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被埋藏15年的“憾世遗书” 看过的人都哭了!

这个世界,总得有一些人,为一些事,呐喊!

白鱀豚淇淇

人间天堂,吾之地狱。

天地浩渺,吾身难栖。

2016年初,周星驰的《美人鱼》,呼吁环保、痛斥“声纳对海洋动物危害”,收获5.53亿美元票房,创下历史票房新高度。

追溯至2009年,为海豚奔走呼吁的路易·赛侯尤斯导演,拍摄了记录长片《海豚湾》,一经问世,赢得了包括奥斯卡金像奖在内的22项世界大奖。

▼海豚湾,暗藏杀魔的炼狱之地

海豚湾在日本最南部和歌山县的太地町,风景秀美,然而每年,平均有23000条海豚在这里被“合法”围杀。

面朝太平洋,三面悬崖高耸的太地町,看起来实在是一个桃源圣地。

5000吨海豚肉出现在日本市场上,无数海豚的尸体,成为世界上很多超市中的“鲸鱼肉”。

▼多么讽刺的供养碑

海豚湾的悲剧,不由得让人想起发生在中国最近一个真实的物种灭绝的例子:白鱀豚的功能性灭绝,向我们淋漓地展现出“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幽冥中,我们已注定负此良友。

如果白鱀豚淇淇会用人类的语言,我想他定会写一封遗世绝笔,给这个世界留下他最后的痕迹。

我是白鱀豚淇淇,你们眼里的“长江瑰宝”,不久我将离开这个世界了。

这几天,与我朝夕相处的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很紧张,看得出来,他们是真心爱我疼我的,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场盼望已久的解脱。

1979年7月14日,是科学家给我定的生日。

1980年1月11日,妈妈带我一起捕食、玩耍,我永远记得那一天,水好像格外清,天好像格外蓝。

我和妈妈玩得太开心了,不小心误入了长江交接洞庭湖湖口的浅水区,渔民遂用渔船堵住浅水区出口处,用铁钩将我从水中钩起来。

那时候,我身长147公分,体重36.5公斤,才一岁多。

我没有像妈妈一样有力气,她哀鸣着,留着泪挣脱了围捕,但是她回头凝望我的最后一眼,我永远记得:痛楚,无奈,愤怒。

妈妈很美,是我见过的最最美丽的白鱀豚,温柔慈爱,爱说爱笑。

我不知道,我离开她之后,她以后的生活会是怎样。

但是我希望,她后来能有好几个弟弟妹妹在身边,欢快的嬉戏,也许,她会淡忘了我的离去带给她的伤痛。

被捕获一星期后,我奄奄一息。

渔民用铁钩,在我颈背部钩成的两个直径4公分、深8公分、内部连通的洞已严重感染。

人类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法,和特制的“背心”和云南白药等,经过4个多月的救治,我的伤口才逐渐愈合。

科学家们很重视我,对我视若珍宝。

给我起名“淇淇”,有“珍奇”、“稀奇”,水中动物的意思,还与“白鱀豚​”的“鳍”字同音。

无论如何,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名字。

我比较挑食,只吃淡水鱼。

为了不让我缺少营养,这里的科学工作者还在鱼肚子里放进诸如维生素C、E、复合维生素B、叶酸等各种营养药品,后来改喂施尔康。

同时,他们会定期打扫我的住所,安排定期体检。

为了让我在武汉这个“热火炉”中安然渡夏,他们给我露天的池子搭上了遮阳棚,给我服用防暑降温的中成药,同时还给我冲凉。

直到1992年,我迁入新居后,使用可以降温的循环水,夏天就更好过了。

这里的工作人员像我的父母一样,对我的一切照顾得无微不至,特别是对我的婚姻大事操碎心。

1986年3月,他们曾成功为我寻求到一头尚未成熟的雌性白鱀豚──珍珍。

“珍珍”刚捕捉回来时,因病没有力气浮出水面呼吸,她的父亲怕她憋死,就帮着女儿把她的头托出水面让她呼吸。

可她的父亲自己却从捕上来后就绝食,终于又饿死在人类的手中。

在短短的时间里,“珍珍”先失去了母亲,又失去了父亲,孤零零地活在这里。

这让她忧伤成疾,总在看病。

有一次,珍珍告诉我,她是和父母一起游玩时候被捕捉的。

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人类只捕捉了她和她的父亲,却放走了她的母亲。

可是我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人类想给我多找一个伴,开始人类以为珍珍的父亲是头雌性白鱀豚,后来才遗憾的发现不是。

但是人类看珍珍的情况不好,又不舍得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就留下了她的父亲。

但是我没有告诉珍珍,我怕她恨我。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是无奈的事实,我也很痛心。

让我更痛心的是,我后来听说珍珍和她父亲运走后,她的母亲一直在那里打转,直到第二天还在那段江里游来游去,孤独无助地哀嚎着。

这些我都没有告诉珍珍。

珍珍与我相伴整整两年半,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最值得回忆的日子。

靠着这些短暂美好的回忆,我度过了无数个孤寂难捱的夜晚。

可是,当我们情投意合就要完婚时,珍珍因患肺炎于1988年9月离我而去。

当时,我痛彻心扉,真想随她而去,她是那么美丽善良,那么年轻。

1995年底,他们又从长江捕捉到一头雌性成年白鱀豚,放到了湖北省石首市的长江天鹅洲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半年后,我正满怀希望过上新生活的时候,听到那头雌性白鱀豚触网而死的消息。

从那以后,据说,受经费短缺所限,活体捕捉白鱀豚的条件和技术未能改善和提高,加上野外我们白鱀豚的数量越来越少,捕豚工作不得不中止。

所以,我一直单身至今天,垂垂老矣,活着没有任何的希望和期盼,更勿论快乐了。

1996年1~5月间,我患上了严重的肝损伤,并发高血脂、高血糖症,生命垂危。

通过整整4个月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我才转危为安。

你们看,我是不是跟你们人类一样,有生老病死,有七情六欲,有爱恨情仇?

我住在是专门给我修的豪华宅邸里,有素质很高的科研人员专人照顾我的饮食起居,锦衣玉食。

听说人类有很多人向往这样的日子,可是我不!

我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着里的日子,除了珍珍在的那段时光。

我本属于长江,那里是我世世代代的家园,我们的祖先在西元2000万年前,就离开了海洋进入长江。

西元200年前,《尔雅》中出现关于我们的描述,并称“长江女神”。

当时长江中的白鱀豚数量至少超过5000头。

现在,人工饲养的白鱀豚全世界就只有我。

说到知名度,我们当然远远赶不上大熊猫。

不过,要论起辈份,大熊猫的存在只有五六百万年,我们在地球上可生活了2500万年左右了。

1979年,中国政府将我们定为“濒危水生动物”。

1986年,中国专家在国际会议上宣布,已不足300头。

同年,我们被国际自然环保联盟列为世界12种最濒危的动物之一。

1993年,有关专家再次发出警告:白鱀豚数量已不足百头。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孤独终老的重要原因,我的族类已经太少太少了。

一想到将来我们的族类可能成为下一个恐龙,只有一具具残骸和一片片化石在博物馆里展出,我就不寒而栗。

今天是2002年7月14日早上6点半,平时照顾我饮食起居的人,刚刚来看过我。

我很好。

其实,我从2年前就明显感到自己进入快速衰老状态:颈部皮肤松弛,皱纹增多,体重减轻,不想吃喝,体质下降。

我现在从没有的平静,想到了很多事,此刻,特别特别想珍珍,特别特别想去照顾体弱多病的她。

我仿佛看到她还像年轻时一样,围着我打转,游来游去,嘻嘻嘻笑着。

马上就能去找她了,我感到从未有的轻松愉快……

2002年8点25分,当饲养员给淇淇喂早餐时,发现淇淇已在池底“沉睡”,突然而又安详地离去了。

在人工饲养条件下存活了22年185天,是人工饲养下生存最长的一头白鱀豚。

2006年,七国科学家在长江进行了40多天大规模搜寻后,未发现一头白鱀豚。

2007年8月,英国《皇家协会生物学快报》期刊据此发表报告,正式公布白鱀豚功能性灭绝。

专家们绝望地称其为“活着的灭绝动物”。

白鱀豚和大熊猫、水杉一样,都有“活化石”之称,都是“孑遗生物”。

大熊猫、白鱀豚、扬子鰐、中华鲟、白鲟等动物,水杉、银杉、银杏、香果树、树蕨等植物,都是仅存于中国的世界著名孑遗生物,它们是在长江的庇护下才躲过了九死一生的地质灾变。

长江流域正是以其优越的自然地理环境,成为世界罕见的孑遗生物避难所。

可是现在,长江正日益失去这种特质。

白鱀豚的命运,就是生态环境恶化,导致长江流域生物多样性危机的缩影。

一个物种灭绝之后,它便从地球的生命序列中不可逆转地永远消失了,它所具有的独特基因库亦不复存在。

而生物多样性的任何损失,即使花再多的钱和用再先进的科技也无法恢复和弥补的。

如今,很多人在为保存白鱀豚进行着最后的努力,虽然谁也不敢奢望这能够使它免遭灭顶之灾。

不能容纳白鱀豚生存的长江,最终也必将不能容纳人类的生存。

保护长江,保护像白鱀豚一样的珍稀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这并不是人类第一次把一个物种生生逼上绝境。

仅是海洋生物就有太多与白鱀豚命运相同物种,活得异常艰难。

2016年1月,还是路易·赛侯尤斯的记录长片《竞速灭绝》,淋漓地揭示了令它们绝望的残酷现实。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PTT01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