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裴广度:如果马拉多纳生在中国

——马列城墙

今天,我们在中国能看到无数的墙,其实都来自一堵墙:马列城墙。破解它的唯一方法就是规则,只有规则才能保护个人自由,只有保护个人自由才能保护创造性,只有保护创造性经济才能持续发展。而保护个人自由的就只有宪政。

喜欢足球的,谁都忘不了那个穿10号蓝白格的小子,是的,马拉多纳。矮胖,只要他上场,风暴来了,左勾右挑,前冲后突,世界一流铁脚围成栅栏,还是会经常被他连甩5,6个,眼睁睁看他起脚,球进了。他没有当议员的父亲,背后也没有强大的组织,只不过出身8个孩子的贫困家庭,唯一的幸运,就是3岁从父亲那里获个皮革做的足球,然后他就从贫民区的泥泞街道,一直踢到了世界杯,可以说,没有过马拉多纳的世界杯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马拉多纳在我们这里会怎样?估计3岁会得到一把铲子,将来去小煤窑挖煤提前熏陶,长大后,家里8个孩子啊,只好买个拐带妇女结了婚,再后来房子被强拆,孩子被打残,想上访,出不了村;想打官司找不到律师,被告知,有良心的律师已住进了黑屋……当然,也许还未成年,在管教所喝凉水噎死都有可能。总感觉很容易找到N种死法,却很难找到一种活法。不要再问我会不会有世界杯的风采,那是中国梦。

世界最悲催的状态,就是一群乌龟上路跑竞赛,兔子、狮子、老虎、猎豹都被枪逼出了圈外,头上有红点的乌龟还可以先跑250里.

一般说乌龟是害怕露脸的。但背上枪,就不止窝里横,还会经常在世界开新闻发布会:我们已经可以为世界竞跑提供新标准并为世界竞跑指明新方向。

自由、民主、公正的旗帜插满大街小巷,但你不能走近看,走近看,每一面旗帜都插在枪管里;明明一直是局域网,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又将隆重召开,对待普罗大众想整就整,想剥夺就剥夺,然后他们说自己是公仆,正在构建法治社会。语言颠倒,逻辑颠倒,事实颠倒,只是因为乌龟会仰泳。

面对此情此景,马克思在地下会被眼泪漂出了棺材,全世界曾有数十亿践行自己的理论,没有一个新曙光,只有一个个真地狱,现在剩下的也只有“唉”。

平心而论,老马的目标是追求人类的自由与解放,而自由是最根本的开放,应该说拥有崇高的目的,只是他误解了文明,胡诌概念,臆造规律,最后形成的是封闭理论、城墙理论。

文明行走于对话和谈判,文明的基础也是对话和谈判。暴力产生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强制消灭对话。但老马却在富裕和贫困阶层设墙,制造敌对,叫喊一定要用暴力消灭资产阶级,完全忘记消灭贫困,走向富裕才是人类的目标之一。最恐怖的是这种二分法到处设墙,到处对立,不仅外部到处是敌人,连内部都到处是敌人,前苏联的红军被肃反,直接倒在自己挖的战壕里;柬埔寨大清洗,直接干掉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中共则从AB团到拯救,从反右到文革……一系列的整人杀人惨剧,甚至搞到一个家庭,夫妻、父子兄弟姐妹都成了不共戴天的敌人。这种二分法最终会让喜欢白猫的会视喜欢黑猫的是敌对势力。

一个政党制造了惨剧,吃够了苦头,但从来都不真正反思,敌对势力思维仍在大行其道。你若指责它腐败的无可救药,那你一定是敌对势力,先给你胶带,若再吱声……你若说公权力是大家的,不行大家竞争一下,那更是敌对势力,一定会告你颠覆,开放的竞争性伙伴关系多温馨,它们从不愿体会。

老马的剩余价值理论,因为中国的半市场化运作已多年,对待雇佣和被雇佣已习以为常,嫌工资低可以立刻跳槽,倒是经济状态不好,没人雇佣,没人“剥削”倒成了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所以,一种扯淡,谈笑间进了垃圾堆,早已无人过问。

但是“计划”这一最大的魔鬼,因其极强的隐蔽性,仍在大行其道。有人说在老马的理论中,并没有计划,计划是列宁发明的。不知可曾想过,当一切要素统归公有,那么如何支配?如何发展?总是要有人计划的,计划只是公有制基础上的应生产物。

中国前三十年全面公有,全面计划,结果越计划越穷,几近崩溃。后三十年,不少回归私有,半开放市场,才有了一点积累和进步。但是仍然有人要归功于计划,试问,如果没有市场积累财富,没有市场创造材料和拥有技术,你拿什么计划?咱能不能不要逻辑倒错啊?

计划之墙,非常障眼,很容易让人看见了有形,忘记了无形。现在,很多人从欧美日旅游回来,自豪之情流在脸上:他们那边许多大城市,和我们都没法比。如果不考虑历史沉淀、文化特点,事实确实这样,谁能像我们这样,说拆就拆,到处宽阔笔直的马路,一座座崭新林立的高楼,顺便还可以再谈谈这些年发展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这都是真的。

但是如果要问问,物价高不高?税收啥情况?要承担的费用如何?住房呢?估计很多人立马沉默了,这么多计划出来的光鲜,其实都是我们腰都快弯了在支付,而且这些光鲜,到底产生了多大效能,为什么民营企业大面积在倒闭,钱越来越不好赚了?产能过剩正是这种计划的副产品。

计划最大的破坏是损害个人自由,扼杀个人的创造性。有人总是对个人自由的无限创造性不能理解,那就看看身边使用的东西,个人电脑、操作软件、网络、手机哪个是计划出来的?它们今天形成了多大产业链?我们有13亿人,咋我们的外号叫“山寨”。

今天,我们在中国能看到无数的墙,其实都来自一堵墙:马列城墙。破解它的唯一方法就是规则,只有规则才能保护个人自由,只有保护个人自由才能保护创造性,只有保护创造性经济才能持续发展。而保护个人自由的就只有宪政。

世界是平的,意味着千帆竞发,常人个个会成为英雄。现在最怕执政者有计划思维、领袖思维,当年毛泽东说一句顶一万句,结果中国人忙时吃干,闲时喝稀,干是啥?窝窝头呗。金家三个胖子发了三代伟大指示,他们一说话,亿万群众就拿小本本记,结果到现在,还在为喝上肉汤而努力奋斗。

执政者要切记:你肩扛二百斤,也绝对比不过一头驴。

2017-11-12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北京之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