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双管齐下改变组织路线 封了基地 断了经济

据陆媒报道,共青团中央下属两家上市公司中青旅和嘉事堂将无偿划拨中国光大集团,方案获高层批准。这是中共对共青团削权的最新举措。此前11月份,北京官方正式拆除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标牌。这两大举动既封了共青团的组织基地,又断了其最大的收入来源。有学者分析,习近平要改变中共之前的组织路线,共青团今后将只作为中共一个“群众组织”而存在。

据陆媒报道,共青团中央下属两家上市公司,中青旅和嘉事堂将无偿划拨中国光大集团,方案获高层批准。这是中共对共青团削权削钱的最新举措。此前11月份,北京官方正式拆除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标牌。这两大举动既封了共青团的组织基地,又断了其最大的收入来源。有学者分析,习近平要改变中共之前的组织路线,共青团今后将只作为中共一个“群众组织”而存在。

近期,习近平不但封了共青团的组织基地,还断了其最大的收入来源(网络图片)

传中青旅将并入中国光大集团

在停牌两周后,中青旅于12月5日复牌。但中青旅未透露停牌公告中所提及的重大事项,仅称该事项或涉及中青旅实际控制人的变更。

据新浪财经12月6日报道,共青团中央下属两家上市公司中青旅和嘉事堂,将无偿划拨中国光大集团,此方案已获相关部门批准,不日将签约。随后中青旅遨游网首席品牌官徐晓磊对21世纪经济报道回应称,此事目前没有接到通知,以公司公告为准。

11月21日,团中央下属两家上市公司中青旅和嘉事堂相继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该事项可能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

事实上,有关中青旅将易主一事市场早有传言。2016年8月中共办公厅曾印发《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方案中明确提出“改革团中央直属单位”。

具体包括对部分直属单位进行整合,移交与团关联不强的生产经营类直属单位,计划到2018年年底,直属单位改革基本完成。

中青旅和嘉事堂是共青团中央目前仅有的两家上市公司,由此也被认为将进行相应改革。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被拆牌

此前11月22日大陆网络消息称,北京城管于11月21日8时始,正式拆除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标牌。

北京城管拆除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标牌,保留中央团校(网络图片)

北京城管委发文将前述活动定义为“拆除违规牌匾标识”,称此举是“落实习近平视察北京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据报道,拆除标牌的背后是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其中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部分本科教育将被纳入中国社科院大学。

今年5月24日,新华社称,中国教育部同意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为基础,整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本科教育及部分研究生教育资源设立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随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表示,2017年将不再招收本科生。

11月20日,十九届深改组首次会议通过《中央团校改革方案》,要求团校聚焦团干部教育,剥离学历教育。

中共现任、退休高层领导包括李克强、胡春华、陆昊,胡耀邦、胡锦涛、周强等人都担任过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校长。

早在2015年,习近平就指出共青团处于“高位截瘫”的状态。2016年,中纪委巡视组批评共青团中央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今年9月,在中共发布的习近平论共青团工作一书中,习近平批评共青团,且用语罕见严厉,“空喊口号”、“形同虚设”、“四肢麻痹”。

分析:习近平打破格局任意任用官员

一直以来,外界一些媒体将共青团出身的官员通通归为“团派”,这类官员有五十年代出生的令计划、李克强、李源潮、汪洋,亦有六十年代出生的胡春华、周强、陆昊、秦宜智,既有中央层面的大员,亦有类似万庆良、白云等地方诸侯。

不过,一些专家观点认为,所谓“团派”其实是有名无实的虚拟政治派系。

共青团今后将只作为中共一个“群众组织”而存在(网络图片)

比如人在美国的中共问题专家何清涟,去年8月曾在美国之音撰文认为,有人之所以认定“团派”的存在,是因为60、70后的省部级干部不少出身共青团系统。她说,“我从不认为这些出身共青团系统的官员在中共政坛构成了一个派系,即使在胡锦涛任总书记的十年内,共青团出身的官员,例如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等都获大力拔擢,但也不构成‘团派’。”

文章指,共青团系统一度成为中共培养接班人的基地,是当时的制度安排。团中央对团干部的关照提拔,往往在他们从团中央转任地方职务之后就结束了,他们今后再想晋升,则需要重投靠山,进入新一轮权力博弈。这些人一般也不再与团中央保持利益纽带关系。

何清涟还从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之间与胡锦涛的实际关系说明,“任职于共青团中央的官员之间既无共同的利益纽带,也无一个愿意维系帮派利益的领袖,更无互为奥援的愿望,将其称之为政治帮派,实在有点勉强。”

何清涟认为,就本质而言,习近平将共青团边缘化,与其说是要打击所谓“团派”,还不如说他要改变中共之前的组织路线,结束共青团长期以来为各级中共党委及政府输送人才的政治使命,今后只作为中共一个“群众组织”而存在。

她表示,习近平做出这种改变,主要是格于时势。一是方便中央高层留谁不留谁的需要;二是治理乱世需要能吏、干吏,习近平对能力平庸的共青团系官员必然产生不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