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经济要完?负债209万亿 25个省市财政破产

西方和中国学术界对中国前景的预测不绝于耳。学者程晓农近日表示,过去拉动中国的经济的两个因素,外贸和房地产的热潮已经消失,并指出2016年中国25个省市财政入不敷出。国际货币基金报告称,中国整体负债达到209万亿元人民币。陆媒称,美国央行近日加息后,中共央行稍有不慎,极可能直接引发金融危机酿成整体性的经济危机,再变成社会危机。

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和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最近在日本和台湾出版了他们的新作“中国:溃而不崩”一书。

15日程晓农在美国之音政论节目中表示,中共政权是一个盗贼型政权。改革40年来各级官员和红二代当中很多人都发了横财,而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又为他们开创了一条保财保命的新出路,就是“出走”,即转移资产、移民国外。

红二代和官二代们走了这条路,就改变了他们与中国的关系,他们不再与中国共存亡,而是象“殖民者”一样,捞够就开溜;对他们来说,中国这块故土就变成了“被占领地区”,从国内搜刮财富,再拿到国外安度余生。这种行为与盗贼相同,还不如土匪呢,因为占山为王的土匪还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只有盗贼是偷完就溜,不会与被偷的人共同生活下去。

程晓农说,今天的中国,作为社会支柱之一的伦理道德已经沦丧。人心崩坏的特点是两个,第一,价值观扭曲导致行为扭曲,许多人为了钱,不惜采取各种损坏他人的行为,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大家彼此不敢信任。

第二,道德标准跌穿底线,不讲是非,不辨真假,只按个人利害来判断行为得失。人心崩坏对一个社会的破坏力在于难以修复,无论是政府,还是思想启蒙,都无法轻而易举地重建道德伦理。在一个时代,一旦许多人都人心崩坏了,今后许多代人都会自然继承这样的人心崩坏。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底线由此崩盘,中国的民主化将来也必然艰难竭蹶。

如履薄冰的中共央行

12月14日凌晨,美国央行宣布加息,这已经是美国今年内第3次加息,结果立马引发全球主要经济体恐慌。

陆媒财经头条15日文章称,如果中国不加息,中美利差就会不断收窄甚至美国利率超过中国,资本是逐利的,如果美国的利率高,钱就会更多往美国跑。

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从美国2014年开始停止QE后,再到2015年末开始加息,中国的资本就一直处于外流当中,外汇储备从4万亿美元消失了1万亿美元。

好不容易才在今年稳住资本,外汇储备稍稍回升,如果美国利率超过中国,那资本必然也会继续外逃。

不加息资本外逃,加息央行更难受。

文章表示,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总债务244万亿元(不含外债),外债规模估计在1.5万亿美元,中国合计的债务大概是255万亿人民币。

我们可以简单算一笔账,如果中国也跟着加息一次,直接提高基准利率,幅度跟美国一样只需要0.25%,每年光是利息都需要额外增加6375亿元。

文章指出,只需要加息一次,直接提高基准利率每年都要增加这么多的利息成本,你还能认为央行敢跟着美国那样一步步加息吗?由于总数太大,所以央行很痛苦啊,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如果紧跟美国那样的加息方式,只要利率加到一个还不起利息的临界点,就会形成大规模违约潮,大家一起玩完,直接引发金融危机酿成整体性的经济危机,再变成社会危机……

文章强调,如果明年美国继续启动更大规模的加息潮,央行会进一步锁紧货币供给的水龙头。

这意味着未来很多承受不起利息成本的中小金融机构,会因为资金链条断裂开始大面积违约甚至引发倒闭潮。

文章提到,2015年3月底国务院正式发布《存款保险条例》,该条例自2015年5月1日起施行,根据条例,银行如果倒闭最高偿付限额为50万元。

此外,银监会正在起草《商业银行破产风险处置条例》,正在加快推出银行破产条例,这其实意味着银行也可以破产的时代将要到来。

程晓农:过去20年中国经济的两个引擎已经消失

为什么中国过去几十年经济高速增长不可复制?对此程晓农表示,中国的经济繁荣主要靠两个因素,一是引进外资、加入世贸组织带来的出口热,而是房地产热。这两个因素都是一次性机会,可一而不可再。这样的一次性机会消失后,中国也就告别了以往的经济繁荣,进入了中国政府所说的“经济新常态”,也就是不再有繁荣的长期经济困难。

程晓农在谈到繁荣不再的后果时说,中产阶层是过去20年经济繁荣的受益阶层,不少特大城市的中产家庭因房产增值而成为千万富翁,他们当然希望保财、保经济社会地位。但一个冷酷的现实是,政府要自保,就必然从有产阶层兜里往外掏钱,即将全面推开的房产税就是第一步。对底层社会来说,过去经济繁荣时他们不过是有口饭吃,今后国家的经济日益困难,他们的生活将变得更艰难。

中国大陆25个省市财政入不敷出

程晓农认为,中共虽然建立了强大的国家机器来全方位控制社会,但中共维稳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压力。维稳要养军队、警察等镇压机器,开销很大,2016年上调军人待遇之后正连级每月拿8-9千。而经济繁荣结束后中央财政和各地方财政都越来越紧张。

程晓农指出,过去4年中国的财政真相是,31个省市中只有上海、广东、北京、浙江、江苏、福建这4省2市的财政收大于支,剩下25个省市的财政都是支大于收,靠中央财政拨款活下去。有结余的这4省2市只能盈余3万亿,而其他差钱的25个省市今年的财政缺口是5万亿;五分之四的省市吃中央,而去年中央财政已有4万亿缺口,今年的亏空会更大。

陆媒阿斯达克财经网报道,东北三省缺乏新经济产业,留不住年青人,及企业中高层。黑龙江官方数据承认让省流失了一百万个年青人及壮年人,但私人统计却流失高达400万人。没有年青人工作,税收大减,退休基金立即入不敷支。黑龙江省2017年退休养老金赤字达到310亿元人民币,挪用2016年累积80亿元,缺口仍达到230亿元,地方政府已经没有能力解决。

国际货币基金报告:中国整体负债达到209万亿元人民币

上述财经网报道称,12月6日,国际货币基金,发表每五年一度的国家债务审核报告。2011年国际货币基金曾对中国负债作出详细审核及发表报告,当时国家中央,地方政府,企业及个人借贷达到国民生产的1.8倍。

国际货币基金认当时认为中国整体负债受控,没有债务危机。到2017年,情况比六年前严峻,国际货币基金,发表报告警告,指中国整体负债已经达到危险程度,需要努力去杠杆,减低负债。

按国际货币基金报告,中国在2017年整体负债,包括国家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及私人借贷,已经达到国民生产的2.55倍,达到一个让人感到危险的水平。

如果以2017年中国的国民生产82万亿元人民币来计算,中国整体负债达到惊人的209万亿元人民币。209万亿元债务,若以平均4%息率计算,每年利息支出达到惊人的8.4万亿元人民币。

国际货币基金指出三点危机:1.信贷增长速度太快,由2011年国民生产的1.8倍,升至2017年的2.55倍;2.正常受监管的信贷市场以外,即是影子银行高速增长,不受到有效监管,情况令人担心;3.中央政府继续支持破产企业,令到信贷危机得不到改善。国际货币基金警告,必须改善国家的债务问题,重要是去杠杆,免得整个金融体系陷入危机。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