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革命主力军?北京逾十万穷人严寒中露宿 学界联署促停暴力驱逐

18日北京市酿19死8伤的火灾之后,中共当局不是反思检讨责任,反而以此为由,下发命令大举驱赶外来人口,引发自由派人士联名发表公开信,批评中共当局严重践踏人权,但联署被当局封杀。分析认为,今天开始被清理出门的“低端人口”可能成为社会危机大面积爆发时候的主力军。

18日,北京市大兴区发生特大火灾,酿19死8伤,其中8名是儿童。

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随后开会部署“全市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要求全市地毯式排查;北京市代市长陈吉宁要求无盲区无死角全覆盖,取缔一批违法场所,拆除一批违法建筑,关闭取缔一批违法违规和不符合安全条件的企业,所谓倒逼安全隐患突出的低端业态退出北京。

北京市当局把难以计数的所谓“低端人口”赶出住房,有些只好在街头露宿。

北京市当局以调查违法建筑为名,赶走租住人士,限令所有租住者今日前搬走。短短两三天之间,逾十万外来人士,主要是北漂农民工等「低端人口」顿失居所,在严寒中携家带眷、拖着行李,投亲靠友,寻找寄居地。

纵览中国网站26日发表秦伟平文章说,上周二正逢“小雪”,北京气温跌破零度。北京当局开展的雷霆行动正式开始,除发生火灾的大兴区外,海淀、昌平、朝阳等区的城乡结合部均发出清退通知,即日停电停水,所有被划入范围内的商铺、作坊、公寓等限3日内搬迁,马上清拆。

超过十万人的底层老百姓受到直接影响,很多人来不及找房子,流落街头,更多的人陆续黯然离开北京。在当局眼中的十万“低端人口”几乎是一夜之间被撵走,完全无视市场公平原则和基本的公民人权。

中国自由派人士25日联名发表〈知识界人士就近日北京大规模驱赶‘外来人口’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信〉公开信,批评中共当局的命令,导致成千上万民众一夜间流离失所,并指这种驱赶行为,是“违法违宪及严重践踏人权的恶性事件”,官方应坚决制止和纠正。但联署被当局封杀。

该公开信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发公开信,联署者包括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独立学者章立凡、香港学者陈峰、诗人廖伟棠等,至截稿时已逾130人。

新建村遭当局整治,入口近日被拉上封锁线。

公开信用词严厉,指事件违法违宪及严重践踏人权,在没有任何过渡措施、安置方案前提下,在零下几度寒冬天气,骤然强令外地人口在几天内无条件搬离租住地,否则停水停电并随意处置其财产和物品,是对公民生存权、居住权、财产权和人格尊严等基本人权的极度蔑视与肆意侵犯,无法无天,极为粗暴和低端,任何文明社会、法治社会都不可能容忍。

公开信呼吁中央立即介入,叫停北京市这种违法违宪行为,追究有关部门及有关官员责任。有份签署公开信的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向《苹果》指,北京官员盲目呼应中央「疏散北京非首都功能」,结果「一做就做过头」,是火灾后「第二个人为灾害」。

《北京日报》昨指,今次「是干了一件大好事」,「解决居民多年的心病,守住安全红线」。

纵览中国文章指出,我们从社交媒体上的视频和图片可以看到,十几万的农民工毫无选择余地,也没有一个人反抗,像温顺的绵羊一样被驱赶。很多北京市民都在想,这些外地打工人员也为北京做了很多贡献啊,保姆、清洁工等低端工作都需要他们来做,脏活苦活北京人谁愿意干啊!

他们要是走了,社会运转岂不成了问题?在笔者看来,这些问题北京当局肯定思考过,只不过他们看得更远,他们关心的不是底层老百姓的死活,也不是北京本地市民的便利,而是政权和社会的基本稳定。

民间组织提供住所被叫停

苹果日报26日报道,北京民间组织「同舟家园」为无家可归打工者提供临时住所,不料服务一天被迫叫停。该组织杨主任向《苹果》表示,对被迫取消服务感无奈。北京民间组织「天鹅救援队」亦向难民伸出援手,负责人鸟哥向《苹果》指,他们向居民提供免费搬运等,现时找帮助的人很多。他坦言担心像「同舟家园」一样,只好尽力帮人。

作者秦伟平在《中国危机大逃亡》一书中称,中国最大的危机就是大量失业,没有固定住房、没有工作、没有生存能力的数亿城市流民将会成为最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他们最终将会失控而造成剧烈的社会动荡,甚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可能造成千万人死伤的悲惨局面。

文章中认为,未来的一幕幕危机,相信中国政府高层也有清晰认识,一方面成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来试图延缓危机爆发,一方面做各种积极准备。如果说,此次北京率先大面积清理底层低端人口是既定应急方案的话,对于这个执政党和中央政府来说,这是一步好棋。

一方面,经济持续下滑,包括北京在内的各大城市已经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与其等他们把积蓄花光再闹事,还不如早早出手,逼他们离开城市回到农村老家。另一方面,因为就业岗位减少,为了生存,这些由外来务工人员做的低端工作,也将由北京本地人包揽,可以更好维持北京的基本稳定。

对于讨生活的底层北漂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晴天霹雷。很多人或许并不知道,他们如果因此而飘到天津、广州、深圳等城市,很快将会被再一次扫地出门。多年来的中国城市化进程,数亿农民工早已离开家乡,适应了城市生活,只是没有办法在城市里买房立足,拿到城市户口。当政府需要他们贡献青春和廉价劳动力的时候,他们可以走出农村来到城市。

如今,政府已经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和面包,他们必须回到原籍,虽然已经是物是人非的回不去的家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两会之后,全国大中城市都会开始跟进北京政策,开始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清理低端产业“低端人口”,当然,也会有更多的企业倒闭,也有更多的企业遭遇所谓“用工荒”。

当经济危机全面爆发后,中国政府将会首先保证大中城市的稳定与安全,包括基本的粮食供应,估计两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都会加入清理“低端人口”的行列。至于数亿农民工被赶回他们不想回去的家乡,又没有足够工作机会,见惯了世面,又不愿意从事繁重的农村体力劳动,这些人聚集在广阔农村的风险虽然没有待在城市风险高,但最终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作为一个拥有无数惨痛历史教训的中国,万一遭遇粮食危机,城市和农村谁会更遭殃?社会危机大面积爆发的时候,今天开始被清理出门的“低端人口”会不会成为主力军?

秦伟平强调,计划从来都是没有变化快,人算不如天算。中国未来变局的命运依然掌握在包括数亿底层草根在内的十四亿老百姓手中,对于各级政府官员来说,今日之冷血残暴会不会引发明日之祸?毕竟,世间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