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起亚十万中国工人面临失业 你们抵制韩系车 但我也要活!

风悦达起亚旗下的十余万工人却全都是国人,而起亚在国内江苏盐城的第二工厂更是有着3万余工人,据悉现在这些工人都处于做2休5的上班状态,还有一种传闻是一个月仅上5天般,工资也被减半。甚至出现了大量裁员的状况。同样是有血有肉,同样是炎黄子孙,他们的生活我们可曾去考虑?

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北京现代及东风悦达起亚两大韩系车品牌在国内的销量开始步入低估,而追其源头则是当月某事件的爆发导致的全国抵制韩系商品。从3月份开始到现在,起亚和现代呈现出的断崖式下跌的销量依旧在跌跌不休,而本月的广州车展中,现代ix35及起亚新智跑,均将售价定在了12万左右,二者作为合资紧凑型SUV,如今却仅卖出哈弗H6的价钱,这种决策不但未能让人感到这哥俩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反倒再度让现代起亚的前途再度蒙上一层阴影。

在这场市场中的拉锯战中,起亚和现代能如此挫败,与中国的“键盘侠”们也不无关系,甚至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网络上抵制韩系车的呼声一呼万应,这让笔者都感到背脊发凉。在这里,笔者不去说这种行为是对是错,只是想先普及一下其中的东风悦达起亚的背景,要抵制至少也要知道,我们到底在抵制什么。

东风悦达起亚,从该公司的股权分配来讲,该企业分别由东风汽车公司、江苏悦达投资、起亚汽车分别占股25%、25%和50%,也就是在国内的东风悦达起亚集团,有一半的股权都是本土股权。这也意味着,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抵制中,大家的伤损情况都是各占一半,从这个角度讲,何谈爱国?

当然,这只是大公司之间的划分,可能并未有血有肉,但是东风悦达起亚旗下的十余万工人却全都是国人,而起亚在国内江苏盐城的第二工厂更是有着3万余工人,据悉现在这些工人都处于做2休5的上班状态,还有一种传闻是一个月仅上5天般,工资也被减半。甚至出现了大量裁员的状况。同样是有血有肉,同样是炎黄子孙,他们的生活我们可曾去考虑?

据江苏盐城的起亚第二工厂的工作人员介绍,盐城很大一部分青年人都在起亚工作,第二工厂也成为了盐城重要的经济支柱,而我们在非理性抵制的同时,是否该考虑,我们到底是在做什么?我们希望的是,国产车与合资车之间能公平角逐,公平淘汰,我们希望的是,无论是SUV还是家轿,我们都是以公平的方式去取得胜利。

东风悦达起亚遭遇绞杀之后……

文/姜鹏、徐进凯

​错失品牌向上的良机,在自主上攻、日系下压下,DYK和它背后的盐城汽车工业遭遇到了市场的绞杀。

“今年(东风悦达)起亚效益不行,与几年前不能相比。”11月1日,当《汽车公社》&《每日汽车》记者在盐城市区探访东风悦达起亚(以下简称DYK)近况时,一位普通面馆的服务人员向本刊记者在透露着DYK在当地知名度的同时,也揭露出一个谷底中的DYK。

DYK,这个盐城当地汽车产业的主心骨,时下正与其主导的盐城汽车产业链抵御着市场的绞杀。

“不亏钱的企业就是好企业”

盐城工业看汽车,汽车产业看DYK,这在很多年内都是盐城工业最真实的写照,早已渗入至生活之中。

华灯初上,11月初的盐城经济开发区气候有些反常,白天的余热让来往的人穿着单外套在新园路溜达,但是秋的清冷还是渗透着一丝凉意,同样感到丝丝寒气的还有这条路上的韩国餐馆。

晚上8点刚过,新园路上的韩国餐馆还在售卖着烤肉、大酱汤,来自吉林延边的店老板忙着招呼着来往的客人。尴尬的是,闪烁不停的荧光屏下更多的空无一人的餐桌。

当地居民告诉本刊记者,与往年相比,这里已经萧条了很多。“这些餐馆大部分在经营韩餐,主要为韩国人服务的,但最近韩国人离开了不少,生意自然就不行了。”

更直接一点,这里的“韩国人”就是直接或间接与DYK存在联系的韩国人,这也让DYK的艰难处境被放在了台面上。据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DYK累计销量为21.3万辆,同比下滑达到了50%,直接腰斩。

但是目击至一辆辆为DYK服务的物流车奔跑在希望大道时,似乎在提醒着DYK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目前二厂、三厂两班倒,每个班工作10个小时;一厂可能差点,但也保证了8个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DYK第二工厂的一线老员工王伟(化名)告诉本刊记者,从9月份开始,DYK已经能够正常排产,良好的局面直接反应在收入上:“现在一线工人差不多能拿到5,000元到6,000元,(生产线)班长可能更高。”

这同样让一度紧张的供应商有了暖意。北京世东凌云汽车饰件有限公司的赵旭(化名)告诉记者,DYK11月份排产已经安排到了6万辆,这让他们的生产变得异常繁忙,能够暂时性忘记上半年的寒潮,尽管这股寒意从未在王伟、赵旭心中消失。

从3月份开始,因为终端销量严重下滑,拿不到市场订单的DYK进入了生产的冰冻期。据王东介绍,3月至8月,DYK每月产量只有1万辆左右,每周基本是“做三休二”,甚至一度“做四休一”。

“工人普遍工资都在三千元以下,没班上的时候,有人拿的不到两千元,都快吃不上饭了。”王伟回忆说,当时部分劳务工就遭到了工厂清退,还有不少着急还房贷的年轻人也选择离开了。

“多米诺骨牌”的效应下,DYK的低迷直接发难至供应商,尤其是血脉相连的摩比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江苏摩比斯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的管理人员表示,因为DYK断产,摩比斯也从3月进入了停歇期,出现了人才严重流失:“因为前景不好,收入不高,公司研发团队中甚至有一个部门都被吉利给挖走了。”

“不亏钱的企业就是好企业。”对于今年整体的情况,赵旭有些不容乐观,一级、二级供应商还能免力维持,但是三级、四级供应商情况都不太好。

据不完全统计,在以汽车为产业核心的盐城经济开发区中,80%以上的供应商都是围绕着DYK进行运转,尤其是庞大的韩资工业园里遍布的大大小小的配套供应商都是为DYK服务。

实际上,相比于北京世东凌云还能赶上DYK的暂时性复苏,有些三、四级的供应商已经看不到DYK的热闹。以五金件和新型机电产品为主的江苏大韩、以灯具为主的盐城谊善在上半年就挥手告别了这里,江苏曙豪也在10月底搬家离开。

“到年底会好一点,争取今年实现不亏本,但是明年就不好说了。”尽管手上的订单不断,赵旭却依然有着深深的担心:“11月份工厂排产了6万辆,表面上很繁荣,但是一看停车场,心里就有点堵。”

据本刊记者调查发现,在DYK第二、第三工厂厂区后方排满了密密麻麻的新车,白茫茫地像雪片一样罩在整个厂区,格外刺眼,这给了赵旭虚假繁荣的错觉:“明年淡季一来,估计情况又好不了。”

而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东风悦达起亚经销商工作委员会会长陈科云介绍说,DYK经销商库存情况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提车的店库销比严重不合理,不愿提车的店虽然库存不多,但剩下的都是卖不动的车。”

“先让机器转起来,最起码心就不慌了。”为DYK做转向配套老周(化名)还心存着一丝侥幸,对那个高速增长的DYK满怀着憧憬:“万一机器就不停了呢?”

是的,在这场寒潮到来之前,DYK机器从未停止。

朝鲜半岛的黑马

坐落于黄海之滨的盐城至今已经有2,000多年的发展历史,海洋资源丰富的同时也有不错的工业基础。但是在DYK进驻这里之前,除了中大集团,它基本上没有核心的工业项目,也没有与汽车工业产生太多交集。

2002年,DYK来到了盐城,当地第一次见识到来自世界领先工业带来的力量,也感受到了汽车工业带来的巨大推动力。自此,这个海边城市的工业在DYK的日益不停的机器声中将彼此命运紧紧捆绑在一起。

发轫之初,随着原DYK副总经理李春荣展开的“龙卷风行动”、“日出行动”、“怒涛行动”三大战役,DYK首款车型千里马在多次夺得同级别车月度和季度销量冠军,也让市场第一次见识到了这匹来自朝鲜半岛“黑马”的彪悍,DYK逐渐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2006年是起亚汽车的里程碑,从奥迪转投来的彼得·希瑞尔——这个有着钻石眼光的设计天才以简约的直线美学为设计理念,打造出了独特的福瑞迪、秀尔、智跑以及令人惊艳的K5,让起亚有了自己真正的生命力。

DYK也在“DESIGN KIA”下发出了虎啸之势,在销量不断上升中甚至遭遇了产能不足的限制,一度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DYK就在一步步向上中慢慢摸索中找到了市场的空间,逐渐形成设计、低油耗、性价比的竞争优势。

2009年,在大环境颇为不利下,具备一定竞争力的DYK并未受到影响,年销量更是突破了24万辆,进入高速增长阶段的同时,这个以自行车起家的车企在中国展现出了“黑马本色”。

伴着DYK的崛起,盐城这座三线城市也感受到了工业带来的力量,并收获到了巨大经济效益。2009年,DYK实现销售收入210亿元,而当地这一年的GDP才堪堪为1,917亿元,DYK在上缴税收17亿元,坐稳了盐城市龙头企业的位置。

与此同时,由DYK主导的庞大的汽车产业链在盐城当地生根发芽。截止到2009年,盐城汽车配套厂家已达270多家,年销售额145亿元,缴纳12亿元的税收……

“自DYK成为盐城汽车工业的支柱后,随着它的发展壮大,盐城的发展范围扩展了一倍。”当地官员称,DYK主导的汽车产业已经成为了盐城工业的支柱:“那时因为DYK的待遇、发展都好,有多少人托关系想进入DYK。”

2012年,随着日系遭遇政治风波、趁着自主品牌还未发力,以低于德美、高于自主找准位置的DYK在中低端市场优势更加明显,全年销量已经突破了48万辆,排名合资车企第8。

就在顺风顺水的成长中,DYK还完成了第二工厂、第三工厂的投产,形成了90万辆产能规模,并以平均年同比增幅超过25%的速度高速前进;2014年,DYK以64.6万辆的历史新纪录达到了顶峰,在它的推动下,汽车产业成为盐城有史以来第一个开票超过千亿的产业。

DYK的崛起让盐城市汽车产业规模不断壮大。目前,盐城已经成为江苏省最大的乘用车制造基地和国家级汽车零部件产业基地,现有汽车及零部件制造企业超3000家,汽车营销企业2000多家,汽车服务业企业1000多家,并有2个汽车集中交易市场。而离DYK第二、第三工厂不远处,盐城经济开发区建立起了韩资工业园,遍布着为DYK配套的供应商。

“配套商中有从山东、天津、北京的,什么地方都有。”赵旭说,因为汽车所拥有的庞大产业链,全国各地的配套商都想要在DYK的产业链上分的一杯羹:“庆幸的是,那是做什么都赚钱的年代。”

但同时,DYK的强势以及韩企排外的性格让这条产业链格外封闭。“DYK的供应商要不然有韩资背景,要不然就有韩国人坐镇,否则根本挤不进去。”赵旭介绍说,这也是韩国工业园诞生的一个缘由。

尽管这条产业链封闭,但是在DYK的带动下已经成为了巨大的经济体,分享着DYK带来的荣誉与利益,同样,也有低迷。

城市的伤口

据盐城市工业招商局统计,今年1-8月份,全市工业开票2921.5亿元,下降0.6%,工业用电量124.6亿度,下降9.0%,增速均居全省末位,直接因素就在于汽车产业下滑拖累工业经济下行。

统计发现,盐城上半年累计汽车行业开票销售为360.4亿元,同比降幅达到了37.7%,前8月继续走低,汽车行业开票仅为422.1亿元,同比降幅扩大至42.3%,作为盐城汽车工业的核心,“龙头”DYK难辞其咎。

今年上半年,DYK销量为12.97万辆,同比下滑了55%,是主流合资品牌跌幅最大车企,市场表现沉入谷底,而这一切早在2015年就有所预警。

那一年的新K5上市会上,时任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的朱福寿出乎意料的将这一场上市会变成了反思会,让DYK的弊端暴露无遗。

2015年,沉睡在打造75万辆美梦的DYK依然实行着销量为唯一考核指标,依然想要用性价比延续不败形势。殊不知,在日系投放车型速度加快卷土从来、自主品牌的凭借着SUV大杀四方、异军突起中,它已经危机四伏。前9个月,DYK累计销量为40.1万辆,仅完成了目标的53%,同比下降了12.7%。

与此同时,由于强调盈利,DYK在商务政策上也存在着诸多的不合理之处。彼时,主机厂和经销商之间每个月为销量、提成、补贴进行多轮博弈,主机厂与供应商的关系一度非常紧张。

矛盾的背后的原罪就在于DYK战略目光的短浅。在成长的最好时机中,DYK固守着中低端市场,没有抓住机会实现品牌向上,在榨取产品最后一滴红利后,因为产品再也提供不了新意后竞争力弱的情况凸显,在遭遇日系复苏下压、自主自强上攻中被联合绞杀。

失去最好的品牌突破的机会下,2015年的DYK仅交出61.6万辆、同比下滑4.6%的成绩,也被甩出国内乘用车销量排名前十,这匹“黑马”首次遭遇降速。

受此影响,DYK在2015年上半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速同比降幅超过50%,而营业利润亏损5亿元左右。

DYK的降速让盐城汽车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在2015年达出现了同比4%的下降,曾经的引擎正在成为这座城市的伤疤。

进入2016年,在日系更猛烈的复苏、自主品牌更强大的进攻下,DYK再也承受不住上压下挤的局面,被寄予厚望的新K5、新K3纷纷褪色,DYK在优势的轿车领域开始失据,虽然勉强完成了调整后的65万辆目标,但是边缘化局面已经非常明显。

进入2017年,“萨德”的风波像是DYK低落谷底的导火索,DYK在自主品牌势如破竹的攻势下出现了断崖式下降,这不仅对配套企业、市区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已经在下滑的数据中改变了全市经济面上的走势。

谷底中的DYK正在成为这个城市的伤口。

生存,是第一法则

生存,永远都是第一法则,对于曾依赖DYK的供应商来说,同样如此。

“从下半年开始,我们就不断寻求与其他厂家的合作机会,包括大众、通用,我们都在努力开拓。”DYK的这场寒潮,让赵旭和整个世东凌云都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永远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周边绝大部分供应商都在寻找新的出路。”

经销商已经出走,DYK在成立15周年之际还在为走出危机而努力。2月份,苏南永以救火队长的身份再次掌管了DYK,并在DYK成立15周年庆典上推出了“New DYK2020”战略,继续完成100万辆产销的梦想。

为此,DYK首先将加快产品投放,实现新能源与传统燃油车双路线布局。按照规划,2017至2020年东风悦达起亚将共计推出18款新车,包括6款SUV车型;在新能源汽车方面,DYK到2020年将推出3款纯电动汽车和3款插电混动汽车。

除此以外,DYK未来主攻的第二大内容就是设计的本土化取向,更符合本土市场的审美需求。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企业能有一个稳定的运营,然后从明年起,要有一个新的突破和飞跃。”苏南永依然相信DYK能够再次腾飞。好消息是,金九银十的DYK单月销量均突破了4万辆,让DYK的第二次腾飞看起来变得很美好。

是的,这一切只是看起来,实际上DYK旗下除了K3外没有任何一辆车能够维持在月均5,000辆以上。

更重要的是,在犯下错失品牌向上机会的原罪下、在自主品牌以不可抗拒的上升之势中、在赵旭对于未来不安中、在持续得不到解决的库存问题中、工厂厂区后方雪片似的停车场上,这些真实场景都在清清楚楚地告诉苏南永与DYK,等到明年开春之际,或许就是梦碎之际。

“在自主品牌气势如虹、不可逆转的向上中,DYK不会再有腾飞的机会。”对于DYK的未来,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人士下了一个不乐观的判断。

面对DYK的不利局面,当地政府似乎在选择性地进行遗忘。盐城经济开发区办公区域内,一楼指引牌上的悦达三厂配套办、盐城市汽车产业发展办公室、新城办现代服务招商局这些可能涉及解决DYK问题的部门都无门可入,负责《汽车小镇》的项目人员则用了“不清楚”、“不知道”、“不方便”来回应本刊记者“想要了解起亚情况”的问题。

更早的时候,当地统计局用一篇《盐城后DYK时代的汽车工业发展思考》进行反思:“未来五年,全市经济,特别是市区经济的健康发展,离不开DYK为代表的汽车产业的平稳发展。”

但是除了强调DYK的地位,并没有实质性的解决办法,盐城汽车的未来更多地是寄希望于新能源产业与汽车后市场的发展上:“围绕新能源汽车求突破,重点是抓住国家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契机,寻求我市汽车产业发展的新方向”、“围绕售后市场求突破,重点是立足现有基础,抢占全国汽车服务市场,拓展汽车产业发展的新空间”

8月份,一家具有韩资背景的江苏星光俊海零部件公司入驻了韩国工业园,从韩国而来的李丁东开始了在异国他乡的新事业。他用不太熟悉的中国式笑容和中国话向本刊记者展示着他们的现状:“目前我们各个部门的人都没有到齐,只负责起亚K5的配套,等你下一次来,我们一定领你好好看看。”

只是等到明年之后,他是否已经学会了中国式笑容,并能笑靥如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新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