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红黄蓝神秘大股东周海英被聚焦 党媒影射孟建柱颇不寻常

在纽约上市的红黄蓝教育,其旗下的北京红黄蓝幼儿园猥亵虐童丑闻引发网民愤怒声讨。在北京警方公布红黄蓝事件〝调查结果〞,对性侵指控一概否认;涉事家长被逼〝为造谣道歉〞,大陆网络遭大力消音的同时,党媒却揭红黄蓝幕后大股东背景,其中大股东周海英与北京顺义区司法局副局长同名,但是否同一人需进一步考证。政法系极力灭火之时,党媒却深挖幕后真相。分析指,透露出的信号非常耐人寻味。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涉虐童性侵事件,造成在美国上市的红黄蓝教育(RYB Education)股价一度大跌。

大陆《财新网》24日曾报导,红黄蓝教育2017年9月登陆美股市场后,公司前三大股东为孟亮、曹赤民、史燕来三人,分别持股30.1%、23.6%、13.5%。

陆媒《澎湃新闻》报导,红黄蓝教育主体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RYB Education,Inc(Cayman Islands)。AscendentRainbow是红黄蓝教育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1%。Ascendent Rainbow则隶属于私募投资机构上达资本。上达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孟亮(Liang Meng),目前为红黄蓝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曹赤民是转业军官,史燕来曾担任北京市丰台区政协委员。

本次被曝涉及虐童事件的朝阳区红黄蓝北京新天地幼儿园由上市公司的国内运营主体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办。

12月1日,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新京报》报导,通过在查询企业信息的网站〝天眼查〞查询,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主要持股人包括曹赤民、史燕来和周海英。其中周海英占股达49%,是控股股东。

公司多数股东在2017年6月2日股权质押。根据启信宝显示,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18起法律诉讼中成为被告。

据推特消息,周海英实为北京顺义区司法局副局长,为孟家股票的代持人。阿波罗网记者查询发现,北京顺义区司法局副局长的名字确为周海英,但未能确定是否同一人,还是同名者。

〝天眼查〞显示,北京红黄蓝的大股东是周海英。(网络截图)

Ascendent Rainbow隶属于私募投资机构上达资本,该公司由孟亮和张奕两人创立和管理。

〝天眼查〞显示的北京红黄蓝30个股东里,并没有孟亮。不过,在红黄蓝官网介绍的6名董事会成员里可看到此人,他排在第3位。

红黄蓝的官网显示,孟亮是董事会成员之一。(网络截图)

财新网披露,根据红黄蓝招股书披露数据,从营收来看,红黄蓝是中国最大的早教服务提供商。公司于1998年开始做早教中心,2001年7月,和北京红黄蓝潜能教育娱乐公司合并(Beijing RYB Children Potential Education Entertainment Co, Ltd),发展幼儿园业务。

2006年5月,改名叫做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公司,也就是后来美股上市的红黄蓝幼儿园国内运营主体。2007年1月,公司和开曼群岛注册的Top Margin Limited合并,搭建VIE构架。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孟亮的父亲孟庆胜、岳母赵兰花以及张奕的妹妹张颖,均在〝上达系〞资本中出现。

根据〝天眼查〞的信息,孟庆胜名下共有过8家公司,其中在义乌上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苏州上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均持有股份。

赵兰花名下有两家公司,分别持有义乌上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苏州上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的股份。

张颖名下公司达12家,包括义乌上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可以发现,三人共同的交集正是上达资本旗下的义乌上达。

〝天眼查〞还显示,义乌上达持有义乌夏安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3.33%的股份,而持有该企业其余96.67%股份的大股东名叫周海英,和北京红黄蓝的大股东同名。

此前,网上曾有消息称,孟亮是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亲戚,甚至是儿子。不过,陆媒随后澄清,孟亮的父亲名叫孟庆胜,是一名上海商人。

而各种公开资料显示,孟庆胜出身于上海官场,曾经和孟建柱同在上海农场任职多年,应该是老相识,但无法确定是否有亲缘关系。

在本次被曝政法系和前中共高层家族背景之前,大陆网络有消息指,红黄蓝幼儿园涉军方背景,“红黄蓝教育机构”名为“曹赤民”的创始人曾在中共军队(原二炮)中服过役。红黄蓝幼儿园园长的丈夫曾在中共军队(老虎团)中任职,该机构的副总裁蔺玉华,曾是沈阳军区司令部幼儿园园长。

不过,处于舆论漩涡的“老虎团”政委冯俊峰于24日公开回应称,该幼儿园园长是“老虎团”退役人员的家属,已转业到地方工作,因此网上流传幼稚园园长是该团现役军人家属与事实不符。不过,军方的说法未消除公众的疑虑,网上继续有相关质疑。

目前,当局已逐步封杀涉及红黄蓝的“负面消息”,一些披露相关消息的微博相继被删、屏蔽。事件至今留有大量谜团。

目前,北京警方公布红黄蓝事件〝调查结果〞,对性侵指控一概否认,涉事班级的监控设备一如既往的〝损坏〞。同时,涉事家长被逼〝为造谣道歉〞,大陆网络遭大力消音。

而此时,北京党媒再次起底红黄蓝股东背景,点名被指同孟建柱关系密切的孟亮家族,以及与孟建柱同属政法系统的周海英,显得颇不寻常。

时政评论员唐靖远认为,该报导应该是有点影射孟建柱的意思。这也显示中共高层明显有不一致的声音。孟家的事情不断被翻炒,透露出的信号非常耐人寻味,对孟建柱来说恐非好事。

作家蔡慎坤认为,色情业的保护伞都是政法系和高官。“任何一个色情场所的背后,都有保护伞在撑腰,这些大大小小的保护伞才是中国色情泛滥的罪魁祸首,谁能做这样的保护伞?无疑是相关部门的官员及其利益群体,不打掉这样的保护伞,任何运动式的扫黄都只是虚晃一枪。”

学者何清涟表示,在各大门户网站,包括一些省级官方报纸的网站,只要沿着新闻条拉下去,很多色情广告、包括相关商品的销售都出现在页面上,这些信息和党中央及政府的消息几乎同时出现在一个页面上。中共通过纵容与鼓励物质欲望,引导公众沉迷于物欲之中,丧失对政治与社会问题的兴趣,否则众多中国网站上那类色情广告还能逃脱网管监视?源头是江泽民在位时大搞黄色产业。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