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杨绍政:几百年之前的这位老先生不得了

——亚当·斯密的教育思想

我们国家以前的私塾,私塾老师的所有报酬和收入都来源于学生家长。如果说教师的收入全部或者大部分来源于学生家长的奉献,那么这个老师的敬业精神就高得多——他要想办法去获得好的名声,获取学生家长的认可和好评。学生和家长给他一个好的评价至关重要。为了获得好评,他会努力想办法改进教育方法,想尽办法去吸收新的知识。

第二个,亚当·斯密。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人?他的《国富论》写的非常好,我读了他的英文版。我英文水平不高,一般读书就在电脑上读,有生词就用金山词霸点一下。请问中文字你能不能认完吗?认不完。所以说英文字认不完也是很正常的。我觉得我们至少要掌握好一门外国语言,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我给你们推荐的那个阅读材料,就是亚当·斯密关于教育方面的论述,亚当·斯密的教育思想你们知道不知道?读了没有?有没有人读过?没有读过的话很遗憾。你们不要小瞧他,你们不要以为几百年之前的人就不行。我告诉你们,这个老先生不得了,我发现我在意无意地去接受亚当·斯密的思想——他说人是制度环境下的产物。当然原话不是这么讲的,这是我给他归纳的。比如说他讲到,教师上课积极性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学生给老师的奉献——就是教师的收入很大部分是学生给老师提供的收入。这是什么情况呢?比如我们国家以前的私塾,私塾老师的所有报酬和收入都来源于学生家长。如果说教师的收入全部或者大部分来源于学生家长的奉献,那么这个老师的敬业精神就高得多——他要想办法去获得好的名声,获取学生家长的认可和好评。学生和家长给他一个好的评价至关重要。为了获得好评,他会努力想办法改进教育方法,想尽办法去吸收新的知识。学生和家长对他的好评、好的名声是可以传播的。大家都觉得这个老师很好,这个老师相当不错,那他的名望很高,他很受敬重。这个老师那就一个是他的精神上的满足和快乐,另外一个就是报酬方面也提高了,有优厚的待遇。

这说明什么问题?这就说明教师的收入和他所服务的对像之间是有关系的。如果他的收入来源于他所服务的对像,受教育者肯定是需要好老师——如果你名声不好,学生家长可能就不要你,你的职业生涯也会受影响。

斯密又讲过,如果学校老师的收入不是来源于学生和学生家长,而是来源于捐赠,比如说某个教会或者是某个非盈利组织捐赠一大笔钱办学校,那这个捐赠学校的老师会不会敬业呢?他们会不会那么在乎学生的评价?亚当·斯密讲,和前者比就差得远了。

刚才课间休息时,那个管理老师在和我沟通MPA的一个问题。我现在有一个最基本的判断,西部地区的高校的MPA、MBA培养的学生百分之80,90都是水货。这个和学生有关系,也和管理、制度有关系。就像刚才那个学生——我带的学生,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是导师对论文质量都没认可,居然就送审。这个学生还以为盲审通过就了不起了。我给出的指导意见有理由和依据,你不给我改,就不能参与答辩。我跟你有连带责任,你抄袭别人,你质量很差,导师和学生一同惩罚。那些盲审的家伙承担责任了吗?有责任追究吗?

当然我这个学生也冤,就你杨老师这里这么严。他给我发的简讯说他们MPA班那些同学的毕业论文质量连本科生都不如,答辩也过了嘛。我是当事人,我也担任过答辩导师。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确实也倒霉啊。他遇到我,确实没认真做,那对不起。当然我也不会对学生严格死抠。你基本过得去,只要没有抄袭嫌疑,那有些也就算了。你觉得当我的学生就倒霉,当别人的学生就不倒霉,其他老师带的学生有大面积的抄袭,但在我这个地方抄袭是在犯低级错误,绝对不行。

我们继续讲,我们刚讲亚当·斯密的文献,第一个方面他讲到如果老师的收入主要依赖于学生和学生家长的贡献,那么老师对教育质量、对学生的培养兴趣就比较浓。斯密也讲过,也就是实际上比弗里德曼更进一步了,学生比如说有一些公益的宗教性的大学读了以后当神职人员,当教职人员,但是这个大学的经费基本上全部由宗教来提供老师的报酬,学生不会提供的。这些宗教学校的老师上课照着书读,枯燥无味。学生上课打瞌睡,没有听进去是常态。这些学生明明知道这些学校在提供水货,提供注水文凭,但他们还是愿意去,为什么?因为学生毕业后的工作机会有保障。他们只要进了这个学校,出去参加工作就有铁饭碗,就可以有机会——也就是做教职人员、主教这方面的工作。就是说只要毕业后有稳定的铁饭碗,学校就是生产注水文凭,学生也不担心,因为找工作不需要有真才实学,什么都没学到,还是可以找到好的工作。斯密讲的宗教学生毕业后饭碗是有保障的,即使学校提供质量很低的教育,那也没关系,提供注水文凭也没关系。

斯密关于宗教这一块的认识,你可以发现就是从需求的角度来思考教育质量问题的。

从需求角度,斯密还讲到了比如说有的学校可能它的教育质量也不高,但可能因为经费来源比如说是捐赠或者哪个企业或者协会提供的,教师的收入取决于捐赠者收入,它的质量肯定不高。那有些学生还是愿意去,为什么?因为这个学校为这些在这个学校就读的学生提供了很多的奖学金,助学金。也就是说虽然质量差,但是你来了之后我们可以给你解决很大一部分花费的负担。所以质量差一点还是还是有学生愿意进来。

您们发现没有,注水文凭的需求理论这一块,我们讲的东西,一百年前亚当·斯密也在论述,也讨论了——学校就是质量差一点,但学生进来以后能拿到各种各样的好处,出去后有稳定的铁饭碗工作,而且在社会上还是比较体面的工作,那学生也愿意来。这是从需求角度讨论教育质量问题,亚当斯密几百年前讨论了这个问题。

亚当·斯密还提到了政府办教育的问题。他总的一个感觉,政府办教育和私人比,那肯定没有私人办得好,老师也不可能有那么专心,这个是他的一个观点。

斯密在教育这一块还谈到小学教育如果政府花一定的资金,比如说语文,数学等基础性学科。这些学科学生学了,能够识字,会基本的计算,功效很大。花的这个钱,由政府来做比较好。但更高要求的教育,政府做不一定很好。他也讲了在教育方面,对普通的人,政府可能要花更多的精力,但对那些有钱人可以政府不去管——他们自己会想办法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怎么样让孩子才能成为一个绅士,怎么样成为一个有修养,有知识,有见识的人。贵族这个群体的子弟将来要从事国家的治理,国家不给他们提供教育,他们的家庭有这个实力去为孩子的教育投资。

通过亚当·斯密的论述,学校提供的教育质量斯密满不满意?不满意。为什么不满意?他讲到了因为老师有没有兴趣来提高教育质量,主要是学生能不能够为老师的收入提供主要来源。如果学生不能不为老师提供收入的主要来源,那老师最根本的注意力可能就不会放在学生身上。还有从需求角度他也讨论了虽然学校质量很差,但只要毕业后有稳定工作,学生还是会来读书。学校质量差,但是能给学生提供丰厚的奖学金、助学金,甚至伙食费等等,那学生也会来。那说明从需求角度斯密也是在做讨论。这些讨论和经济学的一些最基本的原理是不是一致的?是一致的。这是智慧啊,经济学基本的智慧。在这个问题上,和斯密老先生相比,我的讨论更为系统一些。他是零星的,用语言的方式,我觉得我如果下功夫的话可以把它模型化,用数学语言把它刻画出来。你们不要小瞧,这一块到时候讲完以后我估计有十万字左右内容——每次大概整理两万字左右,整理之后这个原型就是我的录音。由我来修改。里面肯定有一些多余的的话,把他修改,整理后会形成学术成果的。

通过斯密这个文献,我们会发现其实哪里仅仅是杨老师在讲注水文凭。亚当斯密讲了没有?他讲了英国的注水文凭,讲那些老师为什么不认真上课,什么条件下会导致老师会认真上课,什么条件下会导致老师不认真上课。对那种质量很差的学校为什么还有人去读,为什么还有学生想去,从需求的角度也讲到了,这个是亚当·斯密他这一块的文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