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北京排华 中共国模式破产走到尽头 习近平怎么办?

“在中国,穷人之穷,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财产被权势者所强占;富人之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利用权力抢走了别人创造的财富。中国的改革不管造成了何等令人眼花缭乱的繁荣,因为它完全排除了公共监督与民主参与,所以它不可避免地变成了权势者对原本属于人民的财产的公开掠夺。“

11月18日一场火灾吞噬了19条人命,随后中共北京市政府自11月20日展开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台湾学者指出,这起民生悲剧与中共的户籍制度、土地制度直接相关。港媒评论文章指,中共官员把民众「用完即弃」的态度比任何无良雇主、资本家还要冷血。

北京大兴区平价租屋11月18日一场火灾吞噬了19条人命,其中包括8名孩童(官方数字,民间传说死亡40余人)。紧接着,中共北京市政府自11月20日展开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

台湾世代智库执行长洪耀南今天(12月1日)在《上报》专栏发文,这样总结这一族群的来龙去脉:

“在1958年之前人民可以自由迁徙。但同年订定户籍法之后,加上采取计划经济,个人物资采取全民配给制,(中共开始)以户籍为依据,严格管制人口流动。”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大规模插队运动,中共由城市输送知青上山下乡。”

“1979年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引农村过剩的劳力转移到工业上,开始允许农民进城为农民工,但依旧没有改变户籍。城市边缘居住着一群进不了城也退不回乡的农民工。”

“随一线城市人口不断增加,城市不断往外扩张,这群被官方定名为‘低端人口’群族不断增加。”

美国之音12月2日文章称,在中国国内外的网民拿出文字和图像等确凿证明显示,清除或排挤“低端人口”是过去10多年里,北京以及其他地方的中共党组织,以及中共控制的地方政府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一部分之后,中共宣传部门再度祭出控制言论的法宝,限制乃至封杀有关“低端人口”的议论、辩论、讨论。

12月1日北京时间晚上,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的用户在该微博网页上搜索关键词“低端人口”会立即被网站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低端人口’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户籍制度造成“低端人口”

洪耀南这番分析显示,外来人口之所以在首都大都会处于弱势地位,户籍制度是最初的肇因。

炎黄春秋网站曾引述中共公安部1954年7月的一份内部报告,透露了中共党魁毛泽东实施户籍制度的初衷:

“只有做到人人有户口,彻底消灭漏口、漏户,才便于发现与控制反革命分子和刑事犯罪分子,才便于寻找通缉罪犯,才能有效地达到严密社会面的控制。”

也就是说,推行户籍制度只有一个目的——管制民众,以维持统治。

罗慰年在《半资本论》一书中,这样评价中共的户籍制度:

“1958年1月毛泽东签署一号主席令,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从而限制了人们的迁徙自由。未经政府同意离开原住地的农民称为盲流,政府有权逮捕并劳教。”

“从此农民失去自由,只能土里刨食,低人一等,成为贱民。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阶级压迫和种族隔离,人伦结构与人格平等被彻底毁坏。后来,城镇居民也被以户口为基准发放的粮票等生活资料,严格限制在狭小生活空间里,不能自由迁徙。”

一张城市户口的含金量有多大?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2015年的一份课题报告称,目前与户籍挂钩的个人权利有20多项,涉及就业、教育、社会保障、计划生育等各个方面。

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户口实际上成了生活的“入场券”。

“低端人口”有希望获得这一“入场券”吗?北京理工大学现代中国问题专家胡星斗教授曾对BBC分析说,户籍改革意味着财政制度必须转型,而建立现代财政制度说到底又与政治制度有关,人大要掌握“钱袋子”,人大代表要能代表人民,这又涉及到政治改革。

北京废墟中的流浪狗

剥夺土地令农民失去生路

除户籍制度外,洪耀南的分析中还提到,农民工面临“进不了城也退不回乡”的困境。这又与中共剥夺农民土地所有权有关。

在2007年底至2008年初,中国曾掀起农民争夺土地权的风潮:黑龙江省富锦市东南岗村等72个村子共4万农民,陕西省大荔县、华阴市、潼关县76个行政村约7万回迁农民相继向全国发布公告,表示决定收回土地所有权。

据美国之音,其中一份公告称:“土地归我们世世代代支配和享用,我们将组织起来直接按农民平均亩数划归各户永久占有,结束各级官员多年来的非法占有私分行为。”

这反映了中国农民对中共土地政策的抵制厌恶,曾被观察人士称为“第二场土地革命”。

中共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炮制“打土豪、分田地”、“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等口号,吸引了中国农民的支持。

但建政之后迅即出尔反尔,用合作化、人民公社化等政治运动,把农民手中的土地收归党有。

文化大革命期间更是登峰造极,连农民种葱种蒜的一丁点自留地,也作为“资本主义尾巴”而割掉。

农民失去土地之后,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城乡贫富差距逐年加大。

胡平2008年曾发表文章,认为中国的贫富差距不是市场造成的,不是历史造成的,而是专制制度造成的:

“在中国,穷人之穷,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财产被权势者所强占;富人之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利用权力抢走了别人创造的财富。中国的改革不管造成了何等令人眼花缭乱的繁荣,因为它完全排除了公共监督与民主参与,所以它不可避免地变成了权势者对原本属于人民的财产的公开掠夺。“

这是大批农民涌入城市成为“低端人口”的另一个原因。

将人民视为工具用完即弃

30日苹果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北京大兴区不合规公寓大火赔掉十九条生命已是悲剧,紧接下来的所谓排查安全及火灾隐患却酿成更大的悲剧。在北京市政府的「死命令」下,大批公安、城管进驻北京市各区的民工公寓、临时住宅区,逼居民在三天内连同个人财产迁出,并且即时停水停电,不让居民有任何时间准备或找合适的地方搬迁。

于是,北京街头形同出现难民潮一样,被逼迁的居民扶老携幼卷起被铺四处找居所,一脸茫然仓皇之情。「难民」背后的则是一排排穿制服的公安、城管,只差没有动武驱赶而已。像这样的情景 大陆网民有的狠批为「排华事件」,有的则指是北京市政府乘机藉火灾清除「低端人口」。

文章指,不管是「排华」还是排除「低端人口」,实质上反映的就是北京市政府根本不把居民当人,对他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及生活安全肆意践踏,一有事就像驱赶牛羊一样把他们无情的赶走。

文章强调,这些住在临时住宅、违规公寓的居民、民工是促进北京及中国城市经济迅速发展的重要动力。他们为新发展的服务业、第三产业提供充沛的劳动力,为北京市其他居民提供各种各样的个人及商业服务,并作为廉宜劳动力提升北京及大城市企业的竞争力。但由于他们没有北京户籍,又或付不起高昂的租金,民工们只能在寒伧的公寓甚至不合规格的住宅栖身,希望将来挣到钱能改善环境。

文章分析,今次遇上重大火灾,中共官员们要拯救政绩,要显示自己重视安全,他们就毫不犹豫的拿民工、「低端人口」开刀,把他们当成「毒瘤」、难题、必须去之而后快,对他们在经济及社会发展上的贡献一点不感激,一点也不重视。

中共官员把民众「用完即弃」的态度比任何无良雇主、资本家还要冷血。像这样的发展模式即使GDP再高也不管用,因为没有丝毫人性,没有任何对人的关怀。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