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 > 正文

金正恩迟见宋涛是拒绝习近平?三胖全国收缴现金党员都恼了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特使、中联部部长宋涛正在访问朝鲜,向朝鲜通报有关中共十九大的情况。不过,宋涛在到达朝鲜后的第三日才可能会见金正恩,这跟过去不同。德媒认为北京没有派遣活跃的政府成员会见金正恩,可能是故意做的;朝鲜的普通单位不给工人发放工资的情况下,当局却以党费和职业联盟会员费(所有工人都要上交)明目收取金钱。有分析认为,朝鲜当局想从百姓手中勒索现金来弥补对朝制裁所带来的国库空缺。

宋涛将会见金正恩?跟过去大不相同

根据中联部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11月17日和18日,他先后与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崔龙海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李洙墉举行了会面。据媒体透露出来的安排,19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还会会见宋涛。

据中共海外官媒多维18日报道,宋涛与崔龙海举行会谈时,参加会谈的朝方官员数量并不多,而宋涛访问第三天才能受到金正恩的接见颇不寻常。

报道说,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后,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访问朝鲜。当时,刘云山先与时任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崔泰福举行会谈,并于次日会见金正日。

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闭幕后,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李建国访问朝鲜,会见的首位朝方代表是时任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金己男。次日,李建国就与金正恩会面。

朝中社发布的照片中,朝鲜一方参与会议的人数比中方少。

与宋涛访问越南和老挝时,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和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本杨很快就会见宋涛不同,金正恩到访问的第三天才与之会面有怠慢之意。

报道还说,在宋涛访问越南和老挝前,两国都派出了特使访问中国大陆并向习近平捎送口信,但朝鲜方面并未派出特使访问中国大陆。金正恩十九大前后向中共发去的贺电篇幅都比较短,且都避谈中朝关系,对中国的冷淡可见一斑。中联部在发布有关宋涛访问越南和老挝的情况时,只是称其要向两国通报十九大的情况。而对于宋涛此次赴朝鲜,除了有通报十九大这一内容外,中联部的通告中还多了一个词:访问朝鲜。

有不少媒体曾报道,在中朝关系中,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只信中联部,不认外交部,因此,外界对于宋涛此次访问能够斡旋朝核抱有不少期待,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都表示这是大举动,并等着看。但从此次来看,朝鲜直接堵上了与宋涛磋商朝核问题的口子。

北京故意派宋涛去?

德国之声18日报道称,中联部在周五发布的消息中未提两人是否谈及朝核问题。朝鲜官方中央通信社(KCNA)报道称,宋涛向崔龙海"详述"中共十九大情况,并强调中国稳定发展两国两党传统友好关系的立场。

宋涛周五抵达朝鲜,据悉访问行程为四天。他是两年以来出访朝鲜的最高级中方官员,尤其在美国总统刚刚访问中国大陆不久,引起外界普遍关注。《南德意志报》认为:"北京没有派遣一位活跃的政府成员,而是派了他,看来是故意为之。"

报道还说,位于华盛顿的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向法新社表示:"中朝两国关系极其紧张,可能处在朝鲜战争以来的最低点。这次访问可能会起到防止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的作用。"

朝鲜热衷于没收百姓手中现金…“算清所欠党费和组织费”

据专门报道朝鲜新闻的北韩日报10月16日报道,在国际制裁下,最近工资成了有名无实的东西,但当局以各种借口收取现金。

据悉人士介绍,也就是说,朝鲜的普通单位不给工人发放工资的情况下,当局却以党费和职业联盟会员费(所有工人都要上交)明目收取金钱。有分析认为,朝鲜当局想从百姓手中勒索现金来弥补对朝制裁所带来的国库空缺。

16日,平安北道消息人士跟DailNK通话时表示:“党和工人团体等各种机构每天都督促人们上交各种款项。”“每年10月末开始举行各种年末总结的情况下,党员和各组织的成员们也需要举行各种总结。而今年要求上交的力度更加紧迫。”

他说:“一些党员说‘所谓的工资只有1800朝元或5000朝元左右,实际上这笔钱还买不了1公斤大米。’对无工资却有党费的现象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

据消息人士介绍,90年代中期陷入粮食危机的时候开始,朝鲜工人实际上没有了工资。2001年7月1日发表新的经济管理改善措施之后,重新制定了工资,但实际上没有落实这一措施。

据悉,平安道生产领域工人们每月工资为1800朝元,铁道部门职工根据所从事的工作工资为2300朝元、3000朝元、4000朝元,轻工业领域工人工资为2000朝元,水产部门工资为2800-3000朝元等。被分为有害劳动领域的矿业部门工人每月工资为5000朝元,文化艺术宣传领域工作人员工资为2500朝元左右。

特别是一些工人还不清楚自己能拿到多少工资。消息人士说:“很久没有拿到过工资单,工人们干脆不关心少得可怜的工资了。”

所以大部分工人自然而然地不知道自己要上交的党费或职业联盟会员费是多少。

两江道消息人士对此表示:“前不久,党书记要求上交所欠党费,但大部分党员都不知道自己的党费是多少,所以党书记一一告诉他们需要上交的费用。”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