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燕郊楼市崩盘真相:老投资客赔首付 新投资客入场

曾经一高歌的燕郊楼市,今年显得格外冷清:无新盘开售,二手房普遍下跌1万元/平米,成交量骤降,投资客纷纷离......

如今,走在燕郊的大街上,中介门庭冷落、关店成群,晚八点还未到就已闭门谢客,中介人员要么百无聊赖地玩手机,要么凑在一起喝茶聊天。听他们说,有一大批中介人员去了外地,开始转战香河、大厂、沧州等地,那里的房子还能卖出去一些。

房子在燕郊已成为热点话题。上周末,90度地产来到燕郊,逢人问几句,都能问出几件“夹带着前因后果”的生动案例来。在这些活生生的例子中,“投资客”成为最受人关注的一个群体。

那些“老投资客”们,曾经盲目加入炒房大军,如今想要潇洒抽身却变得愈加艰难,心里的痛和悔无人言说,慢慢舔舐消解伤口同时,还必须硬着头皮想办法填补房贷这个大窟窿。而在“新投资客”的眼里,燕郊楼市投资泡沫已基本被挤掉,尽管楼市依然冰封,但却挡不住他们变着花样悄悄入场。

资料图

老投资客赔掉首付

当初盲目入局的投资客如今已经“赔掉了首付”。逼不得已,超低价卖房还房贷在燕郊楼市已司空见惯。

刘云是燕郊一家房产中介的经纪人,2016年市场好的时候根本不缺客户,一个月收入多的时候能挣十来万。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刘云利用工作中的关系,一口气在燕郊买了5套房子,都付了首付,每月从工资里抽出差不多一万五还5套房的贷款。区区一万五的月供对于拿着“高薪”的中介大姐来说,轻松自如。

但今时不同往日了,市场进入冰冻期,几个月都卖不出去一套房子,每个月工资都要发不出了,更别提还房贷了。

“当初,燕郊的房子成了投资客眼中的‘香饽饽’,一个人囤房5套、10套的现象很常见。现在囤房的基本都挺不住,房贷都还不起了,只能忍痛割爱,超低价卖掉其中的两到三套房子还房贷。”手上拿着5套房,刘云进退两难。

还贷的钱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刘云喘不过气来。为了还房贷,她卖掉了其中的两套房筹钱,价格只有她买房时房价的一半,为了能尽快还其他几套房的房贷,卖房时她特别注明买家必须全款交付。

“不卖不行啊,而且只能降价抛售,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燕郊房子在降价,买房的也都在抱着抄底的心理慢慢选房。”刘云说。

不过唯一让刘云感到“平衡”的是,跟她一样“苦不堪言”、甚至比她更惨的人还有很多,比如她所在的中介经理,当初在燕郊囤了10套房子,现在的处境更为尴尬,也在低价抛售房产筹钱还贷款。

另一位卖房中介杜猛说,之前盲目入局的投资客,当初四处借钱买房,现在很多人月供都还不起,直接连房子都不要了,“人”也消失不见。

杜猛是燕郊当地人,他负责的一位业主连续好几个月都没还贷款,银行催缴不成,直接给中介打电话让帮忙去催款,于是杜猛就写了张催款条跑到业主家告知,去了几次,业主都不在家。

“人跑了,房子也不要了。”杜猛说,这些不要的房子最终交由银行处置,不过,这些房子对于银行来说都属于“不良资产”,银行为了补平账面,往往就会将这些不良资产拍卖或低价出售。比如,出售给跟银行有合作关系的中介,中介低价买走后再等着高价卖出,或者如果这类房源较多的时候,银行也会集中打包出售掉。

新投资客变着花样入场

随着3月和6月河北省廊坊地区两次出台严格的限购政策,燕郊的房价经历了2014年后的又一次高空跳水。

据媒体报道,目前,燕郊二手住宅单价普遍下跌1万元,个别楼盘甚至暴跌三分之二。二手公寓住宅中,天洋城四代单价1.2万~1.3万元,比起4月份的高点3万多元已经下跌了近三分之二。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仍然有新投资客变着花样入场。

李山,算是燕郊区域知道颇多内情的“知情人士”,他告诉我们,现在燕郊的新投资客们为了取得“合规买房”的资格,想出了“买指标”的法子。

“现在燕郊有一些有钱的中介老板或从事房地产相关的人,一个月内就从燕郊收了50多套房子,当然,这里面也不排除背后有投资人。”李山说。

买指标的基本流程是这样的:燕郊的新投资客们通过当地的“关系”,从燕郊当地农民手中买一大批“购房指标”。这些指标已经明码标价,一个指标2万元,可以使用2年,2年之后待房子升值、价格回升后再卖出去,赚取差价。

“对于农民来说,他们既没那么多钱、也不会去买燕郊的房子,购房指标闲着也是闲着,现在有人愿意出2万块钱用2年,农民是很乐意的。”李山说。

拿到购房指标之后,投资客再去市场上购买降价抛售的房子,在投资客眼中,这不叫买房而叫“收房”,为了避税,收房人一般只收满2年以上的房子。

在这些投资客看来,当下或许是抄底燕郊楼市最好的时机。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北三县一直是炒房客的热土,政府不会轻易放松政策,想在北三县靠短炒致富并不现实。未来房地产税一旦开始征收,这里也将是征收房地产税的重点区域。

距离北京近30公里的河北燕郊,曾经红火的楼市,今年显得格外冷清。当初盲目入局的投资客如今已经“赔掉了首付”,挺不住的囤房者房贷都还不起了,超低价卖房还房贷在燕郊楼市已司空见惯。

据90度地产11月24日以《燕郊楼市崩盘真相:老投资客赔首付新投资客花样入场》为题报导说,如今走在燕郊的大街上,中介门庭冷落、关店成群,晚八点还未到就已闭门谢客,中介人员要么百无聊赖地玩手机,要么凑在一起喝茶聊天。

那些“老投资客”们,曾经盲目加入炒房大军,如今想要潇洒抽身却变得愈加艰难,心里的痛和悔无人言说,慢慢舔舐消解伤口同时,还必须硬著头皮想办法填补房贷这个大窟窿。

当初盲目入局的投资客如今已经“赔掉了首付”。逼不得已,超低价卖房还房贷在燕郊楼市已司空见惯。

房产中介经纪人刘云表示,“当初,燕郊的房子成了投资客眼中的‘香饽饽’,一个人囤房5套、10套的现象很常见。现在囤房的基本都挺不住,房贷都还不起了,只能忍痛割爱,超低价卖掉其中的两到三套房子还房贷。”。

还贷的钱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刘云喘不过气来。为了还房贷,她卖掉了其中的两套房筹钱,价格只有她买房时房价的一半,为了能尽快还其他几套房的房贷,卖房时她特别注明买家必须全款交付。

跟刘云一样“苦不堪言”、甚至比她更惨的人还有很多,比如她所在的中介经理,当初在燕郊囤了10套房子,现在的处境更为尴尬,也在低价抛售房产筹钱还贷款。

另一位卖房中介杜猛说,之前盲目入局的投资客,当初四处借钱买房,现在很多人月供都还不起,直接连房子都不要了,“人”也消失不见。

“人跑了,房子也不要了。”杜猛说,这些不要的房子最终交由银行处置,不过,这些房子对于银行来说都属于“不良资产”,银行为了补平账面,往往就会将这些不良资产拍卖或低价出售。

不过,报导还说,在“新投资客”的眼里,燕郊楼市投资泡沫已基本被挤掉,尽管楼市依然冰封,但却挡不住他们变着花样悄悄入场。

据陆媒不久前报道,燕郊二手住宅单价普遍下跌1万元,个别楼盘甚至暴跌三分之二。二手公寓住宅中,天洋城四代单价1.2万~1.3万元,比起4月份的高点3万多元已经下跌了近三分之二。

燕郊镇因距北京仅30公里,一直以来是环北京楼市中的热点。很多在北京工作的人把住房买在此处,更有很多投资者因其投资回报可观,在此买房投资。燕郊自2009年开始紧随北京进入了楼市快速上涨的通道,也因此被视为北京楼市的晴雨表。

但在今年过去8个月的时间里,随着3月和6月河北省廊坊地区两次出台严格的限购政策,燕郊的房价经历了2014年后的又一次高空跳水,二手住宅单价普遍下跌1万元,商住房总价跌去三分之二,成交量仍萎靡不振。

10月份,财新网报导,链家研究院在环北京地区调研发现,与今年3月份的高点相比,9月份燕郊二手房成交量下跌了90%。与今年3月份的高点相比,燕郊镇二手房平均价格也下跌了16.9%。

除去二手房量价齐跌之外,环京地区新房的销售也几乎停滞。

陆媒今年8月报导,随着客户减少,地产中介员工的收入随之下降,有员工表示,很多同行都拿着保底工资,根本不够生活。为了增加收入,很多中介员工将代理业务逐步扩大,改售环京其它区域二手楼盘及烟台的海景房。坚持不下去的员工都转了行,有的甚至去送外卖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