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黎明:穷人低保70%被干部吃了 这“灯下黑”社会

——吃不上低保 因为实在是太穷了

有个别网友说我的“低保认定推倒重来”有些过分,偏激了。我反驳说一点都不偏激。对我这人,好多王八蛋网友认为我无数次进过局子,真相是一次都没有,因为我从来都没偏激过,我一贯实事求是讲道理,智慧的地球人都知道。

一些特困户因为太穷享受不到低保

发生在我居住地的事:某特困户去申请低保,办事人员告诉他“没有名额”。回家后,有一包村干部对他打招呼,说如果愿意拿出1500元钱,便可帮其运作成低保户,而那农户根本拿不出这份钱。

当时我对这个特困户的例子有句评论:不能享受低保,只因实在是太穷了。

近日,云南省德宏州纪委通报了“陇川县民政局‘靠山吃山’塌方式违纪违规案”,通报指出,陇川县民政局长期以来对申请享受低保人员抽查、核实、公示把关不严、监管缺失,70%以上干部职工亲属违规享受低保。

这事够无耻的。低保做到正点,那是贫困人口的“救命钱”,真正的雪中送炭。可这儿,精准扶亲,低保制度和社会保障资金,给公务人员的亲属和生活锦上添花。

主要领导对此事毫不知情。按照该局原局长的说法:“民政作为最后一道关口,我们也是按照30%的去抽查,但是‘灯下黑’,对老百姓那边去抽查了,干部职工家属没有抽查。”就是一句话,不查自己人。

抽查不到,因为压根不想去查。哪有自揭家丑外扬的?自己找自己的麻烦、主动给自家个下不了台,设想权力自律,没这可能。退一步讲,即便领导安排手下去调查内部的大多数,办事的也只能作伪敷衍了事。在明知内部人员基本都非法从贫困人口夺食的情况下,更没有内部调查、整肃的可能。

低保乱象,在各地都是普遍化的,舞弊方式、手法都一样。违规办理低保,应保不保,所保非人,这情况其实男女老少都知道。不约而同,“举国通病”,病根只能是一个(此处删去20000字)

2014年,我发文呼吁“全国的低保认定都该推倒重来”,并指出:当权力把低保认定都当成贪腐机会,需要“推倒重来”的,绝不仅仅是低保认定。为什么这样主张?因为我不相信面对福利、金钱的机构和公职人员,会公平对待毫无参与权利的底层人口;不相信虚无的“民主评议”会造就“阳光低保”。我还坚信,基层长期存在遍地开花的认保唯亲和人情与权利交换,问题肯定出在上层环节(而检查活动连县市民政局这一级都从未涉及到)。

有个别网友说我的“低保认定推倒重来”有些过分,偏激了。我反驳说一点都不偏激。对我这人,好多王八蛋网友认为我无数次进过局子,真相是一次都没有,因为我从来都没偏激过,我一贯实事求是讲道理,智慧的地球人都知道。

我所说的重来,只是技术和措施,主要是工作力度的问题,而真正偏激走极端的人,正在办低保这种事。所保非人,该保不保,这是把慈善办成罪恶,把财富投入化作激化社会矛盾的祸水,把非常必要的好事情办成了大坏事——正变负,大反转,全颠倒,你说谁偏激、谁走极端?

陇川县民政局这例子,再次证明我的观点是对的。“56名干部职工中,有40名干部职工及亲属违规享受城乡低保”,与此情相对,是40个贫困家庭的痛苦不得缓解,其中将有部分家庭陷入绝望,有杨改兰式的特困家庭出现并不稀奇——指责该民政局是痛苦与不公的制造者,甚至是悲剧制造者,他们不该觉得冤枉。

各地发生的村支书和其他村干部“违规办理低保案”,其实该叫“骗保案”,那是极其贪婪、情节严重的诈骗案,没疑问。而民政局人员做这事,可不是“违规”这么简单,也不仅是诈骗了。

贪污有没有?滥用职权、渎职有没有?所谓“违规”一说,意在轻松定性和“宽大处理”——这仍是任性的权力在走极端,不把法治放眼里,偏激啊偏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