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潘小涛:中共要开战 马上想起低端人口

记者采访农民工:“假如中国和日本开战,你愿意上前线吗?”农民工反问:“上前线有户籍限制吗?农村户口可以吗?是不是北京、上海户口的人优先上战场?要暂住证吗?要计划生育证明吗?要上岗证、健康证吗?需要有一年以上完税证明吗?我什么都没有,不是党员,不是干部,就是一农民,能上吗?还有,牺牲了大家赔钱都一个价吗?真打的时候,分单双号吗?冲锋前要摇号吗?可以站在城管、拆迁队和交警、路政的后面吗?如果我牺牲了,我的儿子可以和北京的孩子一个分数线上好大学吗?”记者当时就哭了。

北京市如火如荼清退低端人口之际,市长陈吉宁上月28日到外省民工聚居地之一的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巡视,声称“要以消除城市重大安全隐患、维护群众生命安全为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确保首都安全。

大量拆卸“违章建筑”后,十八里店乡到处都是颓垣败瓦,可是该乡墙子村上星期三还是发生另一场大火,造成五死八伤,大兴区太福庄村一栋正在拆除的旧仓库周三也起火,令一度放缓的清理低端人口行动,再火力全开,相信再大的反对声音也无阻这项愚政了。

网上流传一个段子以讽刺中共当局“有战事就低端人口、想享受就高端人口”的做法。记者采访农民工:“假如中国和日本开战,你愿意上前线吗?”农民工反问:“上前线有户籍限制吗?农村户口可以吗?是不是北京、上海户口的人优先上战场?要暂住证吗?要计划生育证明吗?要上岗证、健康证吗?需要有一年以上完税证明吗?我什么都没有,不是党员,不是干部,就是一农民,能上吗?还有,牺牲了大家赔钱都一个价吗?真打的时候,分单双号吗?冲锋前要摇号吗?可以站在城管、拆迁队和交警、路政的后面吗?如果我牺牲了,我的儿子可以和北京的孩子一个分数线上好大学吗?”记者当时就哭了。

这个段子的讯息量很大。总的来说,没权没势的人特别是一介农民或农民工,他们受到很多不平等对待,居住和工作在大城市要申领各种证件,但享有的权利极少,子女入学、居住、赔偿等受歧视,将中共极度功利的治国手法表露无遗。这是典型“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低端人口,也就是九亿多农村人口及城市的农民工,均为农村户籍,占总人口七成,他们从中共打江山那天起,就是最支持中共的中坚力量。甚至毛泽东五十年代为巩固政权,在土改、镇反、三反五反等政治运动中对付国民党残余力量、党内外反对势力等,也是依靠他们。

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

即使改革开放时期,大量农村人口涌向城市,为城镇的制造业及其后的服务业提供充裕而廉价劳动力,是中国经济起飞的最坚实力量。一旦中共对外用兵,主要兵源不也都是低端人口吗?

可是,最艰难的建设时期已成过去,需要利用低端人口的机会大减,相反未来进入“还债”时期,各地将要为低端人口付出大量资源,以应付他们的就业、住屋、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福利,势必成为各地政府的沉重经济负担。事实上,中国很多省市的养老基金已入不敷支,2016年社保报告显示,13个地区的企业职工养老金仅够不足1年之用,其中7个省分出现收不抵支,辽宁的赤字达到254亿元人民币,而黑龙江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也全部花光,并负债232亿元;个人账户养老金空账率(被社保部门提走挪作他用)超过九成。清华大学的报告也显示,累计个人账户“空账”金额达4.7万亿元。很多省市本身已债台高筑,低端人口的福利开支不是百上加斤吗?

因此,清退低端人口,既可减少相关支出,更可减低城市超负荷运作的成本,从而让高端人口享受更安全舒适的环境、更优质的生活。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很多人如是,中共党人尤甚!谁叫低端人口没选票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