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曾伯炎:党国低端领袖: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我们的敌人遍中华

——“低端人口”引出的漫话与史话

当年毛与梁潄溟同考北大,梁漖溟论印度哲学的论文,被蔡元培看重,不叫他做学生,便做了北大教师,而老毛做了北大图书馆打工仔,像今天北漂族,托关系,到北大学生许德衡等小伙食团去搭伙寄食,到湖南乡贤杨昌济教授家大门传达室去寄宿。那时的段祺瑞张作霖若也来一次清除北平的低端人口,毛泽东这北漂打工仔,肯定也在被逐之列了。你们共党的祖师爷,不也是低端人口吗?

低端人口,是个新辞,指哪类人,社会学与人类学皆无解说。倒是文艺作品里,有系列的标识人物:

如赵太爷眼里,阿Q应属于,鲁四老爷雇的,祥林嫂应是。老舍小说里,拉洋车的祥子必划入,赵树理写的:小二黑、小芹及他们爹娘二诸葛与三仙姑等,都包括了。就是《三国演义》里写的刘关张,打草鞋卖的刘备,推车汉子关羽和卖肉的张飞,谁不是低端人口?而《水浒》里,除了林冲、卢俊义、杨志几个落难的高端人士,谁不是低端人口之类?

可是毛共,惯于用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争权夺地,称阶级斗争运动,硬用脸上刺字方法给不属低端人口的地富反坏右戴上低端人口帽子,制造出百万千万乃至亿万的低端人口,将有物质财富的压廹成低端人口,还不罢手,还将拥有精神文化财富者,也压迫成异类、贱类的低端人口,虽然,文革后,用改革,改了老毛只抓生产关系变革破坏,改为生产力发展,经济暴发了,精神文明遭的破坏,道德伦理的沉沦,以及人性的异化,仍在继续,用顾炎武的话,就不只是亡国亡党之灾,亡了民国变为党国,已是亡天下了。也就是:民族整体地低端化了,改革开放以来,恢复的是物质,上层建筑呢?制度文明呢?故有人在网上愤而发帖嘲讽今日已是:低端人口,中端犬儒,高端禽兽,极痛心疾首之语也。

有人考证:这低端人口,多年前,就出现于《人民日报》〈海外版〉而最近逐低端事件闹到惊动世界了,官方又否认制造了低端人口一辞,但网上载出大兴区朝阳区等官方文件来作证,又哑口了。

其实,早在40、50年前,公安驱赶收容盲流、游民,就是驱的统治者心中的低端人口。近20多年,以维稳驱捕的上访伸冤人口,就属低端人口了。2003年,公安驱赶收容城巿游民,湖南大学生孙志刚广州求职,被收容不服,遭公安打死,发展到去年公安借故打死硕士生雷洋,此类以维稳欺凌打压的低端人口,已由学士升级硕士矣!闹出孙志刚事件时,就引出许志永等3法学博士维权,逼统治者废除了对低端人口的收容制度。但统治者驱赶低端人口,未用法治与人权从他们心里废除,这北京雷厉风行俨如纳粹水晶之夜驱犹太人的驱低端运动,引世界惊愕哗然,也引起知识分子连署抗议,乃至美国国务院也发申明:促中国政府善待弱势群体,这事件,真大丢党国脸面,更大失民心了。有人笑:这是十九大后开局的一大败笔与破局、乱局。

对国内,如此暴政,向国外,邀请世界200多个政党来京对话,与世界各种颜色各怀鬼胎的左派党,去大谈什么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中共党国与自己的公民,也不能讲共命运,却高喊与世界共命运,人家信服与相信吗?不过是听你随便忽悠,让你过下万国来朝的帝王瘾,他们吃些在肚里,揣些钞票在包里,像过去亚非拉王公党棍从毛泽东的慷国家之慨那样,满载而归矣!不禁联想到慈禧那:“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老话,怎么,被中共党国全继承了,还重复演出哟?

毛时代,就推行的是:内敌外友政策,毛常大言不惭:“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却敌人遍国中,他打造的敌人:由地富反坏右5类,到文革扩大到21类,他那化友为敌的本事,把共同打天下的同志,如刘少奇、林彪、彭德怀、贺龙等,以及七千人大会上批过大跃进与饿死人的县委书记,全划成走资派敌人,在文革中打倒。终于把敌人扩大到世界,他的主子苏联,也成兵戎对垒的仇敌,毛的敌人还扩大到帝修反!闹到像今天金正恩要遭特朗普打击一样,勃列日湼夫也要对毛进行外科手术的清除,被美国总统尼克松劝止,老毛处此世界四面楚歌绝对孤立的危局下,逼他又化敌为友,用他那合纵连横之术,将他的宿敌美帝再变敌为友,邀尼克松进他书房,大谈他不喜欢美国左派民主党,更欢喜右派共和党哩!可尼克松回国后,说老毛给他印象,像个巫师。

老毛就在自由世界与社会主义阵营共同孤立他时,他不顾国内人民死活,饿死了几千万人了,也未停实验核武与用粮食造茅台酒,与今日金正恩一模一样。与金不一样的是:毛还撒钱第三世界,想当世界丐帮帮主。毛的思想,就不止是慈禧那宁赠友邦,不与家奴,而是人命、国命也包括他们的党命,都用来作赌注,去赌他做世界NO1的野心哩!在国内,要做新的毛始皇。在世界,没做成共运领袖,也要当第三世界首领,他这思想是高呢,还是低?他这世界第一大赌棍,应算高端人口?,还是低端人痞呢

当今的习思想,似乎仍在步毛思想后尘,内驱低端人口,外结世界异党之欢心,未吸收老毛前车之覆与野心之败呢?实践已证明:毛这井岗山出身的草寇,要操世界老大,确实野心太大,本事太小。小习这梁家山塆出身的知青,就如他所吹读遍世界名著,也不及老毛在帝王术那《资治通鉴》下的功夫,即便今天手中有钱,毛泽东撒钱没买到第三世界盟主,习近平撒钱,未必能成功收买那些世界党棍政客?

回到这驱赶低端人口话题吧,而改革开放,经济活起来,恰是活起流动起低端人口,由解开他们绑捆在土地上的手足,给民以有限自由,开始解放出剩余劳力,才增长的GDP的。毛时代就是禁止流动:物流、人流、思想交流,全凝固与禁止,社会没了活力,讲发展生产,被批为唯生产力论,今天,截断人流、物流,再从网上去封闭思想与信息交流,岂不证明:所谓新时代,不就是改革已死的旧时代么?

老毛时代,讲政治挂帅,他制造的政治贱民,即低端人口,邓时代,金钱挂帅,垄断的权力巿场、一倒手,权力者暴富成高端人口,贫穷与流动求生者,又成低端人口,这些低端人口承担着你们高端人口骄奢淫逸的一切负重,还承担着你们改革红利的榨取,你们一阔脸就变,一发财心就狠,这是红色纨绔仔的德性,哪是什么治国理政之策,是造民瘼民怨之罪孽,哪是开什么十九大的新局。

中共党国实行城乡分制,几十年矣,这种制度,堪称制造低端人口的机制。这种贵城贱乡,使城巿的小巿民,也骄于非城市的外地人。与最高权力近些的北京巿民,便看不起今天的北漂族、上访族及大学生求业的蚁族等,认为他们都是低端人口了。闹到在北京人眼里,视外地人都是下级,上海人眼里,外地人都是农民,广州人眼里,外地人又都是穷人哩!难道这大城巿小巿民的这种歧视外地同胞的心理,也可成为党国与官府歧视与驱逐低端人口政策的资源吗?中国要讲的平等与法治,不是被这种城乡分治梗阻吗?

有人说:北京粗暴地打砸与驱赶低端人口,是新上任的蔡奇,把低层官僚的霸气,带进了北京。好像老的北京官家是文明的,非也!读《红楼梦》写皇家买办家的薛蟠,也是肆意打伤人命的小霸王,今日共朝权贵那些新王爷家族,养的贝勒与八旗子弟,绝对远盛于大清王朝,清王朝是十万鞑靼人进关,共王朝是百万军队进京,专制培养横行霸道的创造性,前所未闻:笔者读1980年代一篇报告文学,揭露的红色贝勒,在少女肚皮上赌博,谁赢了,谁就先强奸,哪朝哪代有如此荒诞?总书记胡耀邦为他的党出发,伸张一下正气,叫公安进中南海抓了某权贵家子弟,不是也遭报复吗?说霸气邪气是新书记蔡奇带来,未免太小看北京68年专制滋生的腐恶了。说蔡奇带进京的是谄媚主子的奴才鄙气与倿臣邪气,倒更鲜明突出哩。

而北京中南海那更古今中外鲜见的霸气,要数89.64对请愿学生用坦克镇压了。慈禧垂帘听政在北京杀公车上书的举子,也只谭嗣同等6君子。共朝邓小平当太上皇再垂帘听政,调20万野战军血洗新的公车上书请愿的学生与巿民,就非几人,有记者向海外报导杀了两千,最近解密是上万。那些牺牲者,决非低端人口,而是国家的民主精英与志士仁人呵!这一杀,北京大学也再不出这种:慷慨歌燕巿,从容作楚囚的壮士,只出钱理群教授今日痛心说的:北大尽培养的是:精致的利已主义者了。难道不成了贪官的摇篮吗?

什么低端人口呵?翻开历史,统治阶级这高端人口,多出自低端人口:

汉朝的刘邦,明朝的朱元璋,出身流氓、游民、乞丐、和尚、兵勇,可称绝对的低端人口,刘邦这流氓便侮辱儒生,拿人家帽子做便盆。朱元璋这讨过饭的乞丐,还把孟子赶出了文庙,从《四书》里,删除孟子著述,应算今天网警删网之老祖宗了。

朱元璋读到孟子讲民贵君轻的言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大怒!还有:“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也称这些话,都是反动言论。他更不赞成孟子对武王伐纣的臣弑其君也投赞成票,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朱元璋便怒不可竭地命令:把孟子在孔庙享受冷猪肉的资格取消,这是600年前朱元璋驱孟儒,再与毛始皇批判孔儒,毁孔庙孔府孔林比较,朱元璋又远不及老毛的做绝毁尽了。

谁知今天,马列破产,文化精神危机降临,还不得不借孔子这招牌,补上层建筑之缺,把孔子学院满世界开办,国内再学袁世凯的尊孔读经,都是欺世盗名以维系道统之危机耳,能解党国之危吗!

历史告䜣人们,那些乘机从低端爬上高端的混世魔王,总是以伪崇高去驱逐真崇高,用伪君子去灭真君子。构成社会如北岛揭示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讯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使人格卑鄙化,但他们仍戴着高尚的面具盗名欺世:

那个要日耳曼复兴的纳粹希特勒,一战时的中士,混迹维也纳酒吧的滥仔。那个苏维埃领袖布尔塞维克派的党魁列宁,寻花问柳巴黎柏林混一身梅毒,混不下去了,做俄奸,领德皇威亷5000万金马克,帮德国人推翻沙皇与克伦斯基民主联合政府,做的事多么低级,可是混到权力的高端。就是斯大林灭的妨碍他专权的对手,如托洛斯基、布哈林、基罗夫到70%十七大中央委员,都比他这东正教神学生高明。就是消灭的称乌克兰的彼得留拉罪徒,今天,被乌克兰人塑民族英雄像立于基辅。可是,斯大林的塑像,而今安在?

再去翻一下党国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历史,绝对是低端混到权力高位的混世魔王,尽管在中国经洗脑还剩一些毛粉,但在世界,普遍认为毛造成中国8000万非正常死亡,他的罪孽超过希特勒与斯大林那两个魔王。

毛泽东常自称是出身绿林大学,说白了,不就盗匪吗?住普林斯顿大学的史学家余英时先生用学术语言称:周恩来是城巿边缘人,毛泽东是乡村边缘人,毛考北大、周考南开均落榜,当年毛与梁潄溟同考北大,梁漖溟论印度哲学的论文,被蔡元培看重,不叫他做学生,便做了北大教师,而老毛做了北大图书馆打工仔,像今天北漂族,托关系,到北大学生许德衡等小伙食团去搭伙寄食,到湖南乡贤杨昌济教授家大门传达室去寄宿。那时的段祺瑞张作霖若也来一次清除北平的低端人口,毛泽东这北漂打工仔,肯定也在被逐之列了。你们共党的祖师爷,不也是低端人口吗?

再去翻一翻今天那些暴发阶级的历史,毛时代,他们政治暴发,邓时代,再经济暴发,两次暴发前,除了陈独秀、瞿秋白、张闻天等不属低端人口,有多少是高端人士呢?

不是跟着毛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写的那些痞子,带着一身痞气进的城与进的京吗?他们不是伙着老毛,从拉杆子上井岗,占山为王,利用结拜匪首王左、袁文才,站稳足跟,就演刘备杀关羽、张飞的结义弟兄。再割据赣南,建苏维埃国中国时,再借清除AB团杀数万党员,戴眼镜插钢笔的皆杀,胡耀邦廖承志也险作刀下之鬼。毛泽东杀不了张国焘比自己军力强大10倍,便借宁夏军阀马家军去杀西路军。到延安,再招兵买马,涌去几万民主抗日青年,但是,抢救运动清除,则非清低端,而是赶高端,整风杀的王实味,已是马列学院做翻译的北大才子了。

从中共这一伙低端人口结党为祸中国,他们从低端混上高端,便除高端的一切高尚、高贵与高明,要人们都像他们那么低级、低俗、低贱到不要做人的一切底线,似乎鲁迅那本《阿Q正传》又像一本寓言与图解:

潦倒土谷祠那阿Q,绝对属社会最低端的痞子流氓了,他不服低贱姓氏,从夸他贵姓赵,挨赵太爷一耳光,时来运转,成了赵家人,甚至主了赵家事了,能不哼着唱着:手执钢鞭将你打!扬那若阿Q的钢鞭吗?今天的阿Q们,已不是哼哼戏文,过点耀武扬威的瘾,确实握了权杖,只要一呼,就出现千万警察手中电击棒,能不打得鸡飞狗跳,鬼哭狼嚎吗?

难道蔡奇不是演的阿Q么?不认为他姓了赵做了赵家掌柜的,正作威作福于低端民众吗?

至于他们经常念叼的初心,把阿Q的野心读通透了,也就更透视清楚了。

走笔至结朿此文时,不免要引杨慎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渔樵话来结朿,发现对做了权贵的阿Q是笑谈,但对风雪中的低端弱势群体那遭难,则是悲愤的怒发冲冠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