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信仰 > 正文

在中国的“耶路撒冷” 基督徒说信仰胜过禁令

据《路透社》12月24日报道,今年早些时候,当中国东南城市温州当局取缔主日学校的时候,基督徒父母们觉得他们的孩子必须继续学习耶稣和圣经。

温州的教会开始在家里或其他场所教孩子们。一些当地基督徒告诉路透社记者,有些主日学校打着托儿所,而不是学校的名义,或干脆挪到周六上课。

温州,因其庞大的信基督教的人群,有时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现在正处在北京当局和信教民众对孩子进行宗教教育而矛盾日益加剧的最前线。

‌‌“信仰第一‌‌”

执政的无神论的共产党已经加大了力度遏制基督教的影响力,加大了对信仰学校的限制,并对宗教的‌‌“西方‌‌”思想提出了警告。

但是,基督徒们表示,温州民众的决心表明,党对中国6000万基督徒下一代的控制不会成功。

一位姓陈的家长,在她的家里对记者说:‌‌“信仰第一,成绩第二。‌‌”由于事件敏感,她不想透露全名。

陈身着奶油色皮大衣,戴着巨大的绿松石戒指,她是温州无数的富有基督徒之一,她说他们的孩子们必须参加圣经课,因为官方教育没有提供足够的道德和精神指导。

她告诉记者:‌‌“毒品,色情,赌博和暴力是当今年轻人面临的严重问题,电子游戏极具诱惑力。我们不能一直在他身边,所以只有通过信仰,才能让他明白(该做什么)。‌‌”

主日学校被禁

根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温州的一些地区,自8月以来,一项官方法令已经禁止了主日学校。

基督教新闻网站‌‌“世界观察日报‌‌”(World Watch Monitor)在9月报道,浙江,福建,河南和内蒙古自治区这些省份已经禁止儿童参加包括夏令营在内的信仰活动。

目前尚不清楚这项政策是当地政府的举措还是中央下令,也不清楚中国其他地区是否也有类似的禁令。

同样在9月份,新的规定出台,加大了政府对全国宗教教育的监管,官方说此举是试图让下一代宗教领袖对党忠诚。

在过去四十年经济发展过程中,中国的信仰群体迅速扩大。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大约有3000万基督徒,不过,第三方估计显示,该数字大约是6000万人,其中大部分是新教徒。

在温州,一个由19世纪传教士创办的小基督教社区已经有超过100万基督徒。居民们说,直到最近几年,他们和地方当局的关系还比较缓和。

然而,在2014年,一场拆除‌‌“非法‌‌”教堂和十字架的运动,引发了基督徒们的强烈抗议,并导致了对当局的不信任。

但是,当局对快速增长的信众的打压在温州踢到了铁板,这里由当地企业主资助的教堂无处不在。

温州玫瑰云教会(Church of the Rose-tinted Clouds)的牧师赵刚(音)对路透社表示:‌‌“温州当局不让教会注册,因为教会太多了,因此有许多家庭教会,政府要管控这些教会是很难的。‌‌”

老师们说,主日学校的教材在当局对温州基督教的打压中尤其敏感。当局限制宗教出版物,教堂通常使用海外的翻译文本。

一位老师说,当他们停止使用未经批准的教材,并避免使用‌‌“主日学校‌‌”的字眼后,已经恢复了教学。

‌‌“党控制宗教教育是不可接受的‌‌”

据官媒报道,今年以来,党对大学生,国企职工和官员提出了特别严厉的警告,不要庆祝圣诞节,并提出了诸如‌‌“抵制西方宗教文化腐蚀‌‌”的警告。

尽管温州的家长们想要控制孩子们的教育,但是,当局正在努力打造忠于党的新一批宗教领袖。

在10月,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佐安(音)在接受‌‌“路透社‌‌”书面采访时说,国务院管理宗教学校的新规律即将在2月生效,此举是为满足中国对爱国宗教领袖的‌‌“迫切需要‌‌”。

他说:‌‌“我们希望从宗教学校毕业的人才在政治和宗教方面都能达到标准,并把爱国和爱教同时做好。‌‌”

不过,根据位于纽约的‌‌“自由之家‌‌”分析家Sarah Cook的说法,对于很多基督徒而言,让党控制宗教教育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需要把党放在上帝的前面。

因此,党对信仰教育的管控注定会是有限的。

Cook指出:‌‌“肯定有家长会在孩子们睡前故事中讲述圣经内容‌‌”。

对于温州的陈女士来讲,信仰应该是教育的首要任务,直到年轻人中信教人数超过无神论者。

她说:‌‌“下一代中,肯定有更多的基督徒。基督教信仰被继承和传承的能力正在不断增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信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