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特朗普“自断退路”式对朝施压的用意

11月20日,美国特朗普政府时隔约9年再次将朝鲜指定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简称:支恐国家),为实施此前特朗普通过亚洲之行确认的“最大限度压力”而用力踩下了油门。如果将朝鲜指定为不易解除的支恐国家,将很难再轻易达成政治交易和经济援助。很多分析认为,美国这是通过自断退路来逼迫朝鲜弃核。

“将促使各方为孤立朝鲜的残忍政权而施加最大限度的压力”,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1月20日的内阁会议上表明了决心。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当天的记者会上介绍了其目的,称“将迫使第三国停止考虑援助朝鲜。希望以此来堵上制裁漏洞”。

美国将朝鲜重新指定为支恐国家意味着将之前所称的“流氓国家”在全世界面前进行了指名道姓。受1987年发生的大韩航空客机爆炸案影响,美国在1988年将朝鲜制定为支恐国家。而此次重新制定的理由是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在马来西亚机场被毒杀事件。美国目前已经指定的支恐国家还包括叙利亚、伊朗和苏丹。

在指定为支恐国家后,美国对朝实施的主要制裁将包括:①禁止出口和销售武器、②对军民两用产品进行出口管制、③禁止提供经济援助、④限制金融往来等。

目前,美国已经对朝鲜实施了包括金融制裁在内的严厉制裁措施,所以此次指定为支恐国家的实际效果可能并不明显。但是,其意义在于,向内外表明美国将主导构建对朝包围圈、迫使国际社会断绝与朝鲜往来的决心。

特朗普在此前的亚洲之行中以中日韩为中心,确认以完全履行联合国制裁决议为轴心来加强施压,建立朝鲜包围圈的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果。而关于是否将朝鲜重新指定为支恐国家一事,美方曾表示“将在历访后由总统决定”(美国政府高官),一度对做出判断进行了保留。

对于重新将朝鲜指定为支恐国家,美国国务院内部曾有过慎重意见。因为解除指定的步骤需要总统向国会提交证明对象国在过去6个月里未支持恐怖主义活动的报告,也需要花费时间。有意见担心会对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产生制约。

2000年代后期的小布什政府在推动朝鲜弃核方面,从支恐国家名单上将其剔除成为很有份量的谈判筹码。此次重新指定也是着眼于将来可能进行的美朝谈判,为特朗普自认为很擅长的交易增加底牌。

一方面,在朝鲜能打到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被认为将在2018年完成开发情况下,重新指定为支恐国家也为轻易进行政治交易和经济援助提高了门槛。这也可以说,意味着美国不惜自断退路也要迫使朝鲜弃核的强硬姿态。

日本政府一直担忧美国过分倾向于对朝实施对话路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11月6日的日美首脑会谈中也表达了对重新指定的判断给予支持的想法。

对于此次的重新指定,特朗普政府特别在意的是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于占朝鲜贸易量9成的中国,特朗普认为如果中方对朝鲜动真格的话,将产生明显的效果,但也对中方是否真正发挥了作用存在质疑。有意见指出,在此前与习近平的会谈中,美国的军事选项以及石油禁运等可能成为了双方讨论的议题。

一方面,11月20日实施的重新指定,刚好是在中国向朝鲜派出的特使回国之后。中国力争使朝鲜半岛实现无核化,但朝鲜则把核开发作为国家目标,双方立场似乎仍存在分歧。看到朝鲜的强硬态度仍未改变的特朗普政府做出了最终决断。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11月21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希望有关各方多做有利于形势缓和,有利于所有相关各方重回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轨道的事”,避免了直接批评美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日经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