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陈思敏:红黄蓝虐童案透中共高官变态需求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发迄今一周,震惊国内与国外,各种受害控诉也广传于网络社群媒体,如喂药、针刺、体罚、猥亵甚至集体性侵等。但在性侵控诉中有个新闻点,似乎还没有受到特别关注。

红黄蓝幼儿园骇人听闻的集体性侵,是因不同的孩子有着雷同的描述:〝有爷爷医生、有叔叔医生、小朋友光溜溜。爷爷有穿衣服,但叔叔也光溜溜〞。

网上亦有视频显示家长受访时讲述自己孩子的遭遇:自己年仅3岁半的儿子(名叫童童),除了〝打针吃药〞,还会上一门非常奇怪的课〝脱光光健检〞──生活老师会把几个孩子带到一个位于幼儿园内的屋子里,让〝叔叔检查身体〞。童童形容,〝叔叔〞不穿衣服,和赤身裸体的小朋友……,有时候,〝叔叔〞还会摸童童,如果哭闹或者反抗,他就会让童童和一些孩子滚出去,还威胁他:〝不听话就把你扔到垃圾桶、把你的器官卖掉〞。

对哭闹不配合的幼童威胁〝器官卖掉〞,这绝对不是一个平常人随时可以轻易脱口而出的恐吓话,何况是对一个身体发育不全的小孩子。

衡诸近年曾引发国际关注的类似言论事件,其涉及背景非军系即政法系。

如2014年黑龙江建三江当局威胁法轮功学员案代理律师唐吉田〝活体取肾〞,2016年重庆访民邓光英向多家海外媒体证实自己被劳教期间亲身见证法轮功学员徐真2011年10月20日凌晨在重庆江北石马河女子劳教所被活摘器官致死经过。

又如2009年12月12日,《追查国际》公布一位证人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此证人曾在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2002年4月9日,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时,目击两名军医活体摘取女性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证人当时值勤现场就是沈阳军区总医院手术室。

而红黄蓝幼儿园具有军方背景的事证之一,即机构副总裁、园长蔺玉华的官方介绍中提到,在她从事幼儿教育40余年生涯中,包括了曾担任沈阳军区司令部幼稚园园长。

沈阳军区被视为〝大老虎〞徐才厚发家之地,而在被江泽民提拔重用前,徐才厚曾经长期在沈阳军区任职。

网上知情人还披露,蔺玉华的丈夫是俗称〝老虎团〞的军官,〝老虎团〞也就是这次被指名道姓地控诉涉集体性侵的戍卫北京的重装部队——解放军警卫第3师警卫第13团。

虽然军方出面辟谣,但在中共对媒体与言论的高压管制及封锁信息下,案子还没查清楚、真相还没公诸大众就说造谣的作法,早已不能取信于民。据称,〝老虎团〞的将官干部性侵学龄前儿童的行为,不只是个人行为,且是长期的。这个说法目前只是无从核实,但性质相同的事情确实存在。

例如2013年的两个知名案例,一是海南万宁校长陈在鹏性侵幼女案,陈在鹏自己性好于此,也仲介地方官员,与万宁市房管局官员冯小松带着6名六年级小学生集体开房。另一个是安徽潜山县天明学校校长杨启发性侵犯幼女案,2001年起连续12年中持续对9名女童进行性侵犯,最小的年仅6岁。

相关案例中的一位高官,是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黄有松。在其腐败传闻中就有〝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有兴趣〞,还有太多中共官员牵涉这类案件,因此据称黄有松就创造一个新的法律名词〝嫖宿幼女〞来为此类官员减罪脱罪。

中共官场从上到下屡见不鲜性侵幼童幼女,以致发展出〝买处〞行贿,有报导称是中共官员迷信处子有助〝升官发财〞。

而红黄蓝幼儿园的〝爷爷医生〞、〝叔叔医生〞会稀松平常用〝器官卖掉〞恐吓哭闹幼童,也不是无的放矢。

在《江绵恒换肾与中共权贵摘器官续命内幕》报导中,引述〝国安委骨干与某红二代的神秘对话〞,对话内容显示,中共领导们都有几千亿甚至上万亿的财富,他们不但想长生不老,而且什么器官都想换,换完内脏再换脑器官。

而这些年来,能够让中共党政军高官及其亲属〝按需杀人〞换器官,以及中国大陆手术量跃居世界第二的器官移植市场,必需庞大供体器官库,其主体是国际长期呼吁关注的被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有新闻指北京红黄蓝幼儿园〝用幼儿给军官提供性服务〞,以及〝爷爷医生〞、〝叔叔医生〞稀松平常恐赫〝器官卖掉〞,都不是空穴来风或泛泛之言。市场供给源于有需求。已有足够新闻报导与贪腐案例表明,这需求源于中共高官的两大变态需求──处子助升官发财,器官移植延年添寿。但中国古话讲善恶有报,犯下伤天害理之事焉能不还?看高官纷纷落马,焉知不是作恶的报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