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北京排华官场消息:乐看蔡奇闹笑话 被舆论围剿

北京当局强行驱赶所谓的“低端人口”惹祸端。就在国际人权日,北京多地爆发游行示威,抗议当局“暴力驱赶”民众事件。港媒报道称有上海记者被北京官方保安喷胡椒水对付。北京官场有消息指,因对市委书记蔡奇「火箭式」升官有所微言,加之这次行动不得人心,各大媒体多抱「看笑话」的心态,看北京遭海内外舆论围剿。学者何清涟表示,中国大陆城市没有“贫民窟”,是中共当局为了保证城市的“干净”与市容,牺牲了中国农民的自由迁徙权。

世界人权日当天,北京望京地区费家村发生群体抗议事件,有抗议者被警方抓走。

遭驱赶的移民手持要求人权的传单抗议北京当局暴力清退。

2017年12月10日,被北京当局驱逐的外地人士,在街上拉起横额游行抗议

2017年12月10号,北京南中轴路老百姓上街堵路抗议当局对南小街断水断电。北京今日多地方爆发大规模抗议游行,朝阳区,崔各庄,费家邨,低端人群上街示威,抗议被暴力驱赶,侵犯人权,并高呼:我们不是低端人口,我们要站出来捍卫尊严。

大兴旧宫镇居民涌上街头:“我们就是这里的,我们上哪儿去?我们哪儿也不去!”今天是国际人权日,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他们终于明白争取自己的权利了。

世界人权日当天,北京望京地区费家村发生群体抗议事件,有抗议者被警方抓走。(网络截图)

有网友说,一大帮土匪一样的党国打手跑到百姓家里去抢百姓的煤炉子,大人叫,小孩哭,还抓走男主人。这分明就是入室抢劫,这还能叫依法治国吗?治国的这是一帮子什么混蛋啊?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在家里烤火取暖视为违法犯罪。记得当年将各家锅碗瓢盆收缴一空,强逼去公共食堂也就是这个样子。

网友“龙的传人”表示,中国人从古至今烧煤对环境都没有太大的影响、现在大跃进式工业时代污染是党造的孽就要取暖百姓受罪、党国的一类汽柴油供应给军队二类汽柴油供应民用、大家问一问油品检测工作人员就知道了、空气污染造成大量人身体器官严重受损、己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了。

网友“Red Fire Age”称,若一群拿着棍棒铁锤镰刀的暴徒进了你家门,把你家砸毁,你会很清楚他们是黑社会的一帮犯罪团伙。但是如果这群人穿了制服,说自己是政府人员,又怎样呢?千万别疑惑,不管有没有穿制服,这群人都是罪犯。任何未经良法及其正当程序侵犯他人财产、人身自由等基本人权的暴行都是犯罪行为,无论其来自何人!

网友“duomei100”表示,北京为什么要大力拆除广告牌呢?想不通。这张照片中,一家超市的铭牌标识被拆除。半年前申请,经过特许才批准,160万使用两年。如今被拆,这笔账找谁算?更恶心的是,各区规定施工队进行强拆,不准私拆,拆完后给张发票,说多少是多少,马上给钱。打完人索要力气费,奸完人索要营养费。

11日苹果日报报导,这次北京驱赶低端人口事件不但引起外界关注,其实大陆媒体同样关注,除了北京市的媒体被当局喝住,不能「乱说乱动」,不少地方媒体特别是网络新兴媒体都派人去北京采访报道,甚至在北京的中央级媒体也有主动介入报道事件的,为近几年罕见。

上海澎湃新闻积极采访,报道出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各个地点分布图如下。

上海澎湃新闻的记者还一度在驱赶现场采访时,被北京官方保安喷胡椒水对付。

胡星斗教授接受《苹果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北京的定位是由中央最高层提出的,定位正确,但北京当局在贯彻执行时走样了,这是在给中央抹黑,给习近平丢脸!

胡星斗说,北京作为坐拥2,000多万人口、其中外地人口占800多万的大都市,水资源匮乏,交通十分拥堵,控制人口发展是必要的,但应采取人道和文明的方式,而非野蛮、粗暴的方式;应尊重市场规律,由市场调节。胡指,中央定位北京为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不是经济中心。但是不管甚么中心,一个城市都应该有不同层次的人群组成,不能够说我只要中高端人口,不要低端人口,那么谁来提供城市必要的服务?比如涉及吃喝拉撒的工作,谁来做?

胡星斗表示,全世界没有一个发达国家的大城市,是靠用这种方式来提高城市人口质量的,只有中国的首都北京,敢公开提出要清理驱赶低端人口。蔡奇作为深受习近平信任的助手,犯这样的错误是不能够原谅的。

胡星斗直言,有人把事件跟当年印尼等国排华相提并论,甚至跟当年希特拉驱逐犹太人比较。是否妥当不说,但它应该引起北京当局检讨,中央亦应该介入事件,挽回影响。

苹果日报引述北京官场有消息指,因对市委书记蔡奇「火箭式」升官有所微言,加上市政府这次驱赶行动确实不得人心,故尽管市委多次请求中央各大媒体管好辖下记者,同时希望各大媒体「支持北京市委的工作」(即正面宣传报道),但是没有谁愿意为北京市背书,相反多抱「看笑话」的心态,看北京遭海内外舆论围剿。

不过,后期的信息显示,中宣部确实出面了,下令各地宣传部门管好手下媒体。

网友“Mel_graypink:表示,晚上跟党员粉红(亲戚)吃饭,说到最近的低端人口和煤改气,说越来越北朝鲜化,这位总被我怼还不服气的哑口无言,最后只憋出来一句:难道只能选择逃离这里吗?(听到这句我也很哑口无言,为什么滚的是我们呢。)

网友”zwitterion2018“称,当北京驱赶低端人口事件发生时,莫不瞠目结舌。文明已久,竟发生这样的事,几乎是无稽之谈。回头再看这一系列事件,就会发现端倪了,其实中共早就已经造势。但因为中共陷入塔希提陷阱,失去了公信力,我们对中共的话不以为然,觉得那是天方夜谭。中共一直在加强专制,只是我们内心抵触接受这样的现实。

城市贫民窟:中国人的现实煎熬

学者何清涟12月10日在民主中国刊文表示,中国居住在贫民窟的人口有多少?中共官方并不提供相应的统计数据。联合国在《世界城市状况报告2010-2011》(The State of the World's Cities Report2010/2011)中提到,从2000年至2010年,中国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比例从37.3%降至28.2%。

印度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则从1990年的41.5%降至28.1%。这个报告的结论让中国人没有贫民窟的骄傲荡然无存:按人口绝对数计算,中国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为3.84亿,印度3.43亿,中国比印度整整多出4100万。

中国城市没有“贫民窟”,其实并非中国的真实状况。按照“贫民窟”一词的定义,就是“以低于标准的住房和贫穷为特征的人口稠密的城市区域”。如果中国按照京沪深广等四大现代化橱窗的标准衡量全中国,三、四线城市应该充斥着大量贫民窟。至于在少数大城市没有形成“贫民窟”,这一虚荣后面隐藏的恰好是中国政府不尊重人权这一现实:为了保证城市的“干净”与市容,牺牲了中国农民的自由迁徙权。

何清涟指出,这一点,中国官员心中有数。2011年4月12日,在“中国-东盟城市交流与合作”研讨会上,马来西亚的代表对中国城市市容羡慕不已,通过翻译不停地问中国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发展中心主任李铁:“为什么你们的城市这么干净?为什么你们的城市里没有贫民窟?”

李铁的回答还算实在:“作为政府的考虑,不希望在特大城市出现像巴西、印度等国的‘贫民窟’现象”,并指出“农村人口不能自由的进城镇落户,意味着他们在城市只能就业,漂泊生活,却不能获得和城市居民一样的公共服务”,承认“这种限制政策也抑制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妨碍了中国农村的发展”。

何清涟认为,因为语言与国情的隔阂,东盟代表也许不知道,李铁这几句话后面隐藏的事实很残酷,为了保护城市的干净靓丽,中国政府用有形的区隔(如户口制度),社会用无形的区隔(城市的高房价与高价格的公共服务)剥夺了高达数亿人口的基本权利。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