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苦胆:邓小平成了习近平的孙子?

——“孙子问题”微议

在社会舆论(尤其是网络媒体)中,“红二代”、“太子党”这一类词的“出镜率”颇高。尽管“红二代”即“太子党”中的好些人早已到了退休年龄,或接近退休年龄,但是红色接班人的权力交接是代代相传的。“红二代”们的子女——堪称“红三代”的一批人,有些业已坐上官位,登上政坛,有些正待上位,甚至连叶剑英的曾孙叶仲豪(红四代)都已早早地戴上了乌纱帽。

“红三代”的官员,自然就是“太孙党”了。这些孙子们何德何能,都占据要津?他们是通过公开选拔,还是依靠“世袭制”上来的?想想那么多地主的孙子,他们受压迫、受歧视,一辈子讨不上老婆。孙子与孙子,竟有云泥之别。

那个被称为(同时也自称为)“毛泽东的孙子”的毛新宇,到底是毛泽东的孙子,还是毛泽东的儿子,抑或是徐海东之子徐文伯的儿子,也就是徐大将军的孙子?这还真是个问题。以前那几篇质疑文章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而那个身份存疑、尚未验明正身的毛新宇,则很喜欢说“我爷爷毛泽东”,以至于每每谈到毛泽东的时候,他总是张口闭口“我爷爷”毛泽东如何如何,开口便是一嘴“毛”。前些日子在网上搜索时,偶见2009年5月31日中国新闻网上一篇访谈,题为《伟人之后今安在,毛新宇:爷爷毛主席是我的“上帝”》。一见标题就令人作呕。

是真“毛孙”的话,无须做这般刻意、高调、肉麻的表白。你听说过人家周令飞一口一个“我爷爷周树人(鲁迅)”么?!那位在声名、地位、身心方面都膨化了的毛少将,究竟是货真价实的毛泽东的孙子呢,还是在“装孙子”?

当国人开始叫“习大大”的时光,据说习近平是不让这么叫的。后来,叫“习大大”的人越来越多,好像习已拦不住了,于是便半推半就地默认了。

何谓“大大”?“大大”就是父亲。记得一位教师兼作家的朋友在小聚时,私下里跟我说,现在“习大大”叫开了,中共几代领导人的辈分不就乱了吗?我一琢磨,确实是这么一回事。你忖忖:邓小平自称“我是人民的儿子”,而人民又叫习近平为“大大”(父亲),论“子”排辈,那邓小平不就是习近平的孙子吗?!这在政治伦理上也说不过去。

造成这种尴尬,非习所愿。倘若真欲提高政治辈分,只要舍弃共产党,舍弃极权统治(在这儿我故意不用“抛弃”一词,而用“舍弃”,对习来说,也许用“舍弃”这个词更合适一些),走民主之路,那么,“中国当代××××之父”的盛誉,自会奔习而来,这才是真正的“新时代”。就政治资格而言,又何愁没有“孙辈”?否则,日后被人骂“×孙子”和“×××的孝子贤孙”,那还是客气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