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傅申奇:低端人口和低端业态

2016年8月“低端人口”这个词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和人民网文章中被使用后,虽然遭到舆论的抨击,但在很多的官方文件中被频繁使用。事实上在所谓的“精英”眼里,“低端人口”成了非常明确的概念。是既要利用,又要防范和清理的人群。

前些年,有一个流行的词汇叫做弱势群体,粗看与“低端人口”所指的对象是同样的,但弱势群体这个词与产业,行业没有挂钩,在憎恶恃强凌弱传统文化的中国,人人都以弱势群体自居来占领道德制高点为。即便是大学教师、公务员、记者,都跳出来说自己是弱势群体,似乎谁弱势谁就光荣。而“低端人口”却明确的与“低端业态”挂钩,于是带上了明显的贬义和歧视的含义。

在权贵眼里的“低端业态”指的的是知识含量少,体力含量高,甚至和脏,乱,差紧密相关的行业。在各大城市基础建设突飞猛进的年代,对所谓低端行业有极大的需求和依赖,但随着基建时期的结束,也由于经济下滑带来的就业压力。与低端业态相关的低端人口就成了城市的隐患。

北京市当局就以11月18日大兴火灾为由头,以安全为借口,发出《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的通知》,全文虽然没有出现“低端人口”一词,但突出强调:“着力加强低端业态安全管理,对安全隐患突出的低端业态做到坚决疏解、倒逼腾退,全面压减事故总量。”于是一夜之间成千上万与“低端业态”相关联的“低端人口”失去了居所,满大街寻找住所或被迫离开。

对此我要说的是:

一,依法治国应该涵盖社会的方方面面,城市交通,行业,安全等等的运行,管理和监督都应依相关法律和法规进行。但现今中国要么是没有,要么是形同虚设,动不动要以运动式“专项行动”来应对问题,这只说明,中国依旧是依政策和长官意志治国,离依法治国还很遥远。

二、任何行业只要有社会需求就是正当的行业,都应予以尊重,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不会用歧视性和侮辱性的词汇来表达。许多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都可能有过做小贩,搬运工,营业员等等的经历,这在开放,自由的社会是常态。

三、中共权贵家族以精英人口自居蔑视普通百姓,又以“低端人口”的概念撕裂社会,只是显示了权贵的傲慢,无知和无耻,民众已经把他们称作“高端畜生”,随着民主浪潮的兴起,他们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