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退休省级官二代1人牵6虎 江泽民曾庆红儿子更不得了

Image result for 江绵恒 江绵康 曾伟

天津城建系统塌方式腐败的一长串名单中,已经有多人因赵晋落马,可能还有更多人牵涉其中,甚至扯出中纪委内鬼。上月,又一个涉“贪二代”赵晋案的官员获刑。赵系江苏省委原常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之子。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连已下台的省级官员的儿子尚能如此,常委级别的官二代更无法想象。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他们的儿子贪腐会让人瞠目结舌。

江苏省委原常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之子一人牵6虎

据中国新闻周刊近日报道,2017年11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天津市规划局东丽区规划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樾滥用职权、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王樾因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获刑两年六个月。判决书透露,王樾与赵晋在天津开发一个名为君临大厦的楼盘密切有关。

君临大厦矗立在海河之滨,位于天津繁华地带。资料显示,该楼盘工程总高度239.6米,系天津的第二高建筑,仅次于336.9米的津塔,总占地面积1万多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0万多平方米,工程造价4.5亿元。

该项目由赵晋的天津星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2007年开盘,2010年8月交房入住。

赵晋

而王樾并非第一位因牵涉君临大厦而获刑的官员。

资料显示,该楼盘在海河之滨,位于天津繁华地带,总占地面积1万多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0万多平方米,工程造价4.5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1美元)。

王樾,曾任天津市规划局建设项目管理处副处长,天津市规划局津南区规划分局党组书记、局长,天津市规划局东丽区规划分局党组书记、局长。

判决书显示,天津星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某)2008年兴建的君临大厦项目,采用违规设置虚假装饰性阳台的方式偷逃建筑面积,造成国家土地出让金及配套费经济损失3,700余万元,申报及审批的相关书证均有王樾签字同意。

赵晋,是江苏省委原常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之子,有“赵衙内”“最牛开发商”之称。

报道称,为报答王樾在君临大厦审批方面给予的“支持”,赵晋给予了丰厚的回报。判决书显示,王樾在担任天津市规划局津南区规划分局局长和东丽区规划分局局长期间,多次收受贿款,总计175万元。

王樾并非第一位因牵涉君临大厦而获刑的官员。

2002年12月至2015年4月,历任天津市河北区副区长,河北区委常委、副区长,河北区政协主席崔志勇,因君临大厦项目于赵晋成了“忘年交”。崔志勇受贿所得近1,500万元财物中,有190余万元为赵晋所“答谢”。

2015年4月,据天津市纪委消息,天津市河北区政协主席崔志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君临大厦还把中纪委的官员拉下了水

2017年1月3日,由中央纪委宣传部、央视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在央视播出。

该片透露,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两名被查的“内鬼”罗凯、申英均涉赵晋案被查。

报道称,中共中央纪委的干部以三折的低价从开发商手里购买了房产。最终,当这名开发商涉案被调查,这些干部的问题,也在调查过程中被一一牵扯出来。

2014年6月,赵晋在其北京住所被带走调查。随后,赵晋公司的10名高管也被带走调查。

赵晋案因“一人牵连六虎”备受关注,包括其父赵少麟,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以及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

上述六人均已获刑。但时至今日,赵晋案仍未宣判。

“中国第一贪”——江泽民儿子江绵恒

八十年代江泽民地位不稳,便让江绵恒去美国留学、拿绿卡,观望中国形势。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全家回来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后担任所长。随着江泽民地位的稳固和权势的增大,江绵恒投入商海,当官发财两不误。

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开始了他的“电信王国”生涯。上联是由一位姓黄的上海市经委副主任策划创办,为此而付出了大量心血。但是成立和运作了三个月之后,黄突然被调回经委,然后“空降”而来谁也不认识的江绵恒,并且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而成“电信大王”。那位黄先生就此消失,连名字都没有人记得了。“上联”就这样被江绵恒抢去。

明面上“上联”是国企,但实际等于江绵恒私产。江绵恒以上联为个人事业的旗舰,坐镇上海。由于他是江泽民的儿子,所以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做生意包赚不赔,海外华裔和西方商人包括雅虎掌门人杨致远等纷纷上门拜访或投靠,几年时间江绵恒已建立起他的庞大电信王国,2001年上联和上联控股的公司已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中国网通等。业务相当广泛,如电缆、电子出版、光碟生产、电子商务的全宽频网络等。

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经济领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的董事会,他也有份。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机,无意中发现空中杂志上刊登的上航董事会举行会议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绵恒,但上航正式股东名单则从未向社会公布过。他们说,江绵恒既是中国电信大王,也是上海滩的大哥大。

这还不能使江氏父子满足,因为在中共的历史上,富商做的再大,没有官位做保证也是危机四伏。于是1999年12月2日,国务院宣布的任免名单中,令人跌破眼镜的出现了江绵恒的名字,他被江泽民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坐着火箭挤进国家领导人的行列。

2001年5月,在香港举行的《财富论坛》,江泽民带了“国家领导人”江绵恒出席,介绍给非富即贵的国际要人认识,特别是跨国公司的富豪们,以扩大江氏王国的实力。果然在中国申奥成功的第二天,江绵恒就开始与这些外国富豪们签下大笔订单。此时,江绵恒已经成了中共“官商一体”的最高代表。

在没有“中国网通”之前,江绵恒是“网通”老板,他扬言说要吞并“北方电信”,其实“网通”早已经让江绵恒给折腾空了,他根本没有能力收购“北方电信”。为了解除江绵恒的危机,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国电信必须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

2004年9月,作为大陆四大电信商最后一个没有上市的公司,“网通”的上市时间表一拖再拖,10月是最后期限。为何中共四大电信商中的三个都有上市实力,而江绵恒却在得到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后还是没有资产?钱哪里去了?

曾庆红儿子曾伟攫金不手软

2016年12月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刊登杨宁一篇文章,据透露,正是在曾庆红担任国家副主席一职期间,其子曾伟开始了大捞特捞。

文章称,据说,曾伟做生意的格言是:一笔项目的进项少于两个亿,免谈。曾伟除了插手上海大众汽车、东方航空、北京现代汽车等公司,获取巨额佣金外,还在北京开了一家基金性质的公司,主要是通过内部管道获知都有哪些公司欲“股份制改造”并上市发行,然后曾伟的公司会主动锁定那些公司,与他们联系,“协助”这些企业顺利上市。

曾伟的公司声称,自己可以包办企业股份制上市发行的所有“政府批件”,条件是购买即将上市的企业原始股,比如两千万股,按每股1元算,曾伟只需支付两千万元,但企业一旦上市溢价发行,比如每股10元,曾伟手中的原始股就在短期内迅速增值到两亿元,这就是曾伟著名的“没有两个亿的进项,免谈”的由来。

另有消息披露,现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的刘振亚,曾经帮助曾伟在山东鲁能集团私有化过程中获利上百亿,并为曾家输送利益。2015年7月,华电集团公司总会计师、曾在鲁能集团任职的王怀书的被免职或与此有关。

随着曾家获利愈来愈丰厚,曾庆红开始寻找后路,为资产寻求保险箱。十七大召开的前一年,曾庆红对自己是否能继续留任没有把握,于是2006年拍板让儿子一家四口移民海外,把不义之财转移出去。曾庆红的考虑是,英美太显眼、容易被盯上,澳洲相对安全,2007年初曾伟夫妇以购买豪宅在澳洲拿到了商业移民身份,既洗了钱,又给全家留了一条后路。

曾伟夫妇2007年移民后,于2008年以3,240万澳元(合人民币2.5亿)的高价购买了东悉尼Point Piper区的建于1908年、占地1100平方米的豪宅“克雷格-Y-莫尔”。据悉,这乃是澳洲第二昂贵豪宅。此事本无多少人知晓,但在国内横行惯了的曾伟夫妇没想到的是,他们本想将豪宅推倒,再花500万澳币(4千万人民币)按照他们的意思重新盖一栋的想法曝光后,惊动了整个澳洲。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孙瑞后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