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沙特《新闻报》:伊朗不满的冬天

现在要判断伊朗正在发生的抗议活动将走向何方还为时尚早:是改变政权,还是改革?这是反对现政权一场革命的开始,还是单纯要求调整政策?不管怎样,改变伊朗干涉邻国事务、同时忽略本国公民需求的政策,这会让伊朗人民及整个地区的人民都从中受益。

伊朗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始于周四,并迅速变成2009年“绿色革命”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上周的事件始于在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Mashhad)爆发了大规模抗议。三天之内,就蔓延到伊朗各地,最后到德黑兰。换句话说,这是席卷伊朗的政治、民族和地区性景观。

观察家们把最近的抗议活动和2009年的“绿色革命”抗议相比较。2009年的绿色革命是抗议伊朗总统选举结果,它从2009年6月开始,持续到2010年,是由有争议获得连任的前总统Mahmoud Ahmadinejad和改革派候选人Mir-Hossein Mousavi、Mehdi Karroubi等人的竞选引发的。官方选举结果声称Ahmadinejad赢得了63%的选票,尽管普遍预测反对派候选人将赢得更多份额。

伊朗革命卫队(IRGC)和准军事部队巴斯基(Basij)通过过度使用武力和大规模暴行把2009到2010年的抗议镇压了下去。年轻女子Neda Agha-Soltan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枪杀,她生命的最后时刻被相机捕捉到,并播送给了全世界,她成为绿色运动的象征。

虽然规模相似,但近期的抗议浪潮似乎与2009至2010年的抗议大不相同。2009至2010年的抗议是由反对派候选人的支持者们组织的,那时他们没有质疑伊朗政权的总体合法性,而是质疑选举结果。相比之下,最近的示威似乎是针对伊朗政权整个机构,包括最高领导人及其军事和安全部门,如伊朗革命卫队和巴斯基。抗议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几乎每一个角落,这是另一个显著差异。

起初,抗议似乎集中在失业和通货膨胀等经济投诉上,批评总统Rouhani和他的政府。很快,他们开始攻击最高领袖Ayatollah Khamenei及伊朗革命卫队,这两者在此前是不可触碰的。示威者们针对伊朗干涉叙利亚和黎巴嫩给出了明确、广泛的批评,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但事实上,经济和政治方面的抗议密切相关。伊朗政权的对外政策和在整个地区昂贵的冒险直接导致了伊朗普通公民经济上的痛苦。

伊朗公民当然会看新闻,会访问邻国。他们不需走太远就能注意到自1979年伊朗革命以来,他们比不上海湾那头的兄弟们,尤其是在经济方面。例如,伊朗人最熟悉的阿联酋在过去四十年中创造了一个经济奇迹,而伊朗几乎在所有的经济和社会方面都在倒退。

阿联酋人口只有伊朗的九分之一,其经济已经超过伊朗。1979年,伊朗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达900亿美元,几乎是阿联酋的3倍(当时约为310亿美元)。今天,阿联酋的GDP已经跃升至4070亿美元,高于伊朗的GDP(3680亿美元)。阿联酋的人均GDP是4.6万美元,伊朗是4500美元,差距超过10倍。伊朗过去几十年的社会指标也受到影响:例如其人均寿命排名从世界第129位降到第153位。

伊朗是该地区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但它没有直接造福于民。据信伊朗拥有世界上第四大石油储量和第二大天然气储量。而且,由于人口众多,劳动力素质高,可以更好的利用这些资源。

相反,伊朗政权把资源和人民的精力投入到构建一个复杂的民兵和恐怖组织网络,来肆虐该地区。它资助黎巴嫩的真主党和数十个从巴基斯坦、叙利亚到也门的宗派团体。它给来自巴林、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等国的恐怖分子提供资助、武器和训练。伊朗政权不是向弱势社区提供经济援助或人道援助,而是向他们提供武器。

伊朗政权的冒险主义并不局限于海湾地区。其代理人在亚洲、非洲、欧洲的许多地方以及南北美洲传播暴力。

伊朗也在发展其弹道导弹计划,发展速度只有北韩才能堪比,这对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这也耗费了更多本应用于改善国民生活条件的更多资源。

伊朗政权冒险的代价并不只是普通伊朗人的损失。伊朗人在用这些抗议要求问责和改革。如果不能很快改革,更换政权的要求就会变得更大。

原文Iran's winter of discontent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