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中国抗日战争最伟大的一次胜利 和中共无关

国民党将领薛岳指挥的三次长沙会战,可谓三战三捷,尤其是第一次和第三次,最为辉煌,共消灭凶悍日寇10余万人,创造了八年抗战史上最高纪录;而且无论从战略还是从战术上说,都是真正的胜利,都是真正打败了敌人,保卫了国土,使敌人多年不敢侵犯。

国民党将领薛岳指挥的三次长沙会战,可谓三战三捷,尤其是第一次和第三次,最为辉煌,共消灭凶悍日寇10余万人,创造了八年抗战史上最高纪录;而且无论从战略还是从战术上说,都是真正的胜利,都是真正打败了敌人,保卫了国土,使敌人多年不敢侵犯。薛岳作为八年抗战第一名将、第一功臣,理应受到第一的纪念、第一的歌颂、第一的推崇,可是中共做的怎么样呢?

薛岳在抗战期间以指挥长沙会战饮誉中外,被日军称为“中国战神”、“长沙之虎”

1939年9、10月间,在中日两军长沙大会战中,国民党将领薛岳率领第九战区全体将士,经过23天的浴血奋战,打败了企图进犯长沙的冈村宁次部队,消灭敌寇4万多人,保住了长沙。是谓第一次长沙大捷。

骄横的日军不甘心失败。1941年7月,日本大本营批准了阿南惟几中将的代号为“加号作战”的进犯长沙的作战计划,第二次长沙会战拉开了序幕。

这次日军的统帅由冈村宁次换成了阿南惟几。他率领10万大军,8月下旬在岳阳以南秘密集结。他吸取上次冈村宁次三路进攻、兵力分散的教训,这次将主力全部集中在湘北战场狭窄的正面上,进行纵深突破,迅速挺进。

这次日军的战略战术十分奏效,可谓势如破竹,连连得手。中国军队虽然进行了顽强抵抗,但由于薛岳指挥命令的密码被日军破译,日军掌握了国军的作战计划,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加上国军的战斗力稍逊一筹,在几场战斗中,都败于敌军,损失惨重。到9月底,日军几支部队攻入长沙,取得了第二次长沙会战的最大成果,基本上完成了“加号作战”计划。

然而就在此时,日军又陷入第一次进攻长沙时的困局,后勤供应线遭到严重破坏,为了运送粮弹,日军竟出动装甲车运送辎重,但仍在路上被中国军队全部击毁。日军后勤供应断绝,部队疲惫不堪,无法继续作战。于是,阿南惟几于10月1日下令全军撤退。

日军刚开始撤退,薛岳立即命令各部队对敌人进行阻击、侧击和追击。日军仓皇逃遁,损失惨重。

第二次长沙会战,日军是先胜后败,国军是先败后胜。但这个“胜”是敌人主动撤退时,我们尾追时的斩获,胜之不武。而且,在起初的战斗中,国军损失比较惨重,因而不能叫“大捷”。真正的大捷还在后头。

1941年12月,是日本帝国最辉煌的一个月份。该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几乎全歼了美国太平洋舰队。接着,日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东南亚和太平洋岛屿,几个月内将其全部占领。到1942年上半年,日本帝国的军功达到了顶峰。

当日本人在胜利的巅峰得意狂欢的时候,却遭到了中国人重重的一击!薛岳将军指挥大军在长沙一带痛歼了阿南惟几的第11军,取得了第三次长沙会战中最辉煌的胜利,真正创造了令世界瞩目的“长沙大捷”。

1942年12月8日,驻广州的日本第23军向香港发动进攻。12月9日,中国最高当局下令各战区发起攻击,以策应香港的英军,牵制日军行动。第九战区的两个军也奉命从长沙附近南下,对占领广州的日军发起攻击。日本大本营为此感到忧虑,决心对薛岳的第九战区采取行动。

12月14日,在武汉的日本第11军司令官阿南受到大本营的指示:

“重庆方面以大集团军向广州背后移动,企图牵制我军。大本营期望你发动一场果敢的攻击,以牵制敌军。”

阿南接到这个命令,精神为之一振。两个月前,他长驱直入攻到长沙,虽然重重打击了中国的几个军,但由于后勤供应中断,竟然在长沙没有站稳脚跟,反而在后撤的路上遭到薛岳军队的攻击,遭到重大损失,还差一点丢了宜昌。不久前到南京总部开会,总司令官没有一句安慰和嘉奖,同僚们更是冷言冷语的奚落。他为此窝了一肚子火。如今,出口恶气的机会来了!

12月中旬,阿南调集了第11军主力,两个甲种师团第3和第6师团;一个乙种师团第40师团,以及独立混成第9旅团,一个飞行团,两个独立山炮和野炮联队,一个独立工兵联队,共约8万人。决定从岳阳方向向长沙进攻。同时命令第34师团等部在南昌发起佯攻,牵制中国军队。

22日,阿南司令官从武昌动身到达岳阳指挥所。23日,阿南下达了进攻命令。

日军的作战计划,是在汨罗江两岸分别击溃中国的第20军和第37军,牵制南下的中国军队,即可结束战斗。并未打算夺取长沙。

24日,日军第6、第40师团从新墙河北岸发动攻击,第3师团和独立第6旅团随后也投入战斗。日军来势凶猛,意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一个干净利落的歼灭战,与太平洋上的胜利遥相呼应。

然而阿南惟几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他的老对手薛岳,在这里摆了一个巨大的“天炉”,正在等待着8万皇军跳进炉子。

所谓“天炉”,即“天炉战法”,就是薛岳创造的后退决战的战略方针。它根据长沙和湘北地区的地理特点,彻底破坏道路,中间地带实行空室清野,设置纵深伏击地区,配置多层兵力,以逆转敌我战斗力的对比。待敌军被诱人伏击地区之后,从四面八方以强大的兵力将其聚而歼之。犹如一个天然巨炉,把庞大的敌人熔为灰烬。

根据这一战法,薛岳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运用尾击、侧击及正面强韧抵抗,务于浏阳河、捞刀河地区,将进攻长沙之敌军主力,反击而歼之。

具体地说,薛岳摆下的“天炉阵”是这样的:

将杨森集团军的第20军两个师配置在新墙河两岸及纵深地带上,在敌军发起攻击之后,凭借阵地,逐次抵抗,迟滞日军前进,将其引入“天炉”之中。

王陵基的第30军,从武陵、修水调到平江地区;罗卓英第19集团军从上高调到浏阳、株洲一带,与王陵基集团军在长沙东南形成百里侧击态势。第73军从益阳推进到宁乡,在长沙两面处于机动态势。以素有打硬仗之名的第10军坚守长沙城。在城外湘江对岸的岳麓山上配置榴弹炮兵一个旅,支援城防作战。

同时,薛岳下令在作战区实行民众总动员,破坏道路,向水田蓄水;各保甲清查户口,严防敌特活动,输送给养,救护伤兵等,配合军队打击日寇。

巨大的“天炉”已经铸好,只等敌人往里钻了!

1941年12月23日,日军第40师团主力推进到新墙河,突破北岸国军第134师前沿阵地。往年的湘北天气,一般是晴朗干燥的,可是当年的12月,却是淫雨霏霏,到了日军发起攻击的时候,更是雨雪交加,天寒地冻,气温骤降到零度以下。似乎老天爷也对侵略者发怒了!

12月24日,日军第6、第40两个师团冒着夹着雪片的大雨,在大炮和夜幕的掩护下,涉过冰冷的新墙河,向南进攻。25日拂晓,日军第3师团投入进攻。天亮以后,第44飞行战队的飞机也一齐出动,对守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掩护地面部队进攻。

杨森集团军第20军的133师和134师,在新墙河南岸的阵地上顽强阻击,与敌激战了三天三夜,予敌大量杀伤后,且战且退,撤出战斗,跳到敌人侧后。

日军突破新墙河防线以后,三个师团争先恐后扑向汨罗江。26日,第3师团最先到达汨罗江北岸,与第99军发生激战。27日中午,日军在弹雨中强渡汨罗江。国军99军撤到东面山地。

28日,日军第6、第40师团也分别在新市、磨刀滩等处渡过汨罗江。在渡江时,遭到国军37军的顽强抵抗,加上连日雨雪,河水上涨,日军伤亡不断增加。渡江之后,37军与日军激战一番后,先后撤出阵地。

与此同时,薛岳从赣西调来第15、第30两个集团军的10多个师赶到了浏阳、平江地区,部署了一条长达100公里的侧击阵势。

如果日军将37军击溃以后,便就此罢手,收兵回营,便可免遭失败的命运。况且,日军已于12月25日攻占香港,第11军在湘北牵制作战的目的已经完成,可以不再进攻了。

但是,骄横而贪功心切的阿南,面对眼前的肥肉,舍不得放弃。他命令部队继续向南进攻,争取占领长沙。本来像进攻长沙这样的大兵团作战,需要得到南京总部和大本营批准的,现在阿南顾不得了。因为他亲率大军出击,已在新墙河、汨罗江一带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却没有围歼37军,就这样灰溜溜无功而返,他害怕再一次遭到其他同僚们的嘲笑。为了第11军和他本人的面子,他准备冒险出击。因为在他看来,中国人根本不是对手,连连败退,根本抵不住皇军的雷霆一击!

12月29日晚,阿南不顾日军准备不足、供应困难,特别是敌情不明的兵家大忌,不顾参谋长和作战主任的劝说,独断地下达了命令:

“本军决定,以主力向长沙方向追击。”

这时,日军惨败的命运已无可挽回了。

尽管有不少军官对阿南的命令感到不解和不满,然而命令一下,日军的三个师团还是拉开架势,向长沙扑来。

1942年元旦凌晨,第3师团渡过浏阳河,在凛冽的寒风中向长沙挺进。一路上不见一个中国士兵的影子,都以为中国军队已经被日本皇军吓破了胆,逃得无影无踪了。将到长沙市郊,日军看到了他们的飞机投下的一面标志着占领了长沙的太阳旗。数万日本官兵顿时欢呼雀跃,看来今晚可以舒舒服服在长沙城里欢度元旦了!

元旦上午,第3师团两万余人,在师团长丰岛指挥下,分三路向长沙发起攻击。

守城的中国军队是中央军,素来善打硬仗。这一次,他们不像新墙河和汨罗江畔的国军部队,打一阵就撤退了。驻守前线阵地的第10师,与日军展开血战,寸步不让,反复冲杀,激战两天两夜,死伤盈野,但日军终不能入长沙一步!

丰岛急眼了,于1月2日夜派出敢死队——加藤大队投入战斗,希望这个善于夜袭、威震全军的大队能撕开一个突破口。加藤大队长身先士卒,率领一队人马穿过城外房屋选择突破口时,被中国士兵发现,一阵枪击,一队人马被全部击毙,加藤也未幸免。他身上带有日军的作战计划和重要文件。丰岛恐其落入国军手中,严令副大队长小琢登率队突击中国阵地,企图抢回尸体。又被中国军队一阵火攻,全部歼灭,加藤的尸体落到中国人手中。

加藤身上的重要文件很快被送到战区司令部。薛岳一看,该文件反映出日军弹药严重不足,物资严重匮乏,不禁大喜过望。他迅速将该消息和2日夜战的胜利传达给各部队,中国军队士气大振,而日军的士气却一落千丈。

1月3日凌晨,日军第6师团从北部和东部向长沙发起强攻,很快把中国军队190师压到第二线阵地。下午1时许,日军占领了城北一角阵地。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在阵地上喘一口气,湘江西岸岳麓山头的榴弹炮群突然发出怒吼,炮弹如暴风骤雨般落到阵地上,炸得日军血肉横飞。

1000多名日军吼叫着,向湘雅医院进攻,又被岳麓山上飞来的炮弹炸成一片肉泥,大队长横田中佐也被击毙。

此时,日军由于粮弹奇缺,已成强弩之末。有的部队没有子弹,只能同中国军队拼刺刀。虽然飞机也能空投一些物资,但只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而在外围的中国军队30多个师,正从三面向长沙压来。

东南面,罗卓英部的第79军、26军、4军各部,已快迫近长沙;

东北面,王陵基指挥的第37军和78军,分左右两路,沿金井至长沙的公路快速挺进,也已迫近长沙;

西面,第73军虎踞湘江西岸,随时准备渡江攻击敌人。

北面,杨森指挥的第20军和58军,已切断日军后路。配合大军行动的20万民工,大肆破坏公路、桥梁,将日军的后勤补给线完全切断。

岳麓山和牛头洲上的重炮,日夜不停地轰击攻城的日军。第3师团的丰岛师团长,差一点被中国的大炮击毙。

日军眼看陷入绝境。元月3日晚,固执的阿南终于回头了。他在作战黑板上写下了两句打油诗:“今更莫把惊惧生,兵家胜败是常情。”然后下令全军撤退,限各部队“自今停止扫荡长沙,于1月4日夜开始反转”。

但是,身处一线的丰岛师团长已经杀红了眼,他不愿撤退,并且以部队曾冲入长沙,只差一把劲就可取胜为由,坚持要找回部下大队长加藤的尸体,并要求第6师团配合他,再攻一次长沙。

1月4日拂晓,日军两个师团再次向长沙发起猛攻。国军第10军奋起抗击,战况空前激烈。已经激战数日的双方军队,都以疲残之师作最后一搏。日军施放毒气,全力攻城,第10军浴血坚守,战斗人员牺牲殆尽,又将辎重营、卫生队等编成队伍,拉到阵地上与穷凶极恶的日军厮杀。各部号兵一齐吹响冲锋号,以震慑敌胆。日军这一天的进攻,仅在多次争夺的修械所阵地前,就留下了2000具尸体,但仍然没有突破第10军的阵地。

日军的两个精锐的甲种师团的全部主力攻打中国一个军防守的长沙城,血战1天,寸步难行,反而死伤累累。这在抗战爆发以来是非常罕见的。阿南终于领教了中国军队真正的战斗力。

元月4日下午,日军发动了最后一次徒劳的进攻。当夜幕开始降临的时候,日军四处纵火,准备在夜幕掩护下撤退了。这时,长沙城东南郊天空突然出现红绿闪光信号弹,中国各路反击大军已到达指定位置。

薛岳的“天炉”已点起熊熊火焰,要烧焦这些日本鬼子了!

1942年1月4日晚,薛岳下令第九战区所有部队开始发起反攻。

蒋介石致电薛岳:“此次会战,举世瞩目,各部务必不惜任何牺牲,发扬高度攻击精神,施行坚决勇敢之包围,聚歼残敌,以求获得空前胜利与光荣战绩。”

薛岳即回电表示:“本次会战,岳已抱定必死决心,必胜信念。”

薛岳向各部传达了蒋介石的命令,督励各集团军总司令、各军长师长,务必掌握好自己的部队,“倘有作战不力、贻误战机者,定按革命军人连坐法重处,决不姑息宽容。如敌由某部作战地境内安全逃窜,即严惩该部各级主官及幕僚。”

蒋介石也来电严令:“如敌由某部正面窜逃,即枪决其军师长。”

薛岳立即做出重大的军事调整和部署,命令原准备在长沙附近合围日军的部队改为从不同方向追击、截击、阻击日军,决心在汨罗江以南、捞刀河以北歼灭敌人。具体布置如下——

罗卓英指挥第73、24、26各军为南方追击军,由南向北追击;

杨森指挥第20、58军为北方堵击军,自北向南堵击;

王陵基指挥第37、78军为东方截击军,自东向西截击;

傅仲芳指挥第99军为西方截击军,自西向东截击。

并规定:尔后随追击战况之推进,始终按追击、堵击、截击、反包围歼灭战之要领,围歼溃逃之敌军。

各部官兵既懔惧军令之森严,又知道敌军已败退,所以无不奋勇向前,杀敌立功。

1月4日夜,日军第3、第6两个师团开始向北撤退。第3师团刚脱离长沙战场,就在金盆岭、林子冲一带遭到欧震第4军的截击。激战到天明,刚刚赶到浏阳河畔,又陷入重围。国军在嘹亮的军号声中,朝敌军冲杀。日本军旗也被国军的炮弹炸飞。两军在师团指挥所展开惨烈的肉搏战,幸亏日军一个联队赶到,才把丰岛师团长救出重围。

经过三天三夜的激烈拼杀,日军三个师团只向北撤退了几十里。到1月7日,第3师团和第6师团才退到捞刀河以北。第40师团主力到达春华山后,又被中国军队压迫回金井,殿后的龟川大队遭到第37军的围攻,几乎全军覆没。

在捞刀河和汨罗江之间,日军遭到更加沉重的打击。

1月8日,第6师团在向福临铺的退却中,遭到国军第4、20、26、73等军的包围,全师团被斩成三段,层层围住,受到毁灭性打击。

与此同时,奉命由北南下策应突围的日军第9旅团,在青山市以北钻进了杨森第20军布下的口袋阵,先头部队山崎大队,当天就被全部歼灭。

第6师团和第9旅团一直血战到1月12日,在大批飞机轰炸的掩护下,师团长神田和他的残部才杀出重围,到达汨罗江畔。

1月13日,损失惨重、狼狈不堪的日军第3、第6、第40师团终于集结到了汨罗江南岸并先后渡江。

1月14日,日军各师团一齐由江北岸出发,向北撤退。中国军队继续尾追于侧后,截击、侧击敌军。1月16日,狼狈不堪的日军在飞机和炮兵的掩护下,渡过新墙河,退到出发前的阵地。阿南司令官的军指挥所也由岳阳撤回武昌。第三次长沙会战,终于以日军的惨败和撤退而结束。

这次会战,日军损失惨重,共阵亡56944人,包括联队长5名,大队长10余名,被活捉390余名。

第三次长沙大捷,是珍珠港事件以来,同盟国家的第一个伟大胜利。有人称之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第一道曙光”。当不可一世的日军在东南亚、西、南太平洋上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时,一向弱势的中国军队的这个胜利,无疑大张了同盟国的志气,大灭了日本皇军的威风。

伦敦《每日电讯报》说:“际此远东阴雾密布中,惟长沙上空之云彩确见光辉夺目。”

长沙大捷打出了中国人的军威。美国记者福尔门采访了湘北战场后,撰文说:“中国第三度的长沙大捷,证明了一个原则,那就是中国军队的配备若能与日军相等,他们即可以轻易地击败日军。”

当长沙会战即将胜利时,美国总统罗斯福即致电蒋介石,建议成立中国战区最高统帅部,由蒋担任最高统帅,统一指挥中国大陆、英属缅甸和法属印度支那的战争。并派人授予薛岳一枚独立勋章。

在长沙会战中建立卓越功勋的中国官兵,受到全国人民的高度赞扬和热烈慰问。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将军,被授予中华民国最高勋章——青天白日勋章。

薛岳指挥的三次长沙会战,可谓三战三捷,尤其是第一次和第三次,最为辉煌,共消灭凶悍日寇10余万人,创造了八年抗战史上最高纪录;而且无论从战略还是从战术上说,都是真正的胜利,都是真正打败了敌人,保卫了国土,使敌人多年不敢侵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2015年7月17日共识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