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丹:中国怎会遭遇“煤改气”之殇?

中共强制施行的“煤改气”,导致天然气供不应求,价格节节上涨。(合成图片)

“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这句富有哲理性的名言若用在如今中国“煤改气”的浩大工程上,可谓是再合适不过了。与想像中,中国人民喜迎“煤改气”形成强烈反差的,正是连日来,多地民众因遭遇“气荒”而不得不在“无气供暖”的寒冬中受冷挨冻的现实。

由于中石油的专家高喊了一嗓子“天然气‘气荒’五年内难以解决”,官方便立即认识到,如今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在短期内根本就无解的难题。无奈之下,“煤改气”被打回了原形。中共环保部于第一时间下发文件,称“煤改气(电)没有完工的项目及地方,继续沿用过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它替代方式”。至此,这一旨在解决环保问题的政治工程,算是彻底以失败告了终。

在“‘煤改气’不能搞‘一刀切’”的舆论压力下,《人民日报》清了清嗓子,开始和盘托出“治理散煤污染,也有其它思路”的事实。12月9日的文章称,“煤改电的采暖成本约为散煤成本的4倍,煤改气所产生的成本稍低,但仍是使用散煤的2—3倍。”也就是说,无论采用天然气,还是电力来取代散煤取暖,作为政府,首当其冲要考虑的,都应该是经济成本。

若考虑到经济成本如此之高,人们或许很自然地就会回到“煤”本身来加以考量。清华大学有专家指出,目前中国所用的散煤“通常是灰分、硫分含量高的劣质煤”,“环保部曾对京津冀地区销售的散煤质量进行抽查,发现煤质超标普遍”。而解决的办法是“可以采取优质煤替换”,“大力推进清洁煤”。

除了煤本身,还可以从烧煤的炉具上进行改善。有调研显示,“北方地区传统炉具使用十分普遍,其中自制土灶热效率仅为12%左右。”如果“全国采暖炉具市场容量约为1.86亿台”,那为何“节能环保炉具使用率仅为23%?”可见,要解决炉具问题并非难事。有专家建言,可以先“淘汰落后的采暖炉具”,然后“根据当地使用煤种,配套专用节能环保炉具”。

退一万步说,就算要彻底进行“无煤化”,其实还可以考虑使用2016年在中国市场上出现的技术渐趋成熟的“空气源热泵”。目前有消息称,“北京各区根据财力和老百姓意愿,逐步用空气源热泵替换直热式电暖器”;“南部七区平原地区基本实现‘无煤化’”。

说到“环保技术”,在消息闭塞的中国大陆,老百姓或许很难想到,即便仍不放弃“燃煤取暖”,在现下中国,也能找到相应的节能技术来解决排污的问题。这项技术的名称叫“基于吸收式换热的集中供热技术”,曾在2013年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之所以说,它直接针对的正是燃煤的污染排放,就在于它能回收“电厂、水泥厂、钢铁厂等高能耗产业”所排放的废热,并“将其转变为北方供暖的热能”。

更重要的是,这项技术自发明问世后,并不是只停留在纸面上,而是已经在中国一些地方开始推广使用了。最早使用这项技术的山西大同,因2015年、2016年时,二级以上良好天气数超过了300天,而成为空气质量最好的北方城市。同时,这项技术每年可以为大同省下67.8万吨的标准煤。

这还不算,该技术甚至被研发出了“升级版”。2015年—2016年采暖季,一项“全热回收的烟气余热回收技术”第一次被成功应用于济南北郊热电厂,实现了燃煤烟气降污及深度余热回收一体化。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应用只是当地市政推行“外热入济”方案的开始。这项要投入100亿的工程,被估算能“节约335万吨标准煤”,“减排0.8万吨烟尘、2万吨NOx、2.2万吨SOx”。

听到这儿,大家或许就更疑惑了。如此尖端又实用的技术,为何就没在中国推广开呢?搞得民众都以为没辙了,只能硬著头皮推行高成本的“煤改气(电)”呢!然而事实却是,政府在推行“煤改气(电)”之前,就已将这两项技术的发明者——清华大学的一位科研专家以“贪污和挪用公款”为名送进了监狱。就因为他的“消失”,中国多地用此技术立项的供热工程都只能被迫停止或陷于瘫痪。

这种瘫痪局面,是否跟如今因“煤改气”而出现“气荒”的混乱局面颇为相似?甚至连背后的推手都极为相似。要说不用煤,为何偏要停老百姓用来取暖的煤?有数据显示,仅燃煤量的15%用于北方冬季供暖。显然,另外的85%全来自“电厂、水泥厂、钢铁厂等高能耗产业”。要解决污染问题,难道不该先从这些排污企业着手吗?如今,虽已有技术能解决,但这些技术却鲜为人知,连技术的发明者也被投入了监牢。我们不禁要问,政府唱的到底是哪出啊?

更奇葩的是,党媒此时“应劫而出”,公开承认能从“煤”本身来寻求解决之道。如此后知后觉,让人不知,到底是政府无能,还是利益集团别有用心?或许,从“有权即有钱”的角度能试图解答。我们大可分析一下,通过技术,改善煤质或炉具以及“煤改气(电)”这三种方式,政府与民众的支出状况到底如何。

若用技术,又因为涉及到环保,政府应该当仁不让地承担起“投入经费”的重责。如果这一技术实现了燃煤量下降,老百姓所支付的供暖费是否也该相应减少呢?其次,若要改善煤质或炉具,就涉及到当地或有部门会通过收取相应费用来牟利的问题。一改一换之间,老百姓肯定是有所支出的。但即便如此,也比每年采暖季因多用天然气和电力而产生的费用要少很多。相比之下,这最后一个办法,不用煤,而直接改用成本高出数倍的气和电,则显然该被视为是在为掌控著这些领域的“红色家族”提供牟利时机。

然而,从如今出现“气荒”的混乱局势来看,这样的时机倒更像是在耍乌龙。在中共持续内斗,甚至更加白热化的今天,是否有人在故意给“习中央”添乱,也为未可知。毕竟,出现这种想要牟利、却供不了货的失误未免有点太低级。只是,与以往不同,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如何能以最快的速度让民众不再挨冷受冻,竟成了“习中央”的当务之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Epochtime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