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古诗古文 > 正文

冷宫中的奇女子--〈怨歌行〉

汉成帝班婕妤(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汉成帝时,有位美丽又具才华的女子班婕妤(jiéyú),她知书达礼,从小能作诗词,一入宫就受宠幸,被册封为「婕妤」(jiéyú)(一种嫔妃的称号)。

汉成帝相当喜爱班婕妤,曾让她天天伴随君侧。为了能与班婕妤形影不离,成帝还特地订做了一辆大型辇车,好让班婕妤也能同车出游。班婕妤却贤德守礼,婉言推拒说:「历史上,圣贤的君王外出,都是名臣伴随在侧的皇上,您却要我与您同车出游,恐怕这样会损害了您的贤德声誉呀,请恕臣妾无法这样做。」因为班婕妤说得有道理,所以汉成帝也就听从她的劝告。皇太后因此对班婕妤的高洁品格相当欣赏,曾对身边的人说:「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

汉成帝(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可惜好景不常,宫中来了赵飞燕姐妹,班婕妤的地位很快就被取而代之。汉成帝后来终日沉湎于酒色之中,不顾朝政。赵飞燕姊妹又向成帝进谗言,造成许皇后被废,班婕妤也受牵连。

班婕妤是一个淡泊名利,有德操的贤淑女子,她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自愿到长信宫侍奉皇太后。虽然从此远离了皇帝,但也远离了后宫的妒嫉与纷争,不再让自己深陷风暴,这就是不凡的班婕妤所做的不凡的抉择。

班婕妤到长信宫后,为抒发忧思写了很多作品,<怨歌行>一诗相传便是她的创作。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这首诗将自己比为秋后的扇子,秋凉而被捐弃,从此再得不到主人喜爱。从字面上看,诗中句句写扇,其实句句写失去爱情的女子内心,借纨扇的遭遇抒发了女主人公的哀怨之情。

班婕妤画像(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开头四句刻画纨扇形象:「新裂」是刚织成的,尚未使用过,「齐纨素」是最精致的材质,最上等的工艺品;象征这位女主人的高洁品行,美丽倩影而「合欢「的图案和」明月」的圆满形状,则又暗喻了她曾有一段幸福美满的时光。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纨扇当初为主人所喜爱,与主人形影不离。如同女主人一度得到君主宠信的写照。末四句「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等语,则反映出世态的炎凉。秋节终归会到来,团扇也必然被弃置。宫中的日子朝不保夕,君王喜新厌旧,爱宠难以长久,也令人对宫中女子的处境感到不胜唏嘘。

本诗高在「含而不露」,「怨而不怒」,沈德潜评价此诗曰:「用意微婉,音韵和平。」王船山亦云:「汉人有高过「国风」者,此类是也。」

成帝死后,班婕妤负责守陵。在凄清墓园中,班婕妤就像个清净高尚,与世无争的修道人,看尽人间冷暖却将一切恩怨了于尘土。就这样无怨的陪伴着永远长眠的成帝,直到走完人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弦歌雅樂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古诗古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