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人类更长寿 但中国是否负担得起?

我们即将面临巨大的全球养老金储蓄缺口。若想弥补这个缺口,我们势必要对自身的生活、消费和投资方式做出重大改变。

感谢科学带来的奇迹和营养水平的进步,今天的人类比以前更加长寿。仅仅几代人以前,全球人均寿命还只有34岁。而今天,人类平均寿命已延长到了71岁,西方世界出生的人口中大约有一半将寿过百龄。可这到底是福是祸?

诚然,我们都希望自己和我们所爱的人长命百岁,但人口结构的变化和新的经济现实会让当今世界退休人口的子孙后代背上沉重的压力。简而言之,我们即将面临巨大的全球养老金储蓄缺口。若想弥补这个缺口,我们势必要对自身的生活、消费和投资方式做出重大改变。

我们在对中国、日本和印度等八个国家的研究中发现,养老储蓄金总额和养老金预期年收入之间的缺口高达465万亿人民币,这相当于这八个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之和的1.5倍。其中,中国的缺口最大,达到本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数倍之巨。

是什么导致了缺口?

中国的长期储蓄缺口预计将以每年7%的速度扩大,到2050年将达到119万亿美元。原因在于:得益于中产阶级队伍的壮大、城市化、贫困率的下降和医疗保健的改善,中国人均寿命在一代人之内增加了一倍多,达到76岁——比全球人均寿命长五岁。到2050年,中国退休人口将逾6亿。独生子女政策导致的低出生率及移民不足的问题正在加剧中国人口的老龄化,也让劳动人口与退休人口之间的比例直线下降。

中国能解决这个迫在眉睫的养老金缺口难题吗?答案是肯定的。

中国在过去数十年间创造出的几乎前所未有的巨大财富加上高达38%的个人储蓄率(远高于美国和英国的3.5%和5.9%),让中国有办法——更重要的是,有正确的储蓄行为和储蓄文化——来避免“退休灾难”的发生。虽然目前,大部分中国家庭储蓄并不是为了应对未来的退休,而更可能是为了积累住房、汽车等资产或供子女接受教育,或是用于赡养没有足够退休积蓄的年迈父母和支付因为寿命延长而多出的医疗费用。

要想改变中国目前的局面,就必须克服几道关键阻力。首先,相当多的中国人仍不信任金融产品,甚至很多还处在“无理财”的状态;大约50%的中国家庭储蓄(不包括财产)以经济回报微薄的储蓄存款形式存在。同时,政府颁布法规限制海外投资(例如,中国实行5万美元购汇限制)——而这些富有成效的海外投资能够帮助中国储户分散投资风险。

目前处于何种局面?

中国目前的退休收入系统包括城市和农村社会保障制度,该制度倚赖现收现付的基本养老金,而后者由统筹账户(资金出自雇主缴费或财政支出)和个人缴费账户(资金出自员工缴费)构成。一些雇主还提供补充性计划——这主要集中在城市地区,农村地区大多被忽视。《2017墨尔本美世全球养老金指数》最近的发现清楚地表明,中国现有长期储蓄制度的构成方式难以支撑其现在和未来的人口步入晚年。

尽管面临严峻的退休挑战,但目前仍然缺乏有力的应对措施。相对于收入,中国的养老金福利仍处于极低水平。例如,北京的月人均养老金为3573元人民币,仅相当于平均退休前收入的55%左右,不足以为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提供保障。从宏观上看,中国的累计养老金储蓄总余额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远低于美国(140%)、丹麦(209%)、英国(96%)、日本(30%)和澳大利亚(113%)。

怎样才能改变?

研究表明,金融知识的增长本身很少能够转化为行动。促发行动的关键在于要为人们提供机会,让他们采用智能工具、默认投资组合和利用税收激励储蓄等多种方式,并为他们提供成功所需要的指导。个人、雇主、政府和各地金融中介机构都承担着保卫中华民族“钱景”的重要角色。

改变中国的退休前景要从个人开始。对于在当下出生的中国人而言,40到45年的传统工作年限将无法满足52年以上人均成年寿命的需要。个人必须为自己的退休储蓄承担责任,很多情况下,这意味着人们要想达成财务目标就必须接受延长工作年限的现实。此外,个人也有义务向雇主和金融中介机构寻求规划和管理储蓄和投资的专业协助。想利用金融中介“暴富”的人们必须调整经济预期,转而寻找能帮助他们“缓慢但踏实地保障财务安全”的顾问。以“赌徒心态”制定储蓄和投资决策无法为中华民族带来财务上的安全。

对全世界大部分劳动人口而言,每一笔工资都与大量相互冲突的优先事项相伴相生。世界上最有效的养老金系统通过将个人缴纳养老金和雇主代缴养老金转变为强制性(或至少是激励制)帮助人们更轻松地确定短期和长期经济义务之间的优先次序。鉴于中国的养老金制度并非强制性,中国雇主可以通过三项关键措施确保员工能够接触和利用他们需要的成长型资产,帮助他们建立充足的退休储蓄,这三项措施是:扩大劳工养老金在城市及农村地区的覆盖范围,不断帮助员工进行养老金规划,以及为他们提供以增长为导向的投资选择。

中国雇主可以从这些措施中获得巨大的收益。首先,帮助员工实现财务健康本身就是正确的。此外,研究表明,经济状况不佳的员工压力更大,更容易分心,这会降低生产率和客户服务质量,并且损害健康。平均而言,员工每月有13个小时都在担心收入问题——这对生产率构成了严重拖累。

中国的退休缺口能否弥补还取决于政府是否能抓住机会促进政策革新。现实是,中国的养老金领取年龄必须不断延后,才能减少退休时间与工作年限之间的比值。同时,若想缓和储蓄不够养老的风险,政府必须推出必要措施,确保人们能够领取最低保障的补充退休福利作为终身年金。此外,政府应当允许海外投资,以便提供以增长为导向的投资选择。投资选择的多样化让中国公民可以在更低的风险下追求更高的投资回报,而不必将投资局限在中国国内的证券市场。优质的投资机会对保障中国公民的财务安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政府至少应当对养老金计划的沟通传达进行改进,以帮助参与者理解养老金计划所提供的选择和机会。

综合利用这些措施不仅能有效地缩小养老金缺口,也有利于个人和雇主在更有利的竞争环境中发挥各自的作用。

金融中介机构必须培养大众的金融素养

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正在帮助全国大部分人口(尤其是城市地区)脱离贫困。中国中产阶级的购买力飞速蹿升。到2022年,75%以上的中国城市消费者的年收入将介于60000到229000人民币之间,与巴西和意大利的平均收入相当。国民金融素养的不足将极大地影响中国新富阶层消费和储蓄的方式。如果没有投资方向,短期消费的动机就会凌驾于长期储蓄之上,而“暴富”或“赌徒”的心态也将在中国的个人投资者间盛行。

金融中介机构的重要作用之一是帮助个人制定更合理的金融投资优先顺序。借助以长期为导向的高质量低成本的建议、工具及金融产品,金融中介机构能打破个体的消费惯性,鼓励人们节约。通过与政府和雇主合作,这些机构可以帮助中国提高识别“优秀”的金融建议和金融产品的能力。

中国公民在工作和退休时期的消费和购买能力会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产生直接影响。长期储蓄的缺口无法弥合会加剧中国贫富分化的风险,甚至可能引发动荡,危害社会结构。正如中国古代哲人和作家老子的著名箴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若想解决中国养老金缺口的问题,利益相关者们需要立刻采取大胆行动。是时候迈出“千里之行”的第一步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