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外记中共联手测试监控被秒抓 人脸识别北京排华中失效?

近期,一位BBC记者和中共警方合作,在贵州省贵阳市测试“天网”系统,其照片进入当局的“数据库”后,“潜逃”7分钟后即被警察抓捕。中共无处不在的“天网”监视镜头和人脸识别系统引发海内外的忧虑。中共监控自来就是如影随形无处不在,曾在中国长期生活过的美国教授孔杰荣表示,1979年北京饭店的第十八层住着一群神秘人物,专门监视他们住在十七层的客人。近日北京排华中,一直在现场做公民记者的宋庄艺术家华涌,在北京村民帮助下成功摆脱中共警察的监控。尽管中共监控的手段日益高超,但民心的向背相比之下更重要。

美国之音报道,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是上世纪70年代有机会到访中国的少数几名西方人之一。87岁的他至今清楚地记得,1979年住在北京饭店第17层时,他的头顶上还有一个禁止宾客入内的第18层。

北京饭店神秘的18层

“那一层不接待客人,专门用来监听我们这些住在下面17层的客人,”孔杰荣说,“每天早上我们看到这些人到酒店来,坐电梯上去,每个人都拎着黑色的公文包。”

孔杰荣和他的西方同伴知道,在中国,他们的电话是被窃听的。那以后的日子里,他多次去中国,监控如影随形,于他已是稀疏平常。不止一次,刚和他在出租车里谈过话的朋友一下车就被当局有关人员盘查。

“但这些都是很初级的手段,”孔杰荣对美国之音说,“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想要去任何地方、说任何话而不引起别人注意已经不可能了。”

BBC记者和中共警方合作,在贵州省贵阳市测试“天网”系统。

上亿只无所不在的“眼睛”

BBC12月11日的视频报导指出,中国全国已有1.7亿个监控视镜头,许多监控系统都安装了人脸辨认系统,中共当局预计未来三年再安装约四亿个新镜头。

这些被安装于公共场合的监控镜头,不少均装有人工智能系统,能识别人脸、推断性别、年龄、表情、衣着及种族。在贵阳市公安局的监控中心大厅内,墙上设有一幅大型落地屏幕,上面显示各监控录像画面及个人面部资料比对等。在贵阳市的电子数据库,存有全市所有居民的照片。

BBC记者沙磊和中共警方合作,在贵州监控中心进行实地测试,让贵阳警方将自己的照片列入数据库“黑名单”内,模拟被公安通缉,测试警方能在多少时间内追踪到他。结果记者坐车到市中心下车,并走到车站,指挥中心就获得来自车站“西客站售票厅北安检4号机”发现沙磊的画面,并精确定位“售票厅中间柱子(5)”,几名警员迅速上前包围他。这整个过程,只花了7分钟。

报导又介绍了位于杭州的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专门生产具人脸识别功能的监控镜头,是中国监控产品巨头。其旗下的“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殷俊向BBC介绍,他们的技术能识别每张面孔及对应的身份证,并透过人车匹配,或人与亲友的匹配,甚至是透过目标人物常接触的人,回溯目标人物过去一段时间的行径路程。“当摄像机或传感器多到一定密度时,其实我们可以知道你经常和谁在一起。”

中共的天网工程,过去即引发侵犯隐私的质疑。但贵阳警方向BBC宣称,当民众需要帮助时,他们才会使用这套系统,否则不会采集他们的信息。信息将被收录进大数据系统,视警方需要使用。

BBC记者问:“如果说你没有什么要隐瞒,那就没有什么可怕的?”警员回答是,认为民众不需担心。

但异见人士、北京诗人季风提出不同看法,他向BBC表示:“每天你都感觉到有一只眼睛盯着你。一只无形的眼睛。不管你干什么事,你总是有所顾忌。”他认为,中共当局用电子监控系统,主要是为了维稳:“高科技为警察维稳提供了方便。他们的思路如果不改变,对一些异见人士进行监控,可能起更大作用。”

越套越紧的枷锁

美国之音报道,这样的情景让孔杰荣想起“毛时代”那些骇人听闻的故事:“文革”时,单位中、弄堂里,处处都可能有告密者。说不准你的哪句话就会被人举报,就连一个屋檐下自家的孩子都不能完全信任。

孔杰荣说,中国日趋成熟地将互联网监控、警察机构、“司法”部、检察官和法院结合起来,将言论自由的空间挤压得越来越小。

“就好像套在人们脖子上的一个枷锁,越套越紧,”他对美国之音说。

恐惧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变沉默。孔杰荣发现,就连在中国生活的外国人也可能传染上这种恐惧。

几年前,他和太太结束了一段在中国的生活,回到美国麻萨诸塞州的家中。一天,太太在闲聊中提到他们在中国的一位异见艺术家朋友。

孔杰荣回忆道:“说出这个中国人名字的一瞬间,她突然压低了声音,我说:‘琼,没事的,我们这是在美国。你用不着小声说话。’”

协助华涌逃亡;北京五村民被捕

中国天网甚至被网友形容为“挑战人类底线的黑科技”,这项“黑科技”现在还极有可能被用来抓捕北京当局的头痛人物──北京宋庄艺术家华涌。

自由亚洲电台13日报道称,北京西红门镇新建村的村民因为被当局强拆,家园不保,曾向到场协助他们的华涌诉说苦况,后因协助华涌逃离村庄,多名村民受到当局打压,现在被当局拘留。

华涌于周二(12日)在网上发出与村民的语音对话,村民表示警方于周日及周一两天抓走了至少五名村民,至今仍未获释。

中共“天网”不是打击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维稳

资料显示,天网工程是中共政法委带头,中共公安部联合信息产业部(现在的工信部)等相关部委共同发起的。“天网”监控智能人脸识别系统在中共十九大前已经投入使用。当时有网民用“毛骨悚然”形容该系统。

大陆中新网今年9月29日的一篇报导中坦承,天网工程的首要任务实际上并不是打击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维稳。这是为什么类似拐卖儿童、抢劫偷盗等社会治安事件仍然得不到彻底有效打击。

《华尔街日报》曾刊文批评中共利用人脸识别技术欲监控国人。报导说,美国使用该技术是为了确认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而中共的目的有所不同,中共正快速运用新技术对公民进行监视。

奥威尔的时代来到了

美国之音报道称,“这些设备当然有遏制犯罪的价值,”有中国法律问题泰斗之称的孔杰荣教授说,“但是当你生活在一个连践行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都被列为犯罪的国家,思想交流、写作、出版……一切都被列入监控中,成为数据收集、分析的一部分。”

“奥威尔的时代来到了,”孔杰荣感叹说。

英国左翼作家、记者和社会评论家乔治·奥威尔上世纪40年代写就的《一九八四》等一批政治预言小说至今被奉为经典。“老大哥”是这本书中的恐怖统治集权人物。在奥威尔的笔下,秘密警察和思想监控无处不在:

“你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了:你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是有人听到的,你做的每一个动作,除非在黑暗中,都是有人仔细观察的。”

今天重读奥威尔的这段文字仍然让汪女士脊背发凉。几年前,她因为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进了看守所。

随着网络监控技术的迅猛发展,中国的七亿多网民中,像她这样遵纪守法,无意中触碰当局红线的普通人越来越多。有些人仅仅因为和家人、朋友在私信中说了一句玩笑话就遭受牢狱之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