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张维:大象踩踏事件背后的残酷真相

超:当时我们为了拍摄素材,也去骑大象。我们乘坐的这头大象走到一半不肯继续走。象夫就拿出象钩割它的耳朵。割得非常深,我们已经听到皮肤被切开的声音。接着,这头大象狂叫并摇动身体。当时我们应该拍视频的,但我们已经忘记了手上拿着相机这件事。吓懵了。

纪录片改变了很多人的想法,这个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之前说过,这个世界除了人,什么都不需要我们去改变和拯救,动物不需要,环境也不需要,因为没有人类,它们都过得好好的,拯救再多的环境和动物、不改变人,类似的事情还是会再次发生。

12月21日,泰国芭提雅重庆旅游团领队何永杰为救游客被大象踩踏致死。

近年来,已经发生多起类似大象伤人事件。在这背后,是暗藏风险的大象旅游业。

几个月前,一条揭示泰国大象表演和体验项目黑幕的纪录短片《黑象》曾走红网络。拍摄者‌‌“超‌‌”用9分钟讲述了大象被Pha jaan(意为‌‌“分离‌‌”,东南亚用于驯服野生大象的方法)的过程——人类将小象与母亲分隔,骑在象背上,宣誓权威,再用刀和象钩等工具让其屈服。‌‌“超‌‌”说,目前人们熟悉的骑大象、大象表演等旅游项目中的大象,或多或少都曾经历过Pha jaan,有些大象甚至有类似于人类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

在《黑象》中,‌‌“超‌‌”呼吁大家不要再骑大象、看大象表演,应该多支持和访问人类和大象角色互换的大象庇护所。他说:‌‌“如果不能帮助到它们,那至少不要成为伤害它们的帮凶。‌‌”

作为一位资深驴友,30岁的‌‌“超‌‌”多年来在韩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地深度探险,并拍摄了大量反映当地社会问题的纪录短片,以《黑象》和《边旅行边拯救世界》最为著名。

纪录片《黑象》。

‌‌“那头大象的叫声是我这辈子听过的声响中最恐怖的‌‌

记者:有没有关注到这几天关于大象踩踏的新闻?怎么看这样的事情?

超:我目前正在菲律宾马尼拉拍摄这里的贫民窟。看到了这个新闻,但没具体关注。

大象伤人事件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以前网上就流传了一个视频,一头从马戏团逃出来的大象在公路上发狂搞破坏。其实不仅是大象,各种驯化的野生动物伤人事件也很多,马戏团的狮子、老虎,海洋公园的虎鲸……

关于这件事,我不能说是大象受到压抑太久的爆发,但我相信是有一定关系的。另外可能有发情期的原因,有些地方的大象在发情期没有监管好,继续被骑乘或表演,也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记者:看到这样的新闻会想到拍摄《黑象》时的经历吗?

超:我也经历过类似的场景。2016年12月,我和女朋友在泰国象岛拍摄时,骑乘的那头公象就在象夫的‌‌“象钩‌‌”下,差一点就发狂了。我非常清楚大象发狂的那一刻是什么样的感觉。那是一种窒息的感觉。那头大象的叫声是我这辈子听过的声响中最恐怖的。

记者:能否具体讲讲当时的情景?

超:当时我们为了拍摄素材,也去骑大象。我们乘坐的这头大象走到一半不肯继续走。象夫就拿出象钩割它的耳朵。割得非常深,我们已经听到皮肤被切开的声音。接着,这头大象狂叫并摇动身体。当时我们应该拍视频的,但我们已经忘记了手上拿着相机这件事。吓懵了。

记者:当时有没有制止象夫?

超:制止没有什么用啊。这就是他所知道的方式,对他来说并没有错。制止了这一次,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他还是会用相同的方式。就像我在视频里说过的,在泰国,象夫驯象是一种文化。

记者:你在视频里说,象夫驯象是一种文化,传统大象旅游业的消失代表着一整群人将失去工作和收入,而把大象放回野外似乎也无法实现,因为95%的大象栖息地已经被人类破坏,所以大象庇护所是代替传统大象旅游业最好的方式。

超:对。游客要骑象,商人要赚钱;如果游客不骑象,那商人自然就会改变自己的盈利模式。

‌‌“改变了很多人的想法,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记者:最早什么时候发现了驯象的问题?

超:2015年11月去柬埔寨吴哥窟,在Bayon寺前骑了大象,当时觉得很酷。但骑上去之后发现象夫会用钩子刺大象,当时就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么大的动物要听人类的话?我感觉这背后肯定有故事。之后就开始关注这件事。

记者:为什么想到要拍成片子?

超:我看了很多国外的学术资料,其中一篇关于在亚洲推行大象保护概念的文章有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在泰国无法彻底解决骑大象的事,因为每年去到泰国的中国游客的数量都在增加。‌‌”看完这些就觉得更应该把视频做出来给国人看了。

记者:其实很多游客不知道背后的这些事。

超:对。2016年12月正好我们要去泰国旅行,就决定拍这部片子,让更多的国人了解这件事。

记者:大概拍摄了多久?

超:在泰国二十多天,拍摄的时间加在一起最多五到七天。在象岛、苏梅岛,清迈等地选了几个地点不同种类的大象营,骑大象的、大象表演的、大象庇护所等。到了这些地方就拍。

记者:这部片子上线后,获得了很高的关注度。据你了解,有没有带来一些改变?

超:改变了很多人的想法,这个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之前说过,这个世界除了人,什么都不需要我们去改变和拯救,动物不需要,环境也不需要,因为没有人类,它们都过得好好的,拯救再多的环境和动物、不改变人,类似的事情还是会再次发生。

我记得视频上线后,很多人到我微博下面留言。有个网友说,他在我们的视频中看到了自己,他是我们在苏梅岛拍摄大象表演时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观众。他说,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也会告诉朋友们不要去做消费野生动物的事。

另外一些改变是,我看到大众媒体开始关注动物保护的内容了。那条视频之后,有些动物保护组织开始把今年的工作重点放在保护大象上了。我还了解到,今年8月12日世界大象日,国内有旅行社宣布不再售卖大象乘骑的产品。

象夫训象照片。

记者:当地的产业会不会因为这部片子有所改变?

超:我不相信会很快发生大的变化。因为很多旅行团的项目就是骑大象,对于大多数年纪大的游客来说,他们出国就是跟团,骑大象就是他们想要去做的项目。

记者:片子的影响是不是超过了你的预期?

超:之前我确实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注。最初我当然希望片子能产生一些影响,如果只是为了满足我自己做条视频,那没有任何意义。

很幸运,这个视频传播得很广,但人类意识的改变是需要大家一同努力的,不是我一个人、一条视频就可以达成的。

记者:网上也有一些其他的声音。有人说人类驯养大象和驯养其他动物没什么区别,这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有人说你的片子过分渲染了驯象的残忍。你怎么么看?

超:他们不明白什么叫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都是在为了生存的前提下。把野生动物抓来娱乐不是弱肉强食。像抓小象卖给大象营这些做法,都是在破坏自然,对生态链是无益的。至于过分渲染在哪里?这些素材又不是p的,估计他们没把视频看完。

大象被象夫用镰刀扎伤。纪录片《黑象》视频截图。

‌‌“时间证明我们做过的所有坏事自然会加倍还给我们‌‌

记者:你后来又拍了《边旅行边拯救世界》、《荒漠守望者》之类的片子,在你走过的地方中,有没有碰到过一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场景?

超:这些年,我主要是在亚洲旅行,去到一个地方,基本都会待一个月。当然,我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我看到过印度满大街各种各样的动物和人们和谐相处,印象最深的是印尼巴布亚和马来西亚雨林原始部落里的人,他们从自然取走自己需要的,不多占用自己不需要的,每次狩猎之前和之后,他们都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尊重捕杀的动物,认为这是自然馈赠给他们的礼物。虽然我们可能会觉得他们‌‌“迷信‌‌”。

但在现代社会,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发展,人类脱离了狩猎和采集阶段,彻底登上食物链的顶端,我们和动物的差别越来越大了,而人类似乎开始觉得自己可以凌驾于自然、环境和所有动物之上,但时间证明我们做过的所有坏事大自然会加倍还给我们,比如目前人类要面对的资源匮乏、环境变化、自然灾害等等。不过到了现在,全球对于保护自然、保护动物权利的呼声越来越强烈,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记者:以后你还会继续拍和动物保护相关的主题吗?

超:有好的题材还是会拍的。我说过,我想做的事情是改变人,所以拍摄题材会涉及很多方面。可能关于动物,可能关于自然,也可能是关于生活方式、思考模式等等。

记者:未来还有什么拍摄计划?

超:目前正在拍摄菲律宾马尼拉的贫民窟。之后可能要重返巴布亚雨林,去探访BBC之前报道过的住在树上的原始部落。上一个片子《荒漠守望者》之后做了众筹种树的事,还要再跟进一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剥洋葱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