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里根税改解体苏联 川普税改中共国受冲击超乎想象

历史惊人的相似,就像上世纪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主导的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刺破了日本的经济泡沫,让日本“失去20年”,更把斗了半个世纪的苏联给玩解体了。

36年后的中国,经济上取代了80年代日本的地位,政治上取代了80年代苏联的地位,可以预见的是,此次特朗普减税冲击最大的,必然就是中国。

简述特朗普税改:

如果用一句话来解读特朗普的减税法案,一言以蔽之:

对内减税将为美国经济继续强劲复苏,注入新的动力,是一针扎扎实实的强心剂;对外就是美国不惜一切代价,在全球吸引人才、财富、产业涌入美国。

当税改完成后,全球的人才、资本,产业,都开始向美国涌入,这将意味着未来,美国的工业科技,在多重利好之下,将有量变引发质变,取得爆发式的增长。

而与此同时,随着全球的人才、资本、产业的外流,也将刺破全球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甚至引发大规模的动荡。

中国目前的现状:

宏观方面:过度依赖投资的经济模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金融杠杆高、资产泡沫大、政府和企业债务风险、货币超发汇率承压……

企业方面:产能过剩、债务杠杆过高、宏观税负过高、涨价去库存、环保关企业、人力成本逐年上升……

居民方面:居民加杠杆接盘高房价、提前透支未来几十年消费能力、人口老龄化、未来就业形式不佳……

特朗普税改对中国的巨大冲击

美国加息我们可以配合加息,顶多刺一下地产泡沫,但是美国减税我们却无法跟上,税务上一减一加之间,必然导致我们的产业、资本和人才的外流。而泡沫的刺破和产业的外流,必然会导致中国经济的大规模动荡

第一,刺激在大陆的美国资本回流

由于更低的税负环境,更透明的政商关系,以及对冲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在中国的美国资本,将更有动力撤离中国,尤其是在特朗普税改法案里对海外利润回流的税收框架的改变,会更进一步刺激美国公司的撤离。

美国资本的撤离,一方面会降低就业和居民收入,但另一方面也给中国本土企业以新的发展机会。

外资的撤离,会给这些本土企业重新发展的机会。但没有了"鲶鱼效应",行业如何实现迭代升级,又将是经济面临的新的问题。

第二,资本外流的压力

资本外流的压力,除了外资企业的利润回流和投资撤离之外,还表现为金融市场资本外流的压力。

随着减税计划的实施,美国经济将获得消费和投资增长的强劲支撑,其经济表现很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一奇绝尘。届时其资产价格的表现,也可能在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下,优于中国市场。

资本追求更高更确定的收益,自然会有动力流入美国。

第三,人民币重回贬值通道

今年初以来,人民币从6.9的水平一路高歌猛进,升值反弹至6.4的高点,又重新进入下降通道,贬值到最新的6.6.

在特朗普税改落地后,叠加美联储持续的加息和缩表,我认为人民币的贬值压力,远未释放。未来的一段时间,人民币将重回贬值通道,未来一年之内,有相当可能继续回到7附近。

强势美元,叠加资本外流的压力,对人民币来说,就构成了双重的贬值压力。

第四,中国的资产价格泡沫可能被动萎缩

众所周知,这里的资产价格泡沫,指的是房价。

在"冻楼"的行政干预与严格的资本管制下,资产价格的破裂,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随着美国经济三大组合拳的持续施压,中国资产价格泡沫,将持续承受被动萎缩的压力。

这三大组合拳即是:加息+缩表+减税。

逻辑简单而清晰:

美国未来持续的加息会继续拉大中国两国的利差,这在利率平价的底层规律下,会对人民币形成中期的贬值压力。

中国为了维持相对均衡的利差水平,不得不在某个时点(可能在本月或明年上半年)被动加息(尽管中国央行的自主性在增加,但还远远未到可以脱离美联储独立制定货币政策的地步),而(持续)加息往往是刺破资产价格泡沫最有力也是最根本的工具,效果相当于釜底抽薪。

缩表其实和加息的效果类似。简单来说,就是美联储收回市场上过多的美元,这会对美元形成支撑。强势美元会让人民币形成压力,中国央行要保持汇率稳定,必须同样"缩表",收回市场过多的人民币。

只是在中国的缩表,更多地表现为商业银行系统的去杠杆,而商业银行去杠杆,最直接的影响,便是房地产的去杠杆。

而减税的逻辑,则是通过降低美国企业和居民的负担刺激投资和消费来刺激经济增长,进而引导全球资本流入美国,进而也会对人民币资产形成下行的压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中产先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