国之声报道说,从历史上看,专制政府强制生育,跟强制堕胎一样寻常。罗马尼亚在齐奥塞斯库时代,为了"提高人口数量"以"增强国力",宣称"不生育孩子的人就是背叛国家的人",安置大量"月经警察",对妇女月经期进行严格的检查与盘问。红色高棉充当杀人机器的同时,强迫夫妻定时交配,并派兵巡逻监视。许多夫妻因为白天的强迫劳动过于疲劳,只好弄出声响假装做爱。

针对"一个嫁人一个养老"的人口工具化口号,一个网民一针见血的回复说:"怎么不生三个啊?还有一个可以宰了吃啊。"

“闷声发大财” 计生办生财有“盗”

大陆博客某作者早年曾做了一个调查,共统计6个村庄的情况,作为计划生育名词解释。

五户联保:就是以同村五户人家为单元,其中一家违犯计划生育政策,其他四家也要受罚,你若搞拒不交,拉你的家具,牵你的牲畜,甚至扒你的房子。

百米绳:是以违反计生政策的人家为圆心,用个百米长的绳子为半径划圆,如果这家不交罚款,划在圈内的人家都要跟着受罚。这招十分有效,有的小村庄几乎这一下都能圈进去,众怒难犯,你必须投降,当然你有难处,乡里乡亲也会出钱相助,因为别人家遇到这种情况你也跑不了,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以及孕检、户口、罚款等。

一名叫刘忠良的作者写了《大国危途》,其中危害之八提到,计生老虎降低中国教育质量,生了孩子,不仅影响工作,还要增加开支,但这时候计生大老虎却要惩罚新生父母3~10倍的年收入,让年轻父母怎样去投资孩子的质量?或者不给户口让孩子难以上学。这不是折磨孩子、折磨中国的未来吗?独生子女难以培养,计生老虎削弱中国的教育质量。计生老虎占用庞大的财政开支,如果用来投资教育,岂不教育做的更好?

2002年,海外中文媒体曾分析,比如计划生育,在农村很多人要生儿子,如果运气不佳,第一胎可能是女儿。不过只要你有钱根本不要担心不能再生,拿钱给村领导就行了,他们去注销一个活人的户口就可以了。这样计划生育每年都达标,户口年增长率肯定符合国家的要求。所有的好处村领导当然不敢独吞。一部分要进贡给乡领导。同样乡领导上面还有领导,如何进贡上级用不着我们费心。因为上上下下都在响应江泽民的号召,“闷声发大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来源:阿波罗网王皓毓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