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方志敏长孙“大义凛然”举报鲁炜 遭网友痛斥他死有余辜

十九大后,首名正部级高官、中共前网信办主任鲁炜落马。第二天(22日),中共“英烈”方志敏的长孙、中国政法大学冤假错案研究中心顾问方华清,声称举报了鲁炜“没有担当好他的职责,没有为党站好岗放好哨”,因为网上有抹黑其祖父的言论。对此,网友犀利挞伐,称其祖父方志敏死有余辜。据美国“中国信徒布道会出版社暨海外基督使团”,2006年版黄锡培着《舍命的爱》等多部书籍反映,方志敏当年杀害了美国传教士师达能和史文明夫妇。

方志敏长孙称举报了鲁炜网管不严

11月21日晚10点,中央纪委官网发布了“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的消息。公开资料显示:鲁炜,男,汉族,1960年1月生,安徽巢湖人,中共党员。1978年10月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高级记者。

2013年4月以后,其历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兼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中宣部副部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中宣部副部长。

据大陆媒体大白新闻22日报道称,方志敏的长孙方华清表示,十八大以来的反腐中被查处的大小官员,有关宣传口是极为少见的。

“互联网已经成为现代中国社会老百姓了解国家、了解社会的主要途径,身为原中宣部副部长、原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原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的鲁炜,没有担当好他的职责,没有为党站好岗放好哨。”

“今年3月至4月,我曾以英烈后人的身份向“机动式”巡视中央网信办的中央第八巡视组寄去一封举报信。信中,我对近年来面对利用网络攻击抹黑革命先烈的现象表达了强烈不满。”

方华清说:“我对他的评价是有理有据的。因为我的祖父方志敏,是中国共产党优秀代表人物之一,在近6、7年的时间里受到了敌对势力利用网络的严重攻击和抹黑。我作为他的后人,不得不拿起法律武器依法为他的名誉进行维权。”

海外网友对此犀利评论:

网友“麻辣戈壁的共匪”说:

这个孙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他爷爷没有绑票撕票呢?如果指出方志敏杀害师达能牧师夫妇的历史事实是诽谤污蔑的话,那就说明这个孙子已经默认杀害无辜传教士夫妇的行为是伤天害理的犯罪行为,而这又与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相抵触!如果这个孙子大胆拍胸脯说“没错!就是我爷爷杀的!杀得好杀得对!”这才毫无疑问是个忠诚于共产党的人。现在就看这个孙子是敢于抵触共匪呢?还是敢于抵触良知!这小子应该去法院起诉而不是借助于共匪的宣传机器封别人的嘴巴。

网友forfunny说:

匪徒、绑架杀人犯方志敏死有余辜!

网友“旁观者未必清嘲讽”说:

匪样子?感觉油头粉面的!土匪都油头粉面吗?他爷爷倒是挺匪样子的!

网友warcow说:

他哪裡是英烈後代呀,是土匪後代。記得去三清山,一個導遊說,後面的一座山就是方誌敏被捕的地方,他說,方誌敏綁票牧師一家三口,在獲得了贖金后,殺害了其一家,最小的孩子剛剛一歲。他說,方誌敏死有餘辜。

网友wkghm2288讽刺说:

土匪的孙子还是一副匪样。

师达能夫妇被绑架后遭撕票遇难,方志敏是其中一个杀手

据美国“中国信徒布道会出版社暨海外基督使团”,2006年版黄锡培着《舍命的爱》一书披露:1933年10月25日,师达能和史文明在山东济南结婚。1934年9月,史文明的产期临近,他们就留在舒城待产。稍后,乘火车到芜湖。9月11日,他们的女儿爱连(Helen Priscilla Stam)(也有其他人文章中称为爱伦)在芜湖医院诞生。

图说:师达能夫妇合照和方志敏临刑前的照片

由安徽省旌德县中共政府主办,田帖葆、欧阳明德编的1992年版《旌德县志》显示,1934年12月5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红十军团第19师约4000余人,在师长寻淮洲、政委聂洪钧等人率领下,……12月6日,从白沙挺进旌德县城。上午10时左右,……共军冲进城内,立即攻占县政府,打开监狱释放“政治犯”及无辜群众68名,并捕获典狱长和县府秘书,又在“福音堂”逮捕外国传教士史密斯夫妇,…12月7日,共军在凫山小学(今旌阳镇一小)召开士兵大会,而后整队出发,向庙首挺进。共军在庙首休整2天,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抗日救国,处决了在县城逮捕的传教士夫妇等7人。

而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红十军团是由中共将红七军和红十军合并,组成新的红十军;由方志敏领导,改名“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

除此之外,戴存义师母着、证道出版社1967年出版的《慷慨成仁:殉道的师达能夫妇》,中国信徒布道会:《披荆斩棘》(From Jerusalem to Irian Javaby Ruth A. Tucker,1992年出版)第五集14-15页“史谭夫妇与中国殉道者”Betty and John Stam and China Martyrs),Lee S. Huizenga,John and Betty Stam—Martyrs(Grand Rapids: Zondervan,1935),大陆网友“钟齐海”撰文《宇宙真理之父方志敏的本来面目》等都提到师达能夫妇被红军所杀的内幕。

《舍命的爱》一书披露,当史文明尚在芜湖调养之时,师达能即随顾芳德教士(Erwin A. Kohfield)一起到旌德进行实地考察。因为旌德一带常有红军出没,并曾一度占领旌德。当时,师达能一家将要被分派到旌德工作,为安全起见,他们先到旌德实地考察,以作定夺。当他们见到旌德县长并征询他意见时,他表示欢迎,并承诺若遇危险时,他可以派兵保护他们。

襁褓中的小海伦(公有领域)

1934年11月下旬,师达能夫妇抱着初生婴儿小爱连迁到旌德县。史文明忙着布置新家,照顾爱连。师达能开始计划宣教站事工,探访信徒,师达能又特地去拜会了彭县长(Mr. Peng),县长再次向他保证他一家人的安全。

书中还说,未料,12月6日早晨,忽然枪声四起,未几,红军已涌入城内。有信徒来报,红军已将城包围,如今正在逐户搜查,街上一片混乱。史文明迅速用厚衣服将婴儿包裹,并把两张五元钞票用别针别于衣内,还为婴儿备了些食品,以防不测;师牧师则带领家人与仆人一同跪下祷告仰望主。顷刻间红军士兵进门,师达能夫妇以礼相待,并且把一切财物都给他们,但红军还是要把他俩和婴儿一起带走。当仆人欲跟随同去时,红军以枪阻止。

在红军的总部,师达能被命令写信到上海大陆会总部,全文如下:

“致上海大陆会亲爱的弟兄们:

今天在旌德县,我的妻子、婴儿和我已落在共产党的手上,他们要求二万元赎金来赎我们。他们已拿去了我们一切所有的,但感谢神,我们心中有平安,并为今晚有一顿饭而感谢赞美主。求神给你们智慧,懂得如何处理,也赐给我们勇气和平安。衪无所不能,尤其在这一刻,衪是奇妙的恩友。

今早事情发生得太快,传了许久的谣言,终于演变成为令人担心的事实。不过两三个小时红军便占领全城。根本没有时间准备,一切已太迟了。

求神赐福及指引你们,至于我们,无论是生、是死,都愿神得荣耀。

主内师达能手书

1934年12月6日安徽旌德”

12月7日晨,红军押着大批俘虏和物资,向庙首进军。师达能怀抱着爱连,史文明尚有马可骑。到庙首后,他们被单独囚禁在邮政局里。局长与师牧师曾有一面之缘,见状拿些水果给他们吃。师达能则趁机写下数行短柬,请其代寄。

书中描述说,是日夜晚,红军将他们解往一处深宅,关入一间房内,让母女俩睡在床上,却把师达能绑在床脚,整夜站着,房门外有哨兵看守,如此捱过一夜。次日上午,一队士兵涌入,粗暴地将夫妇俩推出门外。他们被押往村外的一座小山丘,沿途街道两旁但见人山人海,群众的冷嘲热讽、怒吼谩骂声不绝于耳。但师达能夫妇内心平静安稳,迎着朝阳,如同跟随着主耶稣的脚踪,一步一步地走上鹰山(Eagle Hill),最后双双引颈就戮,凯旋荣归天家。

当时,师达能牧师年仅27岁;史文明28岁。

当师达能夫妇被押往刑场行刑时,他们那刚刚出生两个多月的女儿爱连被丢在床上,无人照料有36个小时之久。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