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陈永贵恩将仇报 谢振华险遭灭口

谢振华在《难忘的回忆》一文中说:“陈永贵在秉承‘四人帮’的旨意主持省委扩大会议批判我时,竟逼着我承认整了他的黑材料,企图置我于死地,杀人灭口,以隐瞒他的罪恶历史。”

中国劳动模范陈永贵和中共开国少将谢振华,“文革”期间在山西交集,曾有着鲜为人知的恩怨。起初,陈永贵被困山西平遥第一中学,“兵团派”称要把陈永贵“拉出来杀掉”。谢振华迅速命令距平遥50里的三一九团部署兵力赶往平遥,自己又亲率1个营的兵力从太原前往,把陈永贵解救了出来。1992年,谢振华在《难忘的回忆》一文中说:“陈永贵在秉承‘四人帮’的旨意主持省委扩大会议批判我时,竟逼着我承认整了他的黑材料,企图置我于死地,杀人灭口,以隐瞒他的罪恶历史。”

谢振华、陈永贵等参加山西省委选举投票。左起:谢振华、曹中南、陈永贵、李顺达

谢振华亲率一个营解救陈永贵

1967年1月,山西省副省长刘格平和省军区政委张日清联合组织起“山西省革命造反总指挥部”,夺了中共山西省委的权。全国农业劳动模范陈永贵参与造反,很快进入山西省核心领导小组。

夺权之后,刘格平与张日清的矛盾日益显露。从此,以刘格平、陈永贵为首的“总站派”与以张日清为代表的“兵团派”开始文争武斗。1967年8月,晋中地区两大派在平遥开会,会后武斗逐步升级。陈永贵赶到平遥调停不成,反而激起“兵团派”不满,被困平遥第一中学里,“兵团派”称要把陈永贵“拉出来杀掉”。

周恩来立即电令山西“支左”领导小组组长、六十九军军长谢振华营救陈永贵。谢振华迅速命令距平遥50里的三一九团部署兵力赶往平遥,自己又亲率1个营的兵力从太原前往,把陈永贵解救了出来,陈永贵感激涕零。

谢振华查出陈永贵历史问题

两人的友善关系并没能维持下去。谢振华对陈永贵领导的大寨许多极“左”做法不认同,这些都激怒了陈永贵。1968年秋,全国搞清队整党,谢振华在负责山西的清队整党工作时,查出了陈永贵的历史问题,无形中又加剧了矛盾。

当时山西省“支左”领导小组办公室收到一封信,揭发陈永贵在抗战时期参加日伪组织充当情报员的历史问题。陈永贵主动找谢振华交待了他这段历史问题。

《谢振华回忆文集》写道:“当时我约他在迎泽宾馆六层中间靠左边的一个房间里和他谈话。他一坐下,痛哭流涕地说:‘我有罪,我要到北京向毛主席请罪。’我说:‘不要着急,有什么问题可以详细谈出来。’他说:‘我在抗日战争的1942年,被日寇抓去后,被迫自首了,后来还被迫参加了日伪情报组织‘兴亚会’,给日寇送了情报。……”

《谢振华回忆文集》又写了向上反映的经过和自己的看法:“1968年12月,以六十九军党委名义正式上报北京军区党委转呈中央。……周总理陪外宾参观大寨时,我又当面向他作了请示。总理说:‘要维护大寨红旗,作为历史问题,仍可让陈永贵当代表出席九大,但只当代表’。”

陈永贵主持批斗谢振华

六十九军按组织程序把陈永贵的历史问题材料上报,这个问题没有影响到陈永贵1969年在“九大”当上中央委员,也没有妨碍陈永贵1973年在“十大”当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出人意料的是,批林批孔中,“四人帮”整谢振华时冒出一个“整陈永贵黑材料”事件。

1972年,时任山西省委第一书记、省军区司令员谢振华根据周恩来指示,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对极“左”的批判,工厂反对停工,保证正常生产,农村则抵制学大寨运动中搞“穷过渡”等一系列“左”的做法。

山西省委批极“左”时,陈永贵却在山西省昔阳县“反右倾”。他在会上说,批极“左”给我们出了个难题。王洪文、陈永贵接见山西代表时,陈永贵说:“到现在还搞我的历史背景。”

陈永贵不批极“左”批右倾,受到“四人帮”的赞赏。接着,“四人帮”批谢振华、曹中南(省委第二书记)“抵制和干扰农业学大寨运动”。当时的中央要陈永贵主持批斗大会,集中批谢、曹“错误”,还要他们交待整陈永贵“黑材料”问题。

1992年,谢振华在《难忘的回忆》一文中说:“陈永贵在秉承‘四人帮’的旨意主持省委扩大会议批判我时,竟逼着我承认整了他的黑材料,企图置我于死地,杀人灭口,以隐瞒他的罪恶历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