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著名华商侨领涉诈骗 诱中国投资者落入移民陷阱

在温哥华富裕华人移民紧密相连的世界里,黄世惠(Paul Se Hui Oei)脱颖而出,他与加拿大一些最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关系密切,并且很会拉关系,因此吸引了大批渴望获得他的帮助、得到在加拿大合法居留资格的中国客户。

但在幕后,加拿大当局称,身为杰出移民顾问和慈善家的黄世惠经营着一个精心谋划的诈骗计划,从包括很多中国公民在内的投资者那里骗取了近600万美元,他们相信这些投资可以帮他们拿到加拿大的永久居留权。官方称,黄世惠却把这些钱用来购买豪车、赞助选美比赛,捐给自由党.

网上随便一检索,就能找到其和省自由党前党领简惠芝及现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的合影。

黄世惠在温哥华一间兰博基尼销售店为他的妻子黎惠(Loretta Lai)拍照。

“他满嘴谎话,”今年早些时候BC证券委员会(British Columbia Securities Commission)听证小组就黄世惠一案作证的中国移民陈伟(Chen Wei,音)说道。听证会笔录显示,陈伟一家给黄世惠的项目投资了100万加元(约合500万人民币)。

在BC省证监会作证的蒋以诚(Jiang Yicheng,音译),是9名被安排作证的华人投资者之一。蒋表示,他们一共投入了400万加元,这笔钱通过一家律师行转给了黄世惠及其公司。现在,他们失去了一切。

据温哥华《太阳报》报导,蒋以诚在证监会聆讯上哭诉,这次诈骗使他和岳父家的一生积蓄尽失,家庭受到了灾难性打击,妻子试图自杀。

专家说,这个案例是加拿大移民项目问题模式的一部分,和美国一样,该国的移民项目也为外国投资者专门保留了部分令人垂涎的居留许可。一些人还说,它突显出加拿大司法系统一个令人不安的缺陷,这种缺陷往往使白领罪犯分子只会受到轻微处罚。

黄世惠的代表律师表示,黄否认将应该用于Cascade的投资者资金用于其个人花费。并称黄当时为该项目设立投资计划,是基于律师行Peschisolido and Co.的建议(此律师行过往和国会议员苏立道有一定的关联)。

黄世惠否认了指控,但尽管他被发现进行了诈骗,也只会受到经济处罚,而不会坐牢。

“加拿大不把金融犯罪当一回事,”律师克里斯汀·杜海姆(Christine Duhaime)说,她在温哥华专门从事打击恐怖主义融资和洗钱的法律。

黄世惠在1980年代移民到加拿大,他通过律师回绝了采访请求。

他的案件是由证券委员会这个独立的省级管理机构提起。由政府任命的听证小组预计将在本月就此案作出裁决。除了经济处罚外,黄世惠可能还面临着不得在证券行业工作的禁令。

在温哥华,黄世惠拥有一家移民咨询和金融服务公司,他曾试图通过自己在华人社群的关系为一家废品回收创业公司Cascade筹款。

然而,该委员会称,从2009年到2013年,黄世惠告诉投资者,他的项目得到了BC省政府的批准(事实上并没有),投资可以让中国公民获得移民加拿大的权利,以及丰厚的利润。他们需要做的只是把钱转到一名当地律师、加拿大联邦国会议员苏立道(Joe Peschisolido)的信托帐户里

“这让投资者感到安全,以为他们的钱很安全,”委员会的律师之一米拉·皮文科(Mila Pivnenko)告诉听证小组。“当然,只有黄世惠可以指挥那名律师把资金从信托账户中提出放到别处。”

委员会称,黄世惠偷偷地把应该投资给回收公司的数百万美元转进了自己的银行账户,为了避免被查到,还向投资者发行没有资产的公司的股份。

黄世惠从64名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330万加元(约合7000万人民币),但委员会称,他把其中690万加元(约合3500万人民币)留给了自己。当那家回收公司在2013年破产时,黄世惠告诉许多投资者,他们只要追加投资就可以收回投入,委员会称,黄世惠没有告诉他们,他从来都没有把超过一半从投资者那里筹集的资金用在那个项目上。

53岁的蒋毅成(音)是中国沿海省份浙江的一名商人。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几次去温哥华,黄世惠都开着一辆宝马带他和其他中国投资者四处游玩,置办豪华的宴席,并炫耀他和加拿大当选官员的合影。

蒋毅成上当了。他相信了黄世惠称该项目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并且会为他带来移民资格的承诺,成立了一个由中国投资者组成的财团,向该回收公司转账逾300万美元。

蒋毅成说,黄世惠“利用我们的信任骗我们”。他也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对黄世惠提起了诉讼。蒋毅成说,财团成员起诉他,要求赔偿他们的损失并且取得了胜诉,这导致他现在身无分文。

蒋毅成说,一个助手把钱从香港汇到温哥华,他再把对应金额的人民币转给此人在大陆的银行账户。专家称,中国的有钱人普遍使用这种地下银行形式来避开中国的资本管制,以便私自把资金转移到国外。

蒋以诚说,他的家庭及岳父母的一生储蓄,已经被“骗子”骗走了,他的妻子因此试图自杀。她妻子自杀没成后,已经失去了所有希望,并且坚持和他离婚。他现在被迫当2个年幼孩子的单亲父亲。

蒋说,现在中国的生意已经变淡,没有希望能够恢复已损失的钱,也没法偿还他欠下的钱。他说,他甚至没能力支付孩子的医疗费或学费。

「我有几次想自杀。」蒋以诚哽咽着大声说,「只是因为这2个孩子,我不能死。甚至我的儿子也对我说,『你不是说加拿大是法治的国家吗?』我不知道我能这样继续下去多久。」

按温哥华《太阳报》的报导,卑诗省证监会听到的情况是,这些投资者中,很多人不懂英语,也不了解加拿大投资法律。黄世惠说服他们将资金汇入律师行Peschisolido and Co.的信托帐户。

去年,在温哥华一家挤满华裔加拿大社会名流的兰博基尼经销店的招待会上接受采访时,黄世惠炫耀自己的豪车,并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中国富豪觉得加拿大很有吸引力。“他们希望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存放他们的钱,”他靠在自己那辆黑色宾利慕尚(Bentley Mulsanne)的驾驶座上说。

专家称,起诉黄世惠的这起案件,符合败坏加拿大移民项目名声的不法行为的模式。2014年,加拿大政府在发现一个联邦移民投资项目几乎没带来经济效益并且经常遭滥用后,取消了这个深受中国富豪欢迎的项目。但加拿大各省和地区有自己的投资签证项目。批评人士称,这些项目很多都充斥着滥用和诈骗

4月,三名加拿大华裔移民顾问在承认帮助超过1600人——很多来自中国——通过欺骗的方式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和公民身份后,被监禁18个月。

8月,萨斯喀彻温省议员比尔·博伊德(Bill Boyd)在被发现违反了利益冲突法后辞职。他在北京的一个研讨会上告诉中国投资者,他们可以通过投资他领导的一家公司获得加拿大的永久居留权。该研讨会的广告上出现了官方的萨斯喀彻温政府标志,还谎称博伊德是该省的经济部长

前加拿大律师协会(Canadian Bar Association)负责公民资格和移民部门的全国负责人理查德·库兰德(Richard Kurland)说,加拿大政府监管不力,加上偏向于为调查暴力犯罪和恐怖主义而不是白领犯罪的执法部门提供资金,增加了监管移民项目的难度。“白领犯罪得到容忍是因为它不是头等大事,”他说。

2016年,美国国务院的一份报告把加拿大列为主要洗钱国家。去年,为打击洗钱制定标准的全球性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经过调查发现,加拿大执法机构追查复杂案件所需的“资源和专业知识普遍不足”,并且“刑事处罚惩戒作用不足”。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加拿大财政部称,议会的一个委员会将对调查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担心的问题进行调查。

BC证券委员会说,自1995年成立以来,委员会只收到了不到5%的估定罚款。该委员会称,在总计3740万美元的未支付罚款中,只有大约7.8万美元可能可以收到。

与此同时,自称被黄世惠骗了的人眼看着自己的生活乱成一团。身居温哥华的中国移民杨宝玺(音)说,在投资黄世惠的项目损失130万美元后,他妻子两次试图自杀。

“过去几年,”他说,“我一直活在噩梦里。”(Christopher Buckley和Adam Wu对本文有报道贡献。翻译:陈宜亭、Ziyu Ching)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陈柏圣 来源:加拿大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