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踢爆弥天大谎:平型关大战共军逃跑真相

——中共“平型关大战”真相

在抗日战争中,这里曾发生过一次大型战役,参战的是国民党第十五军,而被安排协同作战的中共军队却是战场上的逃兵。为了掩盖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中共党史肆意篡改,大肆吹嘘中共军队取得了“平型关大捷”。

近日,中共媒体披露了参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阅兵徒步方队的构成,即包括三军仪仗队和10个中共所谓的“英模部队方队”,这10个方队分别代表“狼牙山五壮士”、“平型关大战突击连”、“百团大战”、“夜袭阳明堡”等。不了解中国抗战历史的国人或许就会认为这些就代表了抗战中最为辉煌的经典战例,代表了为中国浴血奋战的军人,殊不知与国民党22次大会战、200位将军战死沙场等英雄事迹相比,这些中共欺骗中国人的战役实在是上不得台面。笔者不妨为读者一一陈述。

〝平型关大捷〞是弥天大谎(网络图片)

先说说中共一向吹嘘的“平型关大捷”。平型关,亦称“平刑关”,在山西省繁峙县东偏北一百三十里,音讹为“平型”、“平刑”,是通烨窨的要隘;西北连浑源县,东南接河北省阜平县界。在抗日战争中,这里曾发生过一次大型战役,参战的是国民党第十五军,而被安排协同作战的中共军队却是战场上的逃兵。为了掩盖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中共党史肆意篡改,大肆吹嘘中共军队取得了“平型关大捷”。事实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1937年7月,日军全面入侵中国,抗战爆发,平津先后沦陷。8月20日,国民党召开国防会议,特将山西、察哈尔、绥远列为第二战区,以山西绥靖主任阎锡山为司令。不久,石家庄、张家口(今察哈尔张垣市)先后失陷,国军退守雁门关、平型关、阳方口(晋北要隘,在山西宁武县北二十五里)一带,晋北告急。

为确保兵家要地山西,牵制日军南下,国民党第十五军、第十八集团军(共军改编的,习惯上称“八路军”)均调归阎锡山指挥,负责巡守平型关以切断日军后方联络线。很快,时任十五军军长的刘茂恩率部抵达太原。后来他曾将这段历史记录在《刘茂恩回忆录》一书中。当时刘将军因没见到去雁门关督师的阎锡山,就去见了山西省政府主席赵戴文。双方谈及了中共军队参战一事。赵氏说:“八路军来了,帮打日本人。”刘将军则回复道:“八路军能帮我们打日本人?那真是日头要从西边出来了!恐怕待日本人打来,他们就会乘之而入,捣乱我们。”赵又说:“你怎知人家不帮我们?不要乱说哟。”随同去的一位营长陈宝山在旁听到,很不耐烦,就愤慨的对刘将军说:“对他(赵)讲:有我们,没他们(八路军);有他们,无我们。”

当晚,赵戴文邀请刘将军和中共将领朱德、彭德怀、林彪、聂荣臻、贺龙、刘伯承、徐向前以及周恩来等共进晚宴。打了十来年的对头竟同桌共饮,不免让刘茂恩感概万分,是以晚宴气氛多少尴尬了些。

宴毕,刘将军即率军乘火车,转同蒲铁路北上至怀仁县;听说大同弃守,即下车赶往占领平型关以西一带阵地,依临泰戏山构筑工事。泰戏山在繁峙县东北一百三十里,上有平型关。刘将军以十五军占领平型关正面阵地,向东延长四十里,西至北楼口八十里,军部则驻在平型关后小冶镇上。左翼是第三十三军,占领大小石口阵地,而十八集团军(共军)则是协同参加左翼雁门关一带,因此在主战场正面没有见到中共军队的影子。

在日军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主力进攻平型关及团城口(在平型关西三十二里)情况紧急时,林彪部潜藏在关右山区杨镇。9月23、24日,日军进攻,十五军给以严厉打击,第二营官兵均受伤,幸第一营及时增援,予以夹击,才把日军打跑。之后林彪获知敌军辎重队四百多人,多数徒手,少数步枪,在蔡家峪落后,遂以“以大吓小”的手法乘机出袭,虚幌一下就逃之夭夭,致使左翼雁门关战场出现空档。这导致日军从北楼口以西72里处左翼大小石口、茹越口堡(在繁峙县北六十里)突入,迂回威胁平型关国军的后方,使平型关战役最终功败垂成。

而中共为了掩饰他们的逃跑,竟夸大宣传什么“平型关大捷”,想欺骗世人。后来,他们在战报中称,歼灭日军1000余人;而日军的战报却称,在蔡家峪,日军亡167人,伤94人。不过是配合国民党正面战场的一场造成不良后果的小战役,中共究竟有何吹嘘的呢?又有何脸面称其“提高了中共和八路军的威望”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