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杨绍政:真正的学者在专制统治者眼里 都是刺头

——哈耶克的教育思想浅谈

什么叫学者?通过我们对弗里德曼、亚当·斯密、哈耶克教育思想的梳理,会发现,这些人,要是在当权者眼里或者在专制统治者眼里,他们都是刺头,是不是?你看弗里德曼把美国教育批评得一塌糊涂。亚当·斯密把老师,特别是在一些制度背景下的老师,他们不敬业,不关心学生批评得也是一塌糊涂。哈耶克也一样的。所以反过来讲,在实行专制统治的社会里,弗里德曼、亚当·斯密、哈耶克绝对是专制统治的敌人,也是刺头。

还有一位经济学巨匠——哈耶克。弗里德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没有?获得了。亚当·斯密是是经济学的鼻祖。那哈耶克是谁,知道吗?他也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哈耶克有一本书叫《自由秩序原理》,你们读过这本书吗?这一本书是哈耶克的论文集,其中有一章哈耶克论述了教育与研究。他在这一章开篇就引用一个伟大的经济学家约翰·穆勒的名言。我认为约翰·穆勒是伟大的,但是马克思不认为约翰·穆勒是伟大的。我是读过约翰·穆勒的《政治经济学原理》、《论自由》和《代议制政府》三本书。读了以后,我觉得他确实是伟大的经济学家、政治学家。不要小瞧啊,这些人能够名垂青史,名垂学术史,那不得了,我目前还没有达到他们的水平。

约翰·穆勒说什么呢?他说一个国家的教育不能由国家垄断。教育由国家垄断的话,这些国家的人民可能就接受的是同一个模式的教育。而这同一个模式的教育可能会控制这些受教育者的心智和身体,从长远来看会对这些受教育者,对国家未来的发展会有非常大的危害作用。哈耶克在他的《论教育和科学研究》里也讲到了整个教育如果由政府垄断,那么对人的个性的发展,对人的多样化的发展都是有问题的。我建议你们也要去看。在这里绝大部分学生如果真是怀抱着对知识的渴望而来,我推荐的这些东西已被放到公共邮箱,那么你们就应该去阅读。你们读了没有?没有读,对不对?

现在有的人觉得很后悔,为什么要让我来给你们上课呢?五十四个学时,有的老师上个三分之一左右学时,杨绍政却要将全部时间上满,搞得我们学习很辛苦。

告诉你们个好消息,你们想我少上课也可以了,我找到依据了。前几天,评估中心主任告诉我贵大研究生院(据说有文件)说研究生课程的讲课可以只要一半,也就是五十四学时,讲二十七学时就可以了。那讲够一半我们就放假了,好不好?我没有意见。但按照我的理解,这个是有问题的。老师不讲的话,学生讨论也应该有老师在场。老师和学生在互动讨论过程中间来增长知识,让学生的认知更加深刻。

按照这个说法,研究生的课程,类似三十六学时,上了十多个学时的现象就是正常的、合理的,因而也是普遍的。你们会经常见到。其它专业你们可以去问一下,他们是怎么来上课的。大致情况了解以后,我们也不能完全责怪那个十八节课只上八节课的老师。这是一个普遍的注水的一个环境,只不过某个同学管不住嘴巴,刚好告诉杨老师了,被杨老师知道后讲解了。

你们觉得十八节课上八节课的老师很不得了吗?那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个真实的情况——G大学G学院的一名研究生告诉我,他们有一门课,学生和老师连面都没见过,最后这个老师给他们每个人都打了很高的分数,然后他们这课名义上也就上完了。这个老师也可以获得哪怕是很低微的课时费。你们想一下,这个老师单位课时的课时费是多少?假如五十多个学时的课他一节课没上,他也可以获得课酬,虽然很低,请问他实际的单位课时费是多少?是不是无穷大?这个是真实的案例。

这名研究生后来送了我一本郎咸平的书,而且还有郎咸平的签名。我说你送也可以,不送也没关系。他问为什么?我说郎咸平在我心目中一钱不值。他说,啊,真的?郎咸平演讲的门票几百元一张,挺热的。我说你们那是去看热闹。他郎咸平能跟我比吗?就凭他的行为他都无法跟我比。为什么?你们想一下,他的专业领域是财务管理。超出财务管理,他在其它领域到处乱讲话。非专业领域,他讲什么啊?他有专业水准的发言权吗?他说国有企业这样不行,那样不行。如果他真有一套逻辑,那也可以,但在我看来他真的是在胡乱讲话,去误导那些学生。

哈耶克的材料我已经发给你们了对不对?从哈耶克这里你们要了解的一个最重要的学术思想就是教育不能被政府完全垄断,这个是第一点。第二点,人的需求是多样的,由政府完全垄断的教育必然会导致人的单一的性格,单一的情趣,可能会导致对国民心智和身体的控制,这个是很可怕的。

哈耶克和弗里德曼的教育思想之间有没有关联?你们会发现弗里德曼他本质也是反对垄断,反对教育被国家垄断,被政府垄断。他希望家长和学生有选择权。弗里德曼没有明确地讲政府垄断就一定不好,但哈耶克明确的讲了,政府垄断教育会导致对国民心智的控制,对受教育者心智的控制,乃至对受教育者身体的控制,这就是政府垄断教育在哈耶克看来的危害。弗里德曼提出通过凭单的形式来增强学校之间的竞争。他提了方案的。哈耶克也提了方案。

既然不能由政府垄断教育,那么非政府可不可以来办教育?这个我们可以来思考。甚至宗教方面可不可以办教育?在谈到宗教这个问题上,弗里德曼对宗教办教育持谨慎态度。为什么认为宗教不能介入教育过深呢?刚才我们讲了政府可能控制受教育者的心智,那么宗教可能不可能控制受教育者的心智?也有可能啊。所以这个地方的时候,哈耶克也有区别的。

什么叫学者?通过我们对弗里德曼、亚当·斯密、哈耶克教育思想的梳理,会发现,这些人,要是在当权者眼里或者在专制统治者眼里,他们都是刺头,是不是?你看弗里德曼把美国教育批评得一塌糊涂。亚当·斯密把老师,特别是在一些制度背景下的老师,他们不敬业,不关心学生批评得也是一塌糊涂。哈耶克也一样的。所以反过来讲,在实行专制统治的社会里,弗里德曼、亚当·斯密、哈耶克绝对是专制统治的敌人,也是刺头。

但要记住,真正的学者是社会的良心和良知,他们必须发现社会存在的真正问题,找到问题的癥结所在,进行批判性的认知。如果发现不了问题,全部唱赞歌,那才是危险的。

真正的学者蛮有意思。我发现没有学者不是通过他们的研究看出社会存在的问题,或者说研究领域存在的问题,没有哪个真正的学者不是这样的。他必定是从中看出了问题,引起他的兴趣来研究,来发言。

这是关于哈耶克的讲解。哈耶克和我们这儿的讲解有没有关系?我们要杜绝注水文凭,文凭供给方和需求方都要是高度竞争的。哈耶克反对垄断,反对政府垄断。他的文献和我的研究肯定是相关的,而且他不从经济学角度,他从所有人的角度,你的教育由政府来提供,他必然不能满足人们的多样性需求。这个是哈耶克在这一块的贡献。这一块的文献我也放到公共邮箱了,不知道你们看了没有?没有看,我希望你们去看,去补上。如果我的课布置的作业你们真正按照要求去做,你们不是说要发文章吗,这些东西出来了,自己写了真正是可以发表的文章,你说在这个地方能不能学到知识,能不能增长见识?

好了,这就是哈耶克教育思想的文献回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