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十九大后中宣部三板斧与互联网大会

12月3日,王沪宁与黄坤明都参加了在浙江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虽然名曰“世界大会”,但参加的基本都是中方人员,国际来宾寥寥无几。这大概是因为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的互联网是与世界隔绝的,来参加是毫无意义的,而主管包括网络宣传在内的文宣两大高官参会,是否预示著对网络要加强管控呢?

中共一直疯狂控制网络,但却召开所谓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中共十九大选出新的政治局领导班子后,晋升常委的三朝“不倒翁”王沪宁接替了江派刘云山的职务,主管宣传系统。与此同时,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黄坤明接替刘奇葆任中宣部部长。王沪宁三朝不倒,且能继续得到习近平的信任,说明其人着实不简单。而黄早年在浙江任职时,与时任浙江省省长、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有过交集。他也是在中共十八大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的。2014年11月,在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讲话后,黄坤明在《人民日报》撰文称,文艺工作要“以真善美为不二追求”,与习观点相契合,应被视为习阵营中一员。

由王沪宁、黄坤明主掌的中宣部在十九大后的头三板斧砍向了哪里?其与刘云山、刘奇葆曾掌控的宣传口有变化吗?

在笔者看来,在复杂多变的局势下,王、黄掌控下的中宣部可谓开局就有麻烦,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其第一板斧是封杀过度“捧习”言论。据报,贵州省黔西南州的《黔西南日报》先后于11月10日和14日两次发文,称颂习近平为“伟大领袖”,并在该州会场、会议室悬挂习的“领袖像”。11月20日,自由亚洲电台专栏评论文章指出,贵州省近日喊出“伟大领袖习近平”的称号,令人立刻联想起文革年代对毛的疯狂崇拜。文章指,有内部消息说,王沪宁提醒习近平“防止对领导人的宣传庸俗化”等。

文章还引述消息称,王沪宁出任政治局常委之后的第二天,就在审阅新华社文章时表示,对习近平的宣传可以用“领袖”和“统帅”的称谓,但不要使用“伟大”之类的形容词。据悉,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十九大期间吹捧习近平为“英明领袖”,被王沪宁以“不妥”二字否定了。

出于“捧杀”的担心,不仅贵州的“吹捧”行为被叫停,而且中共官媒和大陆所有媒体过度“颂习”文章也一并消失。这应该是王、黄与“二刘”时有意“捧杀”习近平存在不同之处,前者是真正为了维护“习核心”,以防引起民众反感;后者是居心叵测,希望通过激发民众反感从而搅局。

从目前看,中宣部的这第一板斧虽然暂时使相关报导从媒体上消失,但业已造成的舆论影响以及引发的民间议论却仍有余波,而这极有可能会在某个不确定的事件时,引起反弹。

中宣部的第二板斧和第三板斧则分别砍向了近期发生在北京并引起轩然大波的两大事件:因大火驱逐“低端人口”以及红黄蓝幼儿园虐童和猥亵案。

11月18日,北京大兴一群居房发生大火,造成死亡19人的惨剧。20日,北京市当局出动警力和其他相关人员,以断水断电、勒令限期离开、暴力驱逐等手段,将包括幼儿在内的打工人员、又称“低端人口”从暂住地强行赶了出去,一些人不得不露宿在北京寒冷的街头。北京当局的行为被网络曝光后,遭到了国内外的强烈谴责,中共当局通过媒体为自己辟谣,称驱赶打工人员是为了加强防火安全,否认歧视低收入者的“低端人口”的提法是官方的提法,并声言这是“敌对势力”的造谣。

然而,当网民拿出文字和图像等确凿证明显示,清除或排挤“低端人口”正是北京当局的规划一部分时,为了维护中共所谓形象的中宣部开始了大规模删除相关文章,“低端人口”成为了敏感词,禁止搜索,也禁止议论、评论。而这恰恰折射了中共的“不自信”,打了十九大前后中宣部宣传的“道路自信”的脸。

而中宣部封杀关于红黄蓝幼儿园话题的讨论则是其的第三板斧。在11月22日曝出红黄蓝幼儿园发生虐童和猥亵事件后,引发群情激愤,幼儿园的军方背景一再被曝光,中宣部遂在24日即下达禁令,禁止媒体报道,删除相关文章,包括后来的关于“硬盘”的文章。一名陈姓大陆媒体记者当日在社交网站Twitter就曾披露:“一大早就接到通知,不让报导了。连带班领导都气愤地说,‘把这通知贴到网上去’。新闻工作者一直都在跟时间赛跑,在一纸禁令到来前,能跑赢多少是多少。”25日,所谓的“造谣者”被警方逮捕。但这并没有平息民愤,质疑之声铺天盖地。

总部设在美国的报导中国新闻和中共当局网络控制的网站《中国数字时代》11月30日报导说,面对网民的纷纷质疑,中宣部发出给中国网络媒体如下内部指令:“《参与红黄蓝事件调查警察发出的心声》一文,请各网站和包括互动环节协调部门注意突出转发,可采用不同标题。”而这篇文章不过是替中共当局漂白,内容同样存在许多可疑之处。

12月初,在中宣部和警方的上下其手下,红黄蓝的丑恶和其背后的军方背景在表面上被掩盖了下去,媒体不再出现关于红黄蓝的报导。但对于无数有良知的中国人来说,这并不是结束。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25日在Twitter上发帖质问:“有人说,这里是受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陛下宠幸的儿童后宫”,强调政府有责任协助社会弄清真相,“中宣部下令了:禁止报导。封嘴捂盖子,会有助于查明真相?这命令是谁签发的?是人奶宴上的鲁炜先生本人,还是他的事业的接班人?”

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鲍彤更直斥中共不准报导就是“心有鬼”,“垄断真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怕社会来调查,怕新闻记者介入?中宣部领导人也在这里犯罪了?我不知道,没犯罪为什么要捂人家嘴巴?捂人家嘴巴,这个人就是包庇罪。”

鲍彤的质疑代表了大部分普通中国人的声音,而王、黄主掌的中宣部恐怕是没法回答的,因为明明心里就有鬼,但又怕人知道,所以只能拚命掩盖,面对质疑,也只能装聋作哑了。从这方面来说,这样的中宣部与以往的中宣部并无什么不同,因为都在掩盖丑事、恶事,以维护中共的统治。

颇有意味的是,12月3日,王沪宁与黄坤明都参加了在浙江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虽然名曰“世界大会”,但参加的基本都是中方人员,国际来宾寥寥无几。这大概是因为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的互联网是与世界隔绝的,来参加是毫无意义的,而主管包括网络宣传在内的文宣两大高官参会,是否预示著对网络要加强管控呢?无论是否如此,可以想见的是,只要中共一天不倒,中宣部对媒体的管控就一天不会放松,无论是谁主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