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政党 > 正文

方华:中共离崩溃已不远

多行不义必自毙,现在开始,对中共及中共的追随者的果报已开始逐步显现,希望中共官员与中共组织中的成员能快快清醒起来,早日与这个邪恶的政党决裂。

2017年,中共江系势力已被清理殆尽。中共“十九大”会议上,习近平显示出对权力控制越来越强的信心。但是,紧随“十九大”后出现的几件大事却于中共政权大大不利,一时间内忧外患,好像是触了霉运,然而这些事件的出现绝非偶然,而是中共走至末路时的必然。其实,这些事件已经是中共崩解过程的呈现。

一、“红黄蓝”幼稚园性侵儿童事件

一方面是幼儿懵懂无邪、言之凿凿的讲述,以及家长顶着孩子名誉受损之痛苦,所做的勇敢披露;另一方面则是官方全面消音,阻断采访,轻率抛出调查结果,不负责任的否定事实,用硬碟损坏这样明显的谎言掩藏证据。在这样的情况下,稍有理智的人,都会对官方的做法产生强烈的质疑,因为这显然是一种包庇行为。

可是“红黄蓝”幼稚园疑似群体性侵事件,性质极为恶劣严重,执法机关、宣传、教育等政府部门,怎么敢对这样严重的问题袒护包庇呢?原因可能有四:一,“红黄蓝”幼稚园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幼教连锁机构,在资本市场很活跃,9月底刚在美国上市,很可能与中共高层利益集团存在有难以摘清的利益关系,包庇“红黄蓝”,实际就是在保护这些得利者的钱包;二,性侵事件被指涉及“老虎团”,“老虎团”是北京卫戍部队,其势力不可小觑。至于案件是否更直接牵涉到更高级别的军官或官员,虽然无法确证,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为了维持军队的形象,袒护那些身居高位的坏人,中共宁可对这些揭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已无法否认的丑闻来个概不承认;三,所有的国家权力与国家机器都在中共的掌控之中,老百姓的质疑、愤怒只能在网上兴点风浪,中共即使公然耍赖,践踏法律,袒护犯罪,老百姓又能奈何呢?四,中共政权已是岌岌可危,任何一个群体事件如果升级,都可能演变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越是这样,中共越不能认错,因为它的罪恶实在太多,它最怕的是只要它稍一退步,所有在历史上它造下的业债,人们会一股脑找它偿还,如果那样,它将堕入万劫不复之深渊。为了逃避那必然会到来的一天,中共只能压制舆论,死不认错,而除此之外它也已没有其它办法。

也就是说,为了中共的面子,为了利益集团的财富,为了中共政权的苟存,中共再一次用其垄断到无所不在的威权,弃受到严重伤害的幼儿和家长的利益于不顾,压制了民意,掩藏了罪恶,也再一次证明了其本质上的邪恶。

二、北京的三项“大跃进”式行动

关于北京最近风风火火开展的三项整治行动,借用网友们的概括就是:“赶人赶一半,停了;拆牌拆一半,停了;禁煤禁一半,停了。”在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中国的首都,出现如此混乱的政府行为,不仅直接干扰了北京城市生活的基本平衡,损害了市民、特别是底层百姓的生存权益,对政府自身形象的损毁也是非常严重的。

就说清理低端人口吧,其大谬处有四:一,整个政府都是唯上命是从,只知讨好上级,却丧失了起码的作人的良知,只知讨上级高兴,却不顾民生之艰难,如此之官僚作风是中共长期集权独裁的必然结果;二,野蛮施政,充满歧视,对施政物件没有丝毫的同情悲悯,把底层百姓视如敌人,这已足见中共政权之冷血;三,采用强制性行政手段时根本视法律为无物,公民的迁徒自由被粗暴剥夺,暴露了中共政权向来以权代法的粗鲁颟顸;四,短短几天内,估计赶走京地驻留人口多达十余万人,直接导致北京诸多服务行业人员骤减,瞬间打破了北京生活系统的平衡,这又证明了中共政权的无脑愚蠢。

此外的“天际线”行动、煤改气行动暴露出来的问题也都与“清理低端人口”行动相似,这种运动形式的执政方法,说明中共政府中已没有人为百姓、为民生、为国家负责,当官不过都是为保自己的俸禄而已罢了。

三、美国的减税政策与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否定

在国家内部的执政形势一团糟的同时,由川普总统领导的美国政府也接连作出两项经济上的决策,直接给中共政府带来严峻的挑战。一个是川普的减税政策,另一个就是美国正式向WTO提出拒绝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经历了中共当政这半个多世纪的破坏与摧残,中国现在的经济已经非常脆弱,实体经济疲软萎靡,主要是靠金融泡沫、出卖自然资源和压榨民众在支撑。而现在这三个支撑点都已处在崩溃的边缘,如果再受外力的逼迫,那么其崩溃的系数又会大大增加。

但是川普总统的减税政策,是为了美国利益而制定的,并没有想对其它国家造成经济威胁的恶意。但是全球市场环境下,美国的减税政策会吸引世界资金的大量流入,而资金流出最多的国家当然就是那些税收沉重的国家,众所周知,中国就是一个依靠极高的税收来维持国力的国家。

然而想要中国跟随美国实行减税政策却非常困难。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税收的大部分收入都是在养活这个庞大无比的政府,同时供养著从顶层至底层,层层吃拿卡要的官员的腐败,一旦减税,必然会冲击到这臃肿、贪婪的政府架构。

中国的政府之所以这么庞大,也是因为它被共产邪灵附着所致。为了达到对全体中国人的全方位的思想和精神上的控制,中共政权在每一层政府都必须配一套共产意识形态的班子,并且设立各种机构管控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许多本来应由社会和市场自行调控的生活内容,包括教育、新闻、文化、人口的迁移与生育等等,却都必须受中共的严格管控。所以中国政府的结构无比庞大,政务支出也必然要比正常国家翻出数倍之多;再加上管控造成的权力垄断,直接导致权力寻租、权钱交易等腐败问题。“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句名言在中国得到了有力的印证。中共正是这样靠压榨中国百姓的血汗养肥著自己,站在中国人的头上控制着中国人。

至于中国在WTO组织中失去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中共政权的反驳恐怕连自己都感到理不直气不壮,因为十五年前白纸黑字的承诺都没有做到,又有什么好狡辩的呢?为什么真正的市场经济难以在中国实现呢?仍然是因为中共的存在,中共必须牢牢抓住权力,才能达到其操控中国和奴役中国人的邪恶目的。计划经济时代,企业全部受中共管控,企业内部都要设立党组织,现在中共竟要把党支部也安插在私企、外企之中。其膨胀的野心使其丧失了理智,真以为“党”是可以管一切的。为了达到掌控一切的目的,它不在乎官场的腐败有多严重,不在乎百姓的生计有多艰难,不在乎资源被榨取殆尽,不在乎环境被污染到不可收拾。中共是根本不在乎把中国带入灾难的。但是中国政府尚有点良知的人应该理智的看清这一点,只有及早抛弃中共,中国才可能避免经济全盘崩溃的灭顶之灾。

四、朝鲜问题带来的外交困境

除了中国,只有朝鲜还在标举“共产”的邪恶旗帜。朝鲜这个被共产邪党搞的民不聊生的国度,还在肆无忌惮的向世界发出武力挑衅。随着其核武试验与导弹发射威力的不断升级,必须终结朝鲜邪恶政权的观点也越来越获得国际共识。美国一方面在力求和平解决朝鲜问题,一方面也完全做好了武力捣毁金家王朝的准备。朝鲜半岛出现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中国政府在朝鲜问题上的处境进退两难,非常尴尬,而一旦开战,又势必给中国带来许多难以预料的后续效应,甚至可能直接威胁到中共政权的稳固。

中共一直在明里暗里支持朝鲜金家政权,其实质就是在保护在世界上已经越来越孤立的共产势力,同时中共还利用朝鲜这个麻烦制造者,将其作为自己与国际社会作交换时的一个筹码。然而邪恶的本性总是贪得无厌的,对邪恶的豢养,最终必会自食苦果。中共现在已无法控制朝鲜,反而受朝鲜所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朝鲜金家政权有与世界同归于尽的疯狂,中共却对朝鲜政权垮塌后,对自己造成的威胁怀有深深的恐惧。

中共与朝鲜的反目,亦是共产邪党发展的必然,因为共产党不仅对外斗争不断,对内亦从不曾有过和平,这是它骨子里自带的好斗的基因使然。被中共控制的中国政府,现在既不能任由朝鲜胡闹下去,又不能转身支持美国,腹背受敌的滋味真是不好受。要想真正解决朝鲜危机带给自己的困境,办法也很明晰,只能是抛弃共产邪灵的控制,恢复正常的判断形势顺逆、价值好坏的能力,这样中共会解体,中国却不会因为朝鲜邪恶政权的灭亡而受到什么损失。

上述的几件事均发生在一个月之内,一时间一定会让现政权感到焦头烂额、危机重重,但这些还都只是表面上的危机,在深层,民意的动向更是表明了中共正走在末途的事实。认真观察网路上的民意,就可以发现中国人在变的越来越清醒,越来越无法忍受中共的各种倒行逆施,他们也不再把中国与中共混淆一谈。中共对思想与言论的钳制虽然越来越严厉,越来越无底线,但却吓不倒中国的民众了,反而是激起了更多人的反抗。

《尚书》中有言:“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是夏民对暴君夏桀的诅咒,今天,深受中共荼毒之苦的中国人对中共也怀有同样的切齿之恨。恶事做尽的中共现在也看到了自己即将灭亡的命运,所以表现的也越来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压制民意,粉饰太平,但这作为其的末路疯狂、垂死挣扎也终究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了。

从江泽民作中共党魁时,疯狂的喊出“中共要斗倒法轮功”那一刻起,中共就因其对“真、善、忍”精神的迫害铺就了自己的灭亡之路。因为它面对最善良的人,都要用最恶毒的手段去迫害,它还有什么恶不敢去做不能去做呢?共产党的邪恶基因挑选出了江泽民这样的世间丑类作其魁首,而江泽民操纵下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又在中共如山的罪业上加上永世不得翻身的天大罪恶。

多行不义必自毙,现在开始,对中共及中共的追随者的果报已开始逐步显现。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希望中共官员与中共组织中的成员能快快清醒起来,早日与这个邪恶的政党决裂。与中共的决裂,其意义不仅仅是顺应天下大势,自救己命,也是在做有利于苍生的好事。因为邪恶的力量越衰弱,中国的未来就越有希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