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金正恩靠着中共大哥还能走多远?

“逮个正着,”美国总统川普星期四(12月28日)在推特上写道。这番话是针对美国卫星近期拍到疑似中国轮船在黄海上向朝鲜交易石油事件。

过去十多年来,国际社会对穷兵黩武的朝鲜施加了一轮又一轮的经济制裁,试图以此遏制其武器项目。­现实是,朝鲜以一次又一次的武器试验令世人瞠目。

经济制裁是否真如一些人所说,只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中共在多大程度上纵容、援助了这个让人头疼的“小老弟”?

美国之音在华盛顿、北京、香港通过电话、实地考察、查阅商业文件,希望从中找出一些端倪。

黑名单上的人

“请问这是李成赫的电话吗?”

“是的,没错。”

“李先生方便讲话吗?”

“他不在北京,有事情去朝鲜了,还没回来。”

“您是他太太吗?”

“是的,我是家庭主妇。”

北京望京新区的一栋高层公寓是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和11岁的女儿暂居的家。望京是京城最大的韩国人聚居地。不过这一家来自三八线的另一端。

男主人、现年52岁的朝鲜公民李成赫是联合国、美国和韩国“黑名单”上的人物。

“很吃惊,特别纳闷,为什么我们被制裁呢?”李成赫结发20多年的妻子试图告诉美国之音,丈夫只是个做朝中贸易的普通人。

不过,李成赫的背景却比这深得多。

联合国和美国财政部的文件显示,李成赫是朝鲜高丽银行和高丽信贷开发银行驻北京的官员,“代表朝鲜建立空壳公司用于采购物项和进行金融交易”。这两家银行此前也都受到国际社会的制裁。

中国合伙人

美国之音的调查发现,从2004年起,李成赫和他的中国合伙人陆续在大陆和香港编织起一张盘根错节、迷宫般的商业网络,为金氏政权提供资金、敏感技术以及供城市精英享用的奢侈品,比如为庆祝金正恩生日而从新西兰进口的上等牛肉。

“我们发现这些商业网络大部分很有来头,而且往往有中国公民参与,”美国前财政部官员、朝鲜问题专家安东尼·鲁杰罗说。

李成赫的一个重要商业伙伴是现年53岁的吉林延边人李红日。6月底,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将李红日也列入制裁名单,原因是他协助设立了多家为李成赫所用的空壳公司。

二李一度住在北京同一幢公寓的不同楼层。不过,美国之音近日走访那里时,李红日已经搬离,不知所踪。

香港旺角的一座写字楼是朝鲜人李成赫和他的中国同伙人设立空壳公司的注册地址

在楼宇林立、人山人海的香港旺角,美国之音记者按照香港公司注册处文件上的地址,找到了李红日100%持股、李成赫任董事的香港善美世界有限公司(Sanmei World Limited)。

记者发现,多达几十家公司都挂名在同一间办公室,真正在那里办公的只有一家提供注册服务的秘书公司。

相对宽松的管制、靠近中国大陆的地理位置,让香港成为受朝鲜青睐的空壳公司聚集地。

几十家空壳公司都挂名在同一处办公地点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智库高级国防研究中心(C4ADS)研究了160家朝鲜设在香港的空壳公司。研究报告指出,朝鲜大量利用这些公司掩盖其真实活动,在海外从事非法经济活动。

猫捉老鼠的游戏

就在美国财政部对李成赫提出制裁后不久,李成赫将善美世界的董事身份转给了一名叫彭菊华的中国公民。

致力于研究美国金融制裁政策的鲁杰罗说,变更公司名称、把公司控制权转给他人都是朝鲜规避制裁的惯用手段。

“那些更精明的人更改变公司所有权结构,这样一来找出企业真正所有者就难上加难了,”他说。

香港公司注册处的网站显示,这家于2011年成立的公司目前还在营业中。

按照李成赫妻子的说法,丈夫在香港的公司目前都已经注销的注销,转让的转让,银行里的钱也被冻结,制裁让他们一家生活陷于困境。

她说,中国政府还规定,他们在北京唯一的公司——秀香高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必须在1月9号前注销。

这家2006年以10万美元注册的公司曾受到中国工商部门的警告,因为其登记地址与实际办公地址不符。

网上公开信息显示,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多种加密技术,出售手机干扰器、电话和电邮加密装置、加密便携式收发器等。

李成赫在北京登记的公司地址只是一幢民宅。

美国之音记者最近去探访时,发现那里只是一处民宅。

中国也得三思

2014年叛逃美国的前朝鲜官员李正浩说,平壤设法规避了大多数的制裁,大部分是在中共的帮助下。

李正浩曾为朝鲜劳动党39号办公室效力30年,专门在海外为平壤筹措资金,有着金家王朝最大的摇钱树之称。

今年7月,他对《华盛顿邮报》说:“作为曾在贸易第一线工作的朝鲜人,我曾经被制裁过,但我从未为此感到痛苦,这些制裁只是表面上的。”

不过在国际社会对朝鲜实施新制裁后,他的看法有所转变。《商业内幕》网站10月的一篇文章援引他的话说:“这个国家从来没有面临过如此严厉的制裁。我不知道朝鲜是否可以在这些制裁下存活一年,很多人会死。”

朝鲜问题专家鲁杰罗也认为,尽管制裁项目存在漏洞,尚有改善空间,但也绝非流于形式。

他对美国之音说,川普政府9月签署的行政令加强了制裁的威慑力。这一行政令授权美国对朝鲜实施次级制裁,任何与受制裁的个人、实体有直接、间接商业往来者都可能被切断与美国金融体系的联系,因此即便是中国也要三思而行。

“各地银行都必须提高警惕,加强打击,否则受罚的可能就是他们,”鲁杰罗说。

韩国与日本媒体透露,朝鲜官方近期可能下达命令,召回公派在外国,主要在中国和俄罗斯打工挣取外汇的朝鲜人。

李成赫的妻子也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在中国的居留身份可能无法延期,明年1月到期后可能举家迁回朝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