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台湾史上最大征地遇阻 两万拆迁户持续抗争

图说一:桃园机场航空城计划,反迫迁居民抗争上百次保卫家园。(记者黄春梅拍摄)

图说二:桃园宏竹村和三块厝的127公顷区域本来已经被剔除征收范围,如今又再度翻盘,居民欲闯营建署争取进入公听会。(记者黄春梅拍摄)

北京发生清理“低端人口”引发争议,无独有偶,在台湾桃园机场的“桃园航空城”计划,牵涉的拆迁户高达两万户,七年多来历经官员贪污被关、反迫迁农民喝农药自杀。这个台湾史上最大的开发及都市计划,凸显开发与拆迁的两难。反迫迁居民至今仍然奋战不懈,继续家园保卫战。

五号上午台北15度低温,二、三十位“桃园航空城”面临被征收的居民,搭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上台北抗争。宏竹村和三块厝的127公顷区域本来已经被剔除征收范围,如今又再度翻盘。

“拒绝扩大征收,二期重新检讨”

“桃园航空城”计划面积约4,687公顷,区段征收获取土地约3,155公顷,被征收的住户高达两万户,这是台湾有史以来最大的都市及开发计划,光是六年内陈情案超过900件。对居民来说,政府大笔一划,一辈子的心血就没了。癌症晚期的蔡美龄自嘲是“全勤生”,4年多来她已经参与反迫迁大大小小上百场抗争。

癌症晚期蔡美龄:“102年(西元2013年)听到要征收,口罩就拔掉这样冲出来,(从2013年抗争到现在会不会累?)会累,但是为了自己的家所以要冲。我的概念是我的生命活到这里,我也要把蜡烛烧到亮,烧到最亮的时候结束也没关系。”

蔡美龄为了保卫家园拿命拚,而还在土地征收阶段的“桃园航空城”还没拆迁已经闹出人命。蔡美龄回忆,2013年11月9号,他们发动全民包围桃园机场的那一天,老农民吕先生在自己的农地喝农药自杀。

癌症晚期蔡美龄:“因为征收两次后,他剩下那块地而已,如果再征收就没有了,所以他选择死在自己的土地上。讲到这个我心里蛮有内疚的,如果有做心理辅导,或许吕老伯伯就不会走上这一条路。”

“桃园航空城”争议不小,2013年原任桃园副县长李朝枝因被指控卷入机场捷运炒地皮丑闻请辞,接手的副县长叶世文被指派推动“桃园航空城”计划,没想到2014年也爆出叶世文收受建商财团贿赂相当人民币363万元,遭判刑七年半。

台湾人权促进会居住权专员林彦彤指出,航空城计划在叶世文任内,征收区域暴增,这很明显的是个政商勾结计划。“2010年的区域计划,只有要增加1100多公顷,结果,2010年到2014年他就足足暴增三倍,变成三千多公顷。2010年到2014年营建署长是谁?就在叶世文当(营建署)署长期间,征收暴增三倍,这个东西就证明航空城就是个炒地皮的计划、是个贪污的计划。”

这项备受争议的大规模征收计划,也曾遭在台湾的监察院调查,可能违反“都市计划法”第17条“分期分区征收开发”的规定,监察院也同时调查是否违反“行政程序法”、计划内容到底有无违反公益性及必要性、居民补偿方案是否合理。

环境法律人协会法规专员杨品妏点出关键就在于,所谓的“征收”到底有没有必要性。人民拥有的财产是毕生的结晶,还有非财产上的情感,现行的土地制度判断征收必要性程序不清,要件不明,造成弱势族群可能流离失所。

环境法律人协会法规专员杨品妏:“一般征收他就是给你钱你就走,所以不可能被安置,你就是安排你自己,一般征收是非常危险的,很多弱势的人他们可能因为这样流落街头。区段征收可能大地主可以分到地,可是其实有很多小地主是没有办法的,那这个东西就跟一般征收一样,他们还是会流离失所。”

桃园机场客运吞吐量位居世界第36位,机场早已不敷使用,机场扩建势在必行,但是大规模的土地征收,贪污的官僚、粗糙的沟通,让国民党执政的桃园市长黯然下台;接手的民进党桃园市长郑文灿已表明,希望过程更加透明公开,“航空城”不该只是少数人得利的大建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